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史大觀>> 文化雜說

關公封神始末

2019年04月07日 10:28:00來源:今日頭條 作者:陳大舍 瀏覽數:186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歷史上關公戰歿之地為臨沮,也就是今湖北襄陽南漳縣。據《三國志 ?關羽傳》記載:“權遣將逆擊羽,斬羽及子平于臨沮。”而關公輝煌的一生和悲涼的結局,非常符合中國人“不以成敗論英雄”的傳統史觀。所以,至少在南北朝中后期,荊襄之地的百姓就普遍祭祀關公,并于江陵、玉泉山等地修建祠廟,以慰英魂。

在從上古時期,人們普遍相信非正常死亡且心有執念的亡魂會對人間的活動進行干預,而生前壯志未酬的英雄豪杰在死后就更加的神通廣大。這就是古人對“”的信仰。

春秋傳》這樣解釋“厲”的由來:

鬼有所歸,乃不為厲。

至遲在東周時期,先民們就有對于“厲”的祭祀。比如《左傳?昭公七年》記載了鄭國發生了一次和“厲”有關的事件。史稱“相驚伯有”。伯有是鄭國的一個大夫,個性強悍,被政敵殺死在羊肆之后化厲,制造了很多的麻煩,于是鄭國人無不恐慌。這個事件很好的說明了當時人們對“厲”的敬畏。

至于祭祀厲的傳統,大家比較熟悉的是《禮記?祭法》中提到的說法:

王祭泰厲,諸侯祭公厲,大夫祭族厲。

書中提到,對厲的祭祀是“七祀”之一。在《禮記》所述封建體制中,祭祀的對象和數量與祭祀主體的等級相關,王的祭祀對象共有七種,諸侯是五種,大夫三種,所以就分別被稱為“七祀”、“五祀”和“三祀”。而無論那種,對“厲”的祭祀都是其中之一。而由于祭祀主體的不同,對厲的祭祀也就分為“泰厲”、“公厲”和“族厲”。所謂的“公厲”就是之前已經滅亡的諸侯。

走上神壇——關公封神始末

洛陽關林中的關帝金身。

走上神壇——關公封神始末

洛陽關林,為關公的安息之處。為其輝煌而悲壯一生的最終歸宿。

依照這種信仰,凡不得善終的英雄豪杰就必然會化為怨靈,而普羅大眾也往往以香火祭祀,以慰英魂。所以在歷史上敗北的帝王將相,包括上古的蚩尤、秦末的項羽也都和他們生前的對手一樣,享受著后人的尊崇。所以荊襄一代的百姓祭祀關公,完全是順理成章的事。因為關公生前就以荊襄之主和勇士著稱,絕非浪得虛名。但他一生清高、傲慢,放在任何時代,都不是容易相處的角色,最終遭人暗算,死于宵小之手,可以說是一個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公厲”。而到了陳末隋初,天臺僧智顗便將當陽縣城西三十里一處祭祀關公的廟宇改建為玉泉寺,借助當地祠祭關公的傳統來弘揚佛法,并聲稱關公已經是佛門的護法伽藍。至中唐隨著關公信仰的普及,這個傳說在社會上也就越來越具有影響力。

比如唐德宗貞元十八年(802A.D.)的《荊南節度使江陵尹裴公重修玉泉關廟記》就完整的記載這個傳說:

將軍姓關名羽,河東解梁人,…先是,陳廢帝光大中,智顗禪師者至自天臺,宴坐喬木之下,夜分忽與神遇,云:‘愿舍此地為僧坊,請師出山以觀其用。’指期之夕,前壑震動,風號雷虩,前劈巨嶺,下堙澄潭。良材叢木周匝其上,輪奐之用則無乏焉。惟將軍當三國之時……生為英賢,歿為神靈,所寄此山之下,邦之興廢,歲之豐荒,於是乎系。

至晚唐,對關公的崇拜已經由荊襄地區擴展到了關中,當時人們稱關公為“關三郎”。晚唐孫光憲《北夢瑣言》卷十一記載:

唐(懿宗)咸通亂離后,坊巷訛言‘關三郎鬼兵入城’,家家恐悚,罹其患者令人寒熱戰慄,亦無大苦。

在中唐以后“三郎”是民間對地方神祗的一種普遍的稱呼。比如“竹王三郎、“盤古三郎”。這是因為“三郎”本來是盛唐之時人們對唐玄宗的稱呼,之后就成為普通百姓對各路“大老”的敬稱。而且,在唐僖宗時,落魄才子范攄在《云谿友議》 卷上《玉泉祠》一條就明確的指出:

