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玩鑒藏>> 文玩鑒藏>> 美玉奇石

漢代玉帶鉤的藝術特征與文化內涵

2019年06月17日 10:00:51來源:今日頭條 作者:文天下任俊 瀏覽數:364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漢代玉帶鉤的藝術特征與文化內涵

水晶帶鉤

中國自古就有“玉器之國”的美譽,文獻資料記載,玉文化發展到漢代至少延續了幾千年。帶鉤最早出現于新石器晚期,直到漢代,幾乎每個漢墓的發掘簡報中都有出土,數量有增無減。而漢代玉帶鉤獨特的藝術造型和深厚的文化底蘊,以及龐大的流通數量、精致的雕琢工藝,達到中國玉帶鉤發展史上的巔峰。

帶鉤是我國古代王侯和文人志士所系腰帶的掛鉤,一般有鉤、身、鈕三部分組成。作為古代服飾專用的必需品。從質地上分,帶鉤具有青銅、白銀、黃金、玉石、骨、木等材料。考古發現,青銅帶鉤的出土數量最多,使用也最為普遍,而玉質帶鉤雖然出土量相對較少,但是延續時間最長。從藝術價值上來看,玉帶鉤大多在銅帶鉤之上,無論是雕工還是形制上都有突出的體現。

對于玉帶鉤的研究,最先可以追溯到漢代,帶鉤的演變有兩個興衰交替的時期,分別是漢代和宋代。“漢玉”在我國玉文化發展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義。在漢代,玉帶鉤的數量或種類非常豐富。制作工藝上,在沿襲了戰國時代器形和技法的基礎上衍生新的發展。這一時期,是玉帶鉤發展演變過程中一個承先啟后的重要時期。玉帶鉤在玉器中屬于雜器,相比其他熱門器形,還只是處于初始階段。雖然它是小器形,但卻能夠體現出當時玉器的時代特點及文化寓意,從帶鉤本身可以挖掘當時雕琢技巧的演化發展及人類生活的風尚習俗。因此,它具有進一步的研究價值。

漢代玉帶鉤的藝術特征與文化內涵

素體琵琶鉤

一、漢代玉帶鉤的藝術特征

(1)漢代玉帶鉤的材質

漢代是我國玉器制造業和玉文化發展的鼎盛階段,玉帶鉤作為一種實用性雜器在兩漢時期重玉之氣的影響下得以飛速發展,成為了當時人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兩漢時期對于玉材的界定比較寬泛,當時也沒有以現在的地質學的知識進行鑒別和區分,所以東漢時期許慎釋玉時指出,“玉,石之美,有五德。”漢代的玉石種類包括玉、水晶、琉璃、琥珀、瑪瑙、綠松石、煤精、青金石、石榴子石等,與我們現今所劃分的定義不同。

目前出土的漢代玉帶鉤的材質多為白玉或青玉,也有少量的水晶、瑪瑙和琉璃等。白玉是指現在礦物學上所說的軟玉,主要礦物為透閃石和陽起石。呈乳白色或亮白色,有些古玉也稍泛淺黃色或淡青色,帶鉤中大部分的玉材都來自昆侖山北側和田一帶。

漢代玉帶鉤的藝術特征與文化內涵

獸獸玉帶鉤

水晶在漢代也被劃分在玉材之中,化學成分是二氧化硅,是一種常見又古老的寶石。雖然水晶器物在古代文物出土中屢屢出現,但在漢代用于制作帶鉤卻僅出現兩例,分別在徐州小龜山劉注墓和盱眙江都王劉非墓中,兩件作品都呈琵琶形,且線條流暢,晶瑩通透。

瑪瑙是我國的傳統玉石之一,自古以來深受人們的喜愛,它通常呈半透明至不透明狀,花紋和顏色極為豐富,加之質地細膩,是雕琢藝術品的上等材料。同水晶一樣,瑪瑙用于其他器物的制作不少,但在漢代帶鉤中只見到一例。此鉤出土于湖南常德漢墓,通體紫紅色,長度為9.6厘米,值得注意的是這件作品的鉤鈕處淺浮雕出十個相同的小圓鈕,是其他漢墓中沒有出現的帶鉤紋樣。

漢代玉帶鉤的藝術特征與文化內涵

鵝首弦紋帶鉤

琉璃,是非結晶的無機物,由硅石、堿、石灰及其他原料經調和、溶解制成。在古代稱為“流離”、“料器”等,漢代出土的琉璃所指就是現在的玻璃,但當時的琉璃透明度都不高,漢人將其歸類為玉石之中。中國琉璃制作技術淵源流長,廣州橫枝崗漢墓出土一件西漢琉璃帶鉤,深綠色,保存完好。廣州淘金坑漢墓出土一件深黃色琉璃帶鉤,鉤體弓形,已殘斷,長12厘米。雖然這類帶鉤很少見,但其仍存在很好的藝術價值。

