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藝長廊>> 散文詩賦

祿永峰:樹守一座山

2019年06月29日 08:04:46來源:西安晚報 作者:祿永峰 瀏覽數:247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周末悅讀」樹守一座山(散文)作者:祿永峰

一棵樹,會讓一座山長高、長大。我遠遠地凝視著山頂上的那棵樹,它竟然比山大多了,高多了。那棵樹扯開的樹梢,輕輕地穿進了云里。風吹過,有幾塊云被樹梢劃碎了。

在黃土高原上生活久了,哪一天下了塬,一座座黃土山排布在川道兩旁,連綿不絕,如果不是頂部冒出來那一個個像饅頭狀的小山頂,著實使人搞不清楚自己看到的是山,還是梁。

眼前的一座山,比附近所有的山都高。那棵樹正是生長在那高高的山頂上。山不是孤山,樹卻成了孤樹。只有一棵樹。一棵樹把這座最大的山襯托得那么小,我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那棵樹上,似乎忘記了山的存在。不知道山背后還有什么,事實上,除了山頂那棵樹,什么也沒有看見。

每次經過那座大山,我看見山頂上那棵孤零零的樹,在風中,像孤零零的人,被吹得東倒西歪。樹挺不起身軀,顧不上好好向上生長。風們似乎商量好了似的——還沒等樹伸出手腳,抽出嫩綠的葉子,風說來就來了,樹總像大山舉起的一把笤帚,迎接一場接一場風。樹幾乎把向上生長的全部精力都消耗在了一場場風里。

山頂上的風太大了,一棵樹只有那么大的樹梢,那么多的樹枝,那么多的葉子,怎么能夠擋得住一場場風呢。樹用所有的葉子、樹枝迎接一場接一場風,樹承受的壓力太大了,每一次都有一些葉子在風中游離不定地飄落、一些樹枝在風中噼里啪啦地折斷。風過后,樹不斷地忙于自我修復,它總是比低處的樹長得要慢得多。十幾年了,每次經過那座大山,我總感覺那棵樹一直就那么大。

不知道那棵樹是何時栽的,我想,它的年齡或許比村莊里任意一個人的年齡都大。它就那么安安靜靜地撐在山頂上。我不知道這一座接一座的山,為何就只生長著這一棵樹。黃土高原上的山,能夠長一棵樹,為何不能長十棵樹、百棵樹、千萬棵樹呢,要是一座山上有千千萬萬棵樹,樹梢接著樹梢,樹根挽著樹根,那風就會像一把梳子,把大山梳妝得蒼翠、明亮起來。

人們把一棵樹孤零零地留在山頂上,像一個大大的感嘆號,又像一個大大的問號。那些走過樹旁的人,或是在樹下乘涼的時候,環顧四周,會不會倍感孤獨呢?

樹不比人經歷的困苦少,山頂上的風的確太大了。我穿行過一道道山梁,山頂上沒有一戶人家。村莊里的人像隱居起來了一樣,選擇一處陽面的溝洼地,開鑿幾孔黃土窯,或者建幾間廈房,世世代代居住下去。人蟄伏在大山的褶皺里,把風全部交給了一棵樹和一座大山。

「周末悅讀」樹守一座山(散文)作者:祿永峰

黃土似乎知道自己是風吹來的,來到了高原,就再沒有想著被風吹走。無論哪里的黃土,不僅養得了人,而且盡力讓黃土地上的樹長出了樹該有的樣子。一截截木頭,一扇扇門窗,一件件木質家具,都與一棵棵樹密切相關。待樹長大成了材,鋸也鋸不倒,人們干脆選擇農閑時間,三五人刨開比樹身大許多的大坑,刨出一條條樹根,讓樹一點一點脫離大地,再慢慢地一點一點傾斜,倒地,與大地平行。樹倒在地上,已經被鋸成了幾截,七八個壯漢使了幾組杠子還是抬不動,無奈,只能在原地鋸成薄厚相宜的板材,扛回家備用。

隨著大樹倒下,留下一個個樹坑,裸露在大地上,幾年后,除了一些荒草,再也沒有長出大樹來。一年又一年,樹坑越來越多,村莊像被騰空了一樣,到處透風。那些零落的幼樹,在一年四季的風里,樹身總似碗口那般粗,樹梢也總似掃禿的笤帚,倒立在山頂上。風中生長著的樹,早已具有了樹的風骨,從不向哪一場風屈服。

一天,我在一塊平緩的川臺地上看見一排白楊樹,沒有一棵佇立得端端正正,都是歪歪斜斜的,樹梢就像豎立的一大片柳葉一樣。有人管這些樹叫鉆天楊,我卻覺得它們既沒有鉆天的神力,也沒有白楊樹那么大的樹梢。多年以后,樹仍舊是那么大,我們都叫它們“小老樹”。

