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驛站>> 衣冠妝飾

明朝網巾的故事

2019年08月03日 17:53:36來源:今日頭條 作者:去疾書院 瀏覽數:218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網巾在國產影視劇當中并不常見,甚至很多人并不知道網巾是什么。喜歡看韓劇的朋友們應該知道,在韓國古裝劇里面,網巾十分常見。不論是王子王孫,還是文武大臣,亦或是平民百姓,都會戴網巾。

讓我比較欣喜的是,前一段時間《大明風華》發布了預告片,預告片里就出現了網巾。

我對《大明風華》中皇帝和官員的帽子提出過一些質疑。

但是,目前來看,這部劇的網巾可圈可點。今天我就結合這部劇,以及其他國產劇,向大家介紹關于明朝網巾的故事。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大明風華》中出現的網巾

明朝影視劇當中,網巾文化長期被忽略

我們現在拍的關于明朝的影視劇,網巾出現的次數很少。目前為止,我只見過三部電視劇出現了網巾,四部電影出現了網巾。

第一部是電視劇《女醫·明妃傳》: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女醫·明妃傳》劇照

在電視劇《女醫·明妃傳》中,霍建華和黃軒都經常戴網巾。而且他們頭上戴的網巾也都是正確的,這一點我后面還會再講。

第二部電視劇就是我今天所講的《大明風華》。這里面的網巾同樣也是對的。

第三部是電視劇版的《龍門飛甲》。這部劇比較有意思,有的網巾是對的,有的可能又是錯的。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電視劇版《龍門飛甲》

比如這種網巾樣式倒是對的,但是制作上稍顯粗糙。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電視劇版《龍門飛甲》

這種的則在樣式上可能稍有錯誤。原因我后面再講。

四部電影分別是:

第一部,特別經典的關于明清易代的電影《柳如是》。這部電影服飾還原度也很高,畫面也很美,基本上還原了晚明的生活。后面有機會我還會隆重介紹這部劇。

在這部劇里,男主角錢謙益就經常戴網巾: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柳如是》劇照

第二部電影是,朱迅等人主演的電影《龍門飛甲》。

《龍門飛甲》講的也是關于明朝末年的故事,其中也多次出現網巾。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電影版《龍門飛甲》

第三部電影是吳奇隆主演的老電影《新忠烈圖》。

這部電影看過的人可能不多,但因為同樣是關于明末的電影,所以電影中也出現了網巾。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新忠烈圖》劇照

最后一部同樣是老電影《新龍門客棧》。這部電影我在后面再繼續介紹。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新龍門客棧》劇照

除此之外,我好想還真的沒有再見過其他地方出現過網巾。也有可能還有一些,但是我沒有看過或者忘記了。比如張衛健好友有一部劇出現了網巾,但是我忘了名字。

總而言之,有網巾的影視劇寥寥無幾,而且在電影領域,有網巾的電影基本上都是很久之前拍的。到如今,則少之又少。

這就產生了一個問題:中國人,尤其是90后、00后,基本上不認識網巾。僅有的關于網巾的知識,其實還是來自于韓劇。

網巾,曾是明朝中國男性的必備發飾

關于網巾,有這樣一個傳說:

據說有一天朱元璋見到了一名道士,頭上用一塊網巾包裹著頭發。朱元璋便問道士:“這是什么操作?”(原話為:是何式?),道士說:“這是網巾,用它來裹頭發,再也不怕頭發凌亂了。”(此網巾也,用以裹頭,萬發皆齊)。

朱元璋聽了道士的話,覺得十分有道理,于是回去后就下令全國照辦,尤其是官員,在戴烏紗帽之前,先戴網巾。這樣做有一個好處,頭發不會太亂,看起來很體面,官員們也就不會顯得那么邋遢。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朱元璋被認為是網巾制度的設計者

所以,從這段可能是被后世虛構的對話中我們能看出網巾的一個基本作用:能夠起到穩定頭發的作用。

古人講究蓄發,都留著長長的頭發,但是,正如現在的女孩子一樣,留長頭發是一件十分苦惱的事。

現代女性比古代男性還要稍微好一點——現代女性可以扎個辮子,或者直接披著頭發,但古人是不行的。古人必須將頭發束起來,披頭散發被視為是“野蠻”的行為。

比如明末的張岱就說過:“披發入山,駭駭如野人”。披著頭發跑進了山里,像野人一樣。

在明朝流傳下來的畫像當中,我們可以窺見一斑: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明朝繪畫中的網巾

