首頁>> 文玩鑒藏>> 文玩鑒藏>> 琥珀蜜蠟

蟲珀——“生靈的水晶棺”

2019年07月08日 19:54:40來源:今日頭條 作者:琥珀時代 瀏覽數:150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當琥珀僅僅是琥珀時,是稀缺的珠寶、是珍貴的藥材、是藏傳佛教的信物。

當琥珀中包裹了植物或者動物,就被稱為“生靈的水晶棺”。

動植物在其中數億年而不腐爛,保有當年的樣子,放大后栩栩如生地展現在你面前。

原來動物的觸角不是一根,而是一節節組成的;原來某些動物的眼睛的結構和蜂窩很像;原來蜘蛛的腿上還有腳毛!

1、蟲珀的市場價值

蟲珀--“生靈的水晶棺”

緬珀中的蝎子

蟲珀是琥珀收藏價值和科研價值的重要體現!

拿緬甸蟲珀舉例,其形成的年代是距今1.37億年至6500萬年之間,處于白堊紀時期。

蟲珀--“生靈的水晶棺”

白堊紀時代的恐龍化石

當時,氣候暖和、海平面變化大,新的哺乳類、鳥類、開花植物出現。

爬行之王恐龍逐漸走向衰弱,昆蟲的種類已經有了一定的規模,種類復雜繁多。

這樣久遠的年代使得當時的昆蟲特征與目前的昆蟲有一定區別。

蟲珀--“生靈的水晶棺”

緬珀中的蟲子

評價蟲珀的價值要從蟲子種類的稀缺程度、完整程度、珀體的干凈程度、情景再現等方面著手。

內含物的種類

根據內含物的種類來看,內含物越稀有、價值越高。

在緬甸琥珀中青蛙、蜥蜴、豆娘(蜻蜒)、蝸牛、蜘蛛、鳥類羽毛等都是較為稀有的。

蟲珀--“生靈的水晶棺”

緬珀中的蜈蚣

內含物的完整程度

樹脂在包裹蟲子時,蟲子肯定會逃離和反抗,在掙扎過程中就有可能造成肢體殘缺,所以,相對來說完整的內含物更加稀少,也就更有價值!

蟲珀--“生靈的水晶棺”

緬珀中的飛蛾

同類比較

對于蟲珀的比較,應該在同一類型內含物中進行比較,比如一只不完整的青蛙和完整的螞蟻就沒有可性。

同一類型或是相似類型內含物中,相對完整的肯定比殘缺的價值高。

蟲珀--“生靈的水晶棺”

緬珀中的蜜蜂

琥珀珀體的凈度

琥珀的凈度由兩方面構成:一是內含物的多少,二是珀體本身的透明程度。

內含物也不是越少越好,如果內含物和蟲子形成觀賞度很高的“情景”,或是有多只蟲子被同時包裹并形成關聯,價值將會倍增!

而珀體本身這個因素就比較好判定,一般來說,金珀的透明度要好于棕紅,金珀中蟲子的觀賞性也更高。

蟲珀--“生靈的水晶棺”

緬珀中的螃蟹

內含物的存在狀態

大多數琥珀中的昆蟲在被樹脂包裹的瞬間會用力掙扎,如果這種掙扎導致昆蟲形態發生變化,最后使得形成的化石(也就是蟲珀)不能很好的看出特征,不好判斷所屬科目,那么肯定會影響其價值。

那類一眼就能看出種類的琥珀昆蟲化石價格肯定要高。

蟲珀--“生靈的水晶棺”

緬珀中的蜘蛛

由于昆蟲生長的環境都會伴隨著泥土、樹葉等復雜環境,樹脂包裹的時候也會把這些東西給一同包裹在里面。

所以蟲珀內部可以用“臟、亂、差”來形容,小伙伴們如果期望沒有雜質、沒有裂、干凈的蟲珀,只能說想多了。

蟲珀--“生靈的水晶棺”

緬珀中的馬陸

2、蟲珀的科研價值

蟲珀--“生靈的水晶棺”

緬珀蟲珀925鑲嵌套裝

作為世界上最古老的琥珀,緬甸琥珀具有極高的科研價值,其中,緬甸琥珀卓越的防腐性能讓人稱奇。

很多白堊紀動植物在琥珀的包裹中得以完好封存,完好程度之高,甚至連最細小的絨毛都看得清清楚楚。

蟲珀--“生靈的水晶棺”

緬珀中的蝎子

美國俄勒岡州大學和英國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的科學家們在緬甸琥珀中發現世界上最古老的壁虎化石,壁虎的身體被完好地保存在一億多年前的琥珀之中。