“……玉泉祠,天下謂四絕之境……祠曰‘三郎神’。三郎即關三郎也。允敬者,則髣髴似覩之。緇俗居者,外戶不閉,財帛縱橫,莫敢盜者。廚中或先嘗食者,頃刻大掌痕出其面,歷旬愈明。侮慢者,則長虵毒獸隨其后。所以懼神之靈,如履冰谷,非齋戒護凈,莫得居之。”

所以,唐朝百姓們敬畏的“關三郎”就是關公本尊,而不是后人所猜測的關公之子關平、關索,也不是陳寅恪所推斷“華山三郎”。

走上神壇——關公封神始末

當陽玉泉山關帝廟

雖然自唐朝時關公就被民間尊為強大的神祗,但是有唐一代,朝廷官祭的“武圣”卻始終是姜太公。而配祀的古今名將則是:孫武、吳起、田穰苴、樂毅、白起、韓信、張良、諸葛亮、李靖、李勣。

至唐德宗建中三年(782A.D.),在朝中元老顏真卿的建議下又選古今名將六十四人配祀武成王廟,而“漢前將軍漢壽亭侯關云長”也與張飛、張遼、周瑜、呂蒙、陸遜等生前的親朋好友、競爭對手一同入祀。只是這一配祀于四年后的貞元二年(786A.D.)就被廢止了。也就是說關公最初作為朝廷官祭的對象只是維持了短短數年時間。

對關公的崇拜真正開始至于北宋中期以后。其深層原因是宋朝的城市化和市民階層的出現。宋代城市從以前大城套小城的“坊”,改變為與今日類似的街巷。而這種變化不僅是城市商業和手工業發展的結果,也會反過來更進一步促進商業的發展,并產生和擴大了對市民階層的容納能力。由于市民階層的做大,必然導致了游俠階層的在社會上的再次崛起和活躍,這就意味著以平民為主體的“江湖”社會開始形成。關公作為出身于游俠的古之名將,不僅至忠至義,而且具有十分強烈的自由意志。這非常符合民間社會那種自《史記?游俠列傳》以來“其行雖不軌于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厄困”的價值觀,所以對關公信仰從一開始便得到了市民階層的普遍認同。當然,直到此時,關公在荊襄地區的形象仍舊非常嚴肅。也就是說仍舊有著“公厲”那種令人難以親近的特征。比如宋室南渡之際的陳淵在描述自己游歷荊州的情況時寫到,荊州百姓常在家中安置一個神位侍奉關公,但是即使父子兄弟在室內交談時,如果說了有可能讓關公不悅的話語,也會相互警示制止,唯恐被神明聽到之后怪罪下來。而洪邁也在《夷堅志?關王幞頭》中記載潼州關廟“在州治西北隅,土人事之甚謹。偶象數十軀,其一黃衣急足,面怒而多髯,執令旗,容狀可畏”。這說明關羽作為公厲-鬼神的形象一直到兩宋之交還遺留在民間。

不過也就是在這一時期,人們對關公的形象開始定型,據南宋咸淳五年(1269A.D.)成書的《佛祖統紀》描述關公與關平父子二人儀容相貌——“其夕……見二人威儀如王,長者美髯而豐厚,少者冠帽而秀發”。此后通過曲藝、民間傳說中的層層渲染,關公也就不僅僅只是一位海格力斯式的悲劇性英雄,更被市民階層認同為忠義千秋的道德榜樣和有求必應的保護神。此后,作為神祗的協天護國忠義大帝幾乎完全淹沒了歷史上的漢前將軍漢壽亭侯,但淹沒不等于捏造。詩的真實也是一種真實,匯聚了無數匿名者的心理需要。關公忠義無雙的超人品質不僅使天下翕然師尊之,也將民間各種無名英雄故事逐步的吸收,使佚名的主人公成為了關公在后世的投影。而關公“由侯而王、王而帝、帝而圣、圣而天”逐步走向神壇的榮耀過程,也正是市民階層不斷壯大的必然結果。

走上神壇——關公封神始末

運城關公故里,天下武廟之祖。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