在《天工開物》和《三才圖會》兩本古書當中,也都對網巾有所體現或有所介紹。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天工開物》和《三才圖會》的插圖

左邊是《天工開物》中的插畫,畫中頭戴網巾的是老百姓。右邊是《三才圖會》當中對網巾的繪畫描述。

同時也用文字指出:

國朝初定天下,改易胡風,乃以絲結網以束其發,名曰網巾,識者有“法束中原,四方平定”之語。

這里就說的很清楚:網巾用來束發,起于明朝初年剛剛平定天下之時。而且,網巾也有“四方平定”“一統天下”等含義。

老朱很喜歡搞這些花里胡哨的名頭,網巾作為一種制度存在,確實也很符合老朱的風格。

除了古籍記載,我國也出土過一些網巾實物: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出土的網巾

出土的文物對我們了解網巾有更為直觀的影響。但由于年代久遠,網巾保存地不是特別好。

在這里我們需要注意的是,網巾作為一種文化符號,同時作為明朝初年所制定的“中華衣冠”制度的一部分,網巾也沒有貴賤之分。

也就是說,不論平民還是官僚,無論是皇子皇孫還是乞丐,只要你長得頭發,都是可以戴網巾的。

于是,網巾這種東西陪伴了中國人三百年左右的時間,成為了大明朝百姓的必備發飾。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明妃傳》中的網巾

然而,網巾文化在中國消失了,1980年,韓國將它申請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

明清易代是中華文化“斷層”的開始。許多我們視為傳統的東西,在1644年之后,尤其是1645年清廷重新頒布“剃發令”之后,“一刀切”的高壓政策將之根絕。

在明清易代之后,幞頭成為了歷史。相應的,網巾也成為了歷史。甚至到了現代社會,中國人對網巾能有所概念的寥寥無幾。甚至很多人因為熱愛看韓劇,以為網巾是韓國的發明。如果國產劇中出現了網巾,他們反而認為這是在抄襲韓國。

可悲啊。

但從文化層面來說,在我們的隔壁——韓國,網巾得到了延續。不僅是延續,還得到了改進。似乎這也有值得可喜的一面。當然,我說的是“似乎”。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韓劇《王國》劇照

主要的改進地方在于,韓國網巾屬于“半包”型。

中國早期的網巾屬于“全包”型。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韓劇《王國》劇照

所謂“半包”型,就是韓國的網巾更像是一條布帶系在頭頂。我們從韓國古裝劇中就很容易能發現這一點。

大家可以仔細看我剛才配的圖片,這是去年比較火的韓劇《王國》中世子的劇照。注意他的頭頂,網巾只將頭發包了一半,還有一半頭發漏了出來。這種網巾的設計如下: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朝鮮王國網巾實物

但中國明朝的網巾是不大一樣的。

明朝的網巾,前中期主要屬于“全包”型,即,網巾將整個人的頭發都包裹了起來。比如在《女醫·明妃傳》當中,我們從黃軒飾演的朱祁鈺所戴的網巾,就能看出這種網巾的特色。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明妃傳》劇照

所以,韓國網巾我們可以把它理解為是一條“布帶”,中國網巾則是一個兩邊開口的“布袋”。

它們的之所方法有所區別。

在《大明風華》這部劇里,中國明朝網巾也是“全包”型的。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大明風華》劇照

因此,在網巾方面,《大明風華》是對的。相比于劇中有帽正的帽子,網巾竟然對了,這讓我很意外。

為什么會意外呢?

因為國產影視劇當中,也有影視劇中出現了網巾,但是采用的是韓式網巾,而不是“正宗”的明朝網巾。

比如,周迅在電影《龍門飛甲》中所飾演的角色,頭上所戴的網巾,其實就更接近韓國風格。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龍門飛甲》劇照

這種網巾的設計似乎是有一點點瑕疵的。原因很簡單:長久以來,我們都被韓國文化給先入為主了,讓我們誤以為大明朝的文化也同韓國文化如出一轍。

這顯然是不對的。

但相反,香港拍的特別經典的電影《新龍門客棧》里面,主要角色幾乎都戴了網巾。而且這種網巾是明朝“全包”型的。

比如,《新龍門客棧》中的路小川所戴的網巾是這樣的。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新龍門客棧》劇照