(2)漢代玉帶鉤的形制

方體形玉帶鉤一般體方有棱,有四棱形,也有一小部分為多棱形,鉤鈕多數為方形。這類帶鉤加工工藝較為簡易,一般不加以其他紋飾。漢代的方體形玉帶鉤與戰國的形似。例如安徽巢湖放王崗墓出出多棱體青白玉帶鉤。另外還有東漢時期定縣劉焉墓出土的雙龍首形玉帶鉤。西漢早期出現的方體形玉帶鉤一般不雕琢紋飾,以素面為主,西漢中期到東漢時期的方體形鉤大多雕刻簡潔的紋飾,如線紋。

以曲棒為造型的玉帶鉤的鉤體整體為細長形,鉤首與尾徑差別并較小。在西漢的時期,這種形制的玉帶鉤是其主流。這類玉帶鉤中一部分是由多節串聯在一起為主,分節去制作,在中間部分放置鐵芯,是為了使其強度加強。在西漢,曲棒形玉帶鉤出土在陜西、河北、廣東、安徽地區,這時形制多模仿制作秦代曲棒形帶鉤,很多都是雙龍首。廣州象崗南越王墓2件曲棒形玉帶鉤出土,顏色是一青一白,首尾都飾龍虎頭。其中一件體裝飾勾連云紋,鈕在中部,長度為15厘米。另一件則為8節鐵芯合體,長度可達19.2厘米。曲棒形玉帶鉤多出現在上等墓葬中,可見一般屬于王室專用品。

漢代玉帶鉤的藝術特征與文化內涵

谷紋玉帶鉤

玉質帶鉤中最重要的一種形制是琵琶鉤,它體似琵琶狀,有些寬而扁,有些窄而長。這類玉帶鉤仿自銅帶鉤,使用也很廣泛。琵琶形帶鉤又分為素體和雕飾兩種,出土數目很多。素體琵琶形玉帶鉤有的鉤體素面無紋,有的鉤體上帶瓦棱線條,有的鉤首部分有所裝飾。例如西漢時期,江蘇小龜山漢墓出土的青白玉質鵝首帶鉤,長6.2厘米。這類具有雕飾紋樣的琵琶形鉤,是帶鉤中的至尊極品。鉤體呈琵琶形,鉤面琢以浮雕或透雕紋飾。漢代的浮雕琵琶帶鉤,鉤體飾以幾何紋。

異形玉帶鉤指那些形制特殊的帶鉤,出土數目很少,也不具備一定的發展規律,因此將它們統一歸類為異形鉤。如廣州南越王墓出土一件青玉質鉤。造型獨特,鉤首琢成虎首,鉤尾制成龍首銜環,龍虎合并相連,龍昂首挺身,虎伸爪勾環,長18.9厘米。鉤身遍布精細雕琢的勾連云紋。構圖奇妙,雕琢生動。

漢代玉帶鉤的造型各式各樣,但是基本仿制銅制帶鉤的式樣,比如中山靖王劉勝墓出土的帶鉤,鉤體既寬又短,鉤體尾部飾有一對彎鉤大耳的獸面紋,造型美觀新穎。再如小龜山出土的那件帶鉤,鉤首、鉤體分成兩節,尾部出現雙翼,大概漢代貴族將之視為能辟邪的神獸,這些新造型都是漢代開創的。

漢代玉帶鉤的藝術特征與文化內涵

曲棒形帶鉤

(3)漢代玉帶鉤的紋飾特征

紋飾,是器形上用各種工藝手法加工出來的裝飾花紋的統稱。一件有紋飾的器物比沒有紋飾的器物價值高的多,不僅是因為它的工藝難度增加了,更重要的是它上面承載了豐富的文化信息,玉帶鉤的紋飾也是如此,它雖然為小器形,但上面的紋樣卻可以反映出那時的思想、文化、觀念、風格。玉帶鉤以漢代最精,藻飾秀麗,鑲嵌精工。