「周末悅讀」樹守一座山(散文)作者:祿永峰

一棵樹,占據著一座山,高高地撐在山頂上,跟村莊里的人、牛、馬、羊,遠遠地對視著。不管什么季節,每當我看見那棵樹,腦海里涌動著另一番想象:這是一座生長著茂密森林的大山!一片一片綠色,像青青的麥浪在大地上鋪展開來。沿著梯田、繞著大山的層層綠色,是明亮的,會把天空照亮,把隱居在半山腰的村莊照亮。多么亮堂的樹林,多么亮堂的村莊,多么亮堂的鳥鳴,多么亮堂的風聲。——這些像夢一樣的綠色,一次次劃過腦海。

一棵樹,對于一個人、一場風、一群羊、一座村莊,都很重要。

一個人行走在大山里,翻過一座山,又是一座山,山上若是一棵樹也沒有,人走進大山跟走進沙漠有什么不一樣呢?山光禿禿的山,這山望著那山高,看似近在咫尺,實則走著走著,不止一次地懷疑自己的眼睛,頓感這山無比荒涼,無比孤獨。而山頂要是有一棵樹,無論它佇立在哪一座山頂上,都給人一種召喚。向著一棵樹奔走,人是歡欣的。勞作了一天,只要抬頭看看那棵樹,腳底便會生出一股風,天空便會一下子敞亮起來。

一戶人家會避風而居,一座村莊同樣會選擇在避風的地方。起風了,風會沿著山頭奔跑,再沿著一座座山、一道道梁奔跑,很快挺進位于山腰或者山下的村莊。山頂上的那棵樹,把風的腳步攪亂,使風不知道該怎么走著是好,一會兒朝北,一會兒朝南,一會兒朝西,一會兒朝東。風吹著吹著,一個個箭步,干脆跨越過了一座接一座大山,村莊里卻一絲風也沒有。有時候,風干脆旋著吹到天上去了,那棵樹竟然一動不動。如果沒有那一棵樹,風走過山頭,沒有什么拌拌擋擋,會疾步奔向村莊,直至把所有的力氣消耗掉,才慢吞吞地離去。

一群羊,看似正在向大山里奔走著,實則,它們是朝著那一棵樹奔走。羊的嗅覺和眼力比人強多了,哪里有鮮嫩的青草,哪里的青草長得不夠茂密,羊似乎都知道。羊喜歡朝長著那一棵樹的大山奔去,在那座山上不僅僅能夠吃到青草,吃飽后還能夠在那棵樹下乘涼。牧羊人與羊依在那棵樹下,正午的陽光灑下來,摻雜著一股股風,多么涼快的一棵樹!人和羊在樹下耷拉著腦袋,瞇著眼打盹兒。一座山,一群羊,一棵樹,一個人,像在畫中。

正是由于山頂上有這么一棵樹,一撥一撥人來了,一撥一撥羊來了,整座山上,人不是孤人,羊不是孤羊,樹不是孤樹,山不是孤山,半山腰的村莊也就不是孤村了。

「周末悅讀」樹守一座山(散文)作者:祿永峰

走進黃土高原上的大山,一個村莊大得讓人難以置信。一座山上只住一戶人家,一個村幾十戶人家,一個村莊便會有幾十座山那么大。要是徒步行走,一整天也未必走得了兩三戶人家。走遍這個大山里的村莊,少說也得花十多天時間。走著走著,我想,不知道是什么吸引著這些大山里的人,令他們一代代都不愿意走出大山。走得多了,我得出了答案。不是別的,正是山上或者山頂的那一棵棵樹,那一群群羊。但凡有樹木的大山,不僅有草,而且還能夠耕種糧食。一年的收成足夠幾年吃。遇到旱年,即便糧食減產,山上的草還在慢慢悠悠地長著,羊還漸漸在肥著。

在連綿不絕的大山里,一個村莊擁有幾十座山。那么,幾十幾百個村莊呢,那要占據多少座黃土高原上的大山呢。在大山里走得多了,時間久了,我突然發現山上的樹少了,草稀了,羊瘦了,一座接一座山矮了。深秋,大山里早已寒氣襲人。遠遠望去,一座座山上鮮有綠色,大片大片的黃土裸露出來,枯燥,苦焦。偶遇奔走的一群群羊,在埋頭找吃的。山上沒有樹,沒有草,羊在吃什么呢?漫山遍洼都是羊的足跡,比稀稀落落的薄草稠密多了。

「周末悅讀」樹守一座山(散文)作者:祿永峰

一座山屬于村莊,也屬于大自然。終于,人們看到了人對大自然的破壞。讓大山里的一戶戶人家,走出大山,相對集中居住,相對集中生活。羊呢,趕著出山,建立羊舍,讓羊在圈里吃草。

愿黃土高原上的每一塊土地,每一座村莊,被綠草鋪滿著,被綠樹覆蓋著,被炊煙縈繞著……樹守一座山,草守一座山,比人守一座山好多了。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下一篇:王蓬:古道與古堰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