從表面上看好戲是“半包”型的,但我特地看了一遍這部電影,確認了它是“全包”型的,只是在網巾中間有一條“接縫”,容易讓人看錯。

但遺憾的是,這部電影中的帽子上有帽正。否則,這部電影將更加完美。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新龍門客棧》劇照

此外,明朝末年也出現了一種“懶收網”,這種網巾和朝鮮網巾非常相似。不同的地方在于,從側面看,這種網巾前寬后窄,而朝鮮網巾幾乎是平行的。

其次,朝鮮網巾在太陽穴附近開始,后面是部分是則是黑布,前面是網紗。中國網巾則基本上都是網紗。

據說朝鮮現在影視劇中所盛行的網巾,其實就是后來受到明朝末年懶收網的影響 ,才最終形成定制。在此之前,作為大明衣冠制度的接納者,朝鮮王國很可能使用的也是明朝早期的定制。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明朝和朝鮮網巾對比圖

從這里我們也能看出,反應明末風云的電影《龍門飛甲》中的網巾,其實是稍有問題的。

吳奇隆的《新忠烈圖》中的網巾,其實也是韓國式的。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新忠烈圖》劇照

不過在這里也有部分爭議。由于我國對網巾的研究似乎還是有所欠缺,我在查閱資料時也發現了一些自相矛盾的說法。

比如,也有人認為懶收網和韓國影視劇中的是一致的。這也從側面反映出我國對許多傳統文化的研究不夠——很多時候,學者們甚至沒有把這個問題當做是問題來看待。

相反,韓國由于朝鮮王朝直到近代才滅亡,歷史上占有優勢;其次,在文化的研究上也花了更大的功夫,所以,他們對網巾的理解要遠比中國人更為透徹。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韓劇中的網巾

也有人可能會說,朝鮮的網巾似乎好看一點。確實也有道理。但是,我們也要明白:朝鮮的蓄發史要比中國長近三百年,在這么長的時間里,網巾是會從“實用”轉變為“好看的。

明初定制網巾,其實是為了實用。到了明末,網巾逐漸有變得“好看”的趨勢。但是還沒有等這種趨勢發展起來,明清易代就發生了。

這樣思考,可能更能幫助我們理解我國的網巾文化。

說到這,肯定又有人說我吹毛求疵,雞蛋里挑骨頭了。

最近這些天我每天都能遇到這樣的評論。

是的,這些人只看我的標題,或者只看一段,然后就會誤認為我是在批評這些劇。

其實我并非完全是批評,我更多的是希望幫助大家了解一些中國古代文化知識。所以,有些人讀我的文章覺得學到了東西,有些人不僅沒看到,反而認為我是在找茬,然后莫名其妙地憤怒了起來。

第一種人,是追求進步的人。第二種人,在生活上可能屬于對自己“差不多就行”、對別人要求極高的人。

除了幫助大家理解一些古代文化常識,我也希望會有更大的影響,比如,讓國產劇重視起以服飾、器物、禮儀等為代表的文化問題。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長安十二時辰》劇照

1980年,韓國把網巾文化(網巾的制作工藝)申請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如今無論在哪一部韓國古裝劇中,我們都能欣賞到其中的文化底蘊。

相反,在中國,不僅網巾文化被遺忘了,而且還有很多人誤以為這是韓國首創。更可笑的是,一大批人甚至是“反智主義”,認為影視劇追求文化層面上的提升是吹毛求疵。

這些人可能忘了:當每一次我們看到韓國將某些“中華文化”申請為自己的文化遺產時,我們不僅憤怒,而且無奈。

朱亞文《大明風華》中的網巾,曾是國民發飾,現卻被韓國申為遺產

我們在諷刺韓國的同時卻缺少反思,不停地丟棄、忽略自己的文化

之所以憤怒和無奈,是因為我們對此毫無辦法。

真的毫無辦法嗎?

其實是有的。比如,先盡量讓自己了解和掌握一些傳統文化。這樣的人多了,文化底蘊也就重新塑造出來了。

在提升了自身的文化修養之后,我們也要時刻保持對影視劇文化層面的關注,倒逼影視劇的進步。通過影視劇,我們可以繼續影響更多的人。

簡單來說就是:做好自己,影響他人。

如果你非要選擇原地踏步當然也是可以的,但是,請不要影響別人追求進步。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上一篇:馮紹峰《江山紀》中龍袍對了,帽子錯了 下一篇:明朝蟒袍的知識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