而大家熟悉的好萊塢電影《侏羅紀公園》中,那一滴包裹著吸了恐龍的血的蚊子的琥珀也是來自緬甸琥珀。

蟲珀--“生靈的水晶棺”

琥珀研究圖

琥珀的“保鮮”能力

琥珀保存古生物的能力究竟強到什么程度?這是很多人的疑惑,也是蟲珀令人著迷的一個方面。

目前已經能夠在某些琥珀里觀察到了細胞結構,也就是說,琥珀的保存能力達到了細胞水平,這也是不少科學家相信琥珀能保存DNA的原因之一。

蟲珀--“生靈的水晶棺”

緬珀中的蜘蛛

Dr.Raul Cano是第一個聲稱在琥珀里提取到了DNA的科學家,之后也有其他實驗室續發表了論文,宣布得到了古生物的DNA。

但主流認為這種希望十分渺茫,而且即使能得到一些DNA,他們也將是高度分解的短序列,很難獲得比較有用的信息。

蟲珀--“生靈的水晶棺”

緬珀中的蟲卵

古細菌和酵母

不過比保存DNA更令人稱奇的是古細菌和古酵母的保存。Dr.Raul Cano的實驗室發表論文,宣布他們成功從琥珀里培養得到了古細菌和酵母

蟲珀--“生靈的水晶棺”

然而,琥珀長年深埋地下,在漫長的地質年代中可能會有一些微生物進入琥珀表面的裂縫;如何判斷這些微生物進入琥珀的年代,也是一個重大的挑戰。

如果真的能夠證明微生物來自琥珀形成的年代,即樹脂淌出的年代,那么琥珀保存DNA的爭議也能夠同時平息。

這個故事發生在很久以前……

關于蟲珀的形成

一個夏天,太陽暖暖地照著,海在很遠的地方翻騰怒吼,綠葉在樹頂上颯颯地響。

一個小蒼蠅展開柔嫩的綠翅膀,在陽光里快樂地飛舞。后來,它嗡嗡地穿過草地,飛進樹林。那里長著許多高大的松樹,太陽照得火熱,可以聞到—股松脂的香味。

那個小蒼蠅停在一棵大松樹上。它伸起腿來撣撣翅膀,拂拭那長著一對紅眼睛的圓腦袋。它飛了大半天,身上已經沾滿了灰塵。

忽然,有個蜘蛛慢慢地爬過來,想把那蒼蠅當做一頓美餐。它小心地劃動長長的腿,沿著樹干向下爬,離小蒼蠅越來越近...

晌午的太陽光熱辣辣地照射著整個樹林。許多老松樹滲出厚厚的松脂,在太陽光里閃閃地發出金黃的光彩。

蜘蛛剛撲過去,突然發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一大滴松脂從樹上滴下來,剛好落在樹干上,把蒼蠅和蜘蛛一齊包在里頭。

小蒼蠅不能撣翅膀了,蜘蛛也不再想什么美餐!

兩只小蟲都淹沒在老松樹的黃色的淚珠里。它們前俯后仰地掙扎了一番,終于不動了。

松脂繼續滴下來,蓋住了原來的,最后積成一個松脂球,把兩只小蟲重重包裹在里面。

十年,幾百年,幾千年,時間一轉眼就過去了。成千上萬只綠翅膀的蒼蠅和八只腳的蜘蛛來了又去了,誰也不會想到很久很久以前,有兩只小蟲被埋在一個松脂球里,桂在一棵老松樹上。

后來,陸地漸漸沉下去,海水漸漸漫上來。幾千年過去那些松脂球成了化石。

海風猛烈地吹,澎湃的波濤把海里的泥沙卷到岸邊。有個漁民帶著兒子走過海灘。那孩子赤著腳,他踏著了沙里一塊硬東西,就把它挖了出來。

“爸爸,你看!”他快活地叫起來,“這是什么?”他爸爸接過來,仔細看了看。“這是琥珀,孩子。”他高興地說,“有兩個小東西關在里面呢,一個蒼蠅,一個蜘蛛。這是很少見的。”

那塊透明的琥珀里,兩個小東西仍舊好好地躺著。我們可以看見它們身上的每一根毫毛。

還可以想象它們當時在黏稠的松脂里怎樣掙扎,因為它們腿的四周顯出好幾圈黑色的圓環。

從那塊琥珀,我們可以推測發生在一萬年前的故事的詳細情形,并且可以知道,在遠古時代,世界上就已經有蒼蠅和蜘蛛了。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上一篇:緬甸琥珀——未來十年必升值的文玩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