漢代玉帶鉤的紋飾一般由兩種形式構成,一種是抽象性紋飾,另一種是寫實性紋飾。抽象性紋飾表現為一些常見的幾何圖形,如谷紋、弦紋、線紋、渦紋、陰刻幾何紋、四葉紋等,這些幾何型紋飾有的是純粹的幾何形,有的則是從動植物簡化抽象而來。在帶鉤實物中,有的抽象性紋飾單獨使用,但是極少,大部分都是幾組紋飾相結合使用,如勾連云紋和渦紋結合使用,以及兩種以上的紋飾結合等。

二、漢代玉帶鉤的文化內涵

玉帶鉤在兩漢時期作為實用配飾被廣泛使用并且經久不衰,是有其特定的文化因素及歷史背景的,與當時社會的宗教信仰、社會習俗、統治階層的政治方針、以及當時儒家及道家思想對于人們意識觀念的影響都是有極大關系的。

漢代玉帶鉤的藝術特征與文化內涵

玉帶鉤

(1)玉帶鉤的文化寓意

帶鉤作為我國古代的衣飾配件,用以束腰或佩系。它佩戴在人體正中間的區域,就成了衣飾文化中一個十分惹人關注的焦點,成了人們炫耀富貴的一個“必爭之地”。漢代玉帶鉤的造型比較成熟,僅限于高級貴族實用。從不同時代的貴族墓葬出土文物可知,玉帶鉤在中國傳統文化史上具有獨特的地位,就統治者,權臣貴族而言,它象征著財富和權利的永世傳遞,所以無論是革帶用鉤、佩飾用鉤還是陪葬用鉤的出現,都是對兩漢禮制的一種肯定。一般的平民束帶也許用其他材質的帶鉤,也很難保存下來。因此玉帶鉤的出現具有永葆權利的意義。

帶鉤在我國古代具有驅利辟邪之意,《后漢書·五行志》記“光祿勛吏舍壁下有育氣,視之,得五鉤、殃各一。謂“此青祥也”。《列仙傳》記鉤弋夫人姿色甚偉,漢“武帝披其手,得一玉鉤”,此事《漢書》及注幾經抄載。東漢時期出土神人抱魚帶鉤,一般認為這類帶鉤可以驅震辟邪。先秦人認為五月五日為惡日,因此選在這一天制鏡造鉤,有辟邪的用途,這雖然是方士們的意見,但也被當時社會認同,寄予其平安的希望。帶鉤雖小,但它體現的文化價值卻不低。玉帶鉤的以上兩點寓意也符合我國文化中雅俗文化的審美要求,這也反映出古代使用帶鉤的人們的經濟與文化水平的差異。

漢代玉帶鉤的藝術特征與文化內涵

弦紋水晶帶鉤

(2)漢文化對玉帶鉤的影響

漢代是我國歷史上的黃金時期,在玉器的發展史上也取得了突出的成就。漢承秦制,西漢初期修養生息,到了武帝時期,積累了大量社會財富,使玉器制造業迅速發展。同時由于兩漢時期社會經濟繁榮,王侯貴族“爭于豪奢”,也推進了玉器制作業的蓬勃發展。除京師長安外,較大的諸侯國也有制造玉器的手工藝作坊。例如梁國“珠寶玉器多于京師”,其余的諸侯國也出土很多玉器。因此漢代出土的玉帶鉤一般都出于方國的墓葬中,風格各異。

二來玉料的來源得到了很好的解決也是漢代玉器繁榮的一個重要原因。出產于和闐地區的美玉,是我國古玉器的優質原料。和田玉的大量使用,是玉器發達的表現之一。關于和田玉的記載,始于漢代文獻。《史記·大宛列傳》記載:“漢使(張騫)窮河源,河源出于闐,其山多玉石,采來”。公元前2世紀,漢武帝派張騫通往西域,從此優質的和田玉不斷輸入內地,這也加速了漢代玉器的發展。

此外,隨著漢代與西域文化經濟交流的加深,西域地區的藝術風格和手工藝技法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兩漢時期玉石業的發展。西域諸國的民風質樸大方、豪邁直爽,在不斷的相互交流中,也會漸漸對民間玉石業有所影響。因此兩漢時期的的玉器作品,其簡約大方,遒勁有力的“漢八刀”風格,和先漢時期有著明顯的不同。究其原因,除了受到楚文化的熏陶外,來自異域文化的影響也是一個重要的因素。

漢代玉帶鉤的藝術特征與文化內涵

西漢建工章弦紋帶鉤

(3)思想文化對玉帶鉤的影響

漢代玉器的風格是繼承戰國玉器風格的發展上形成的,因此受到楚國文化的感染,直接體現在漢代神話主題玉器的締造和盛行楚人篤信神仙、偏好巫術。其實早在遠古時代就存在鬼神思想,但周代末期已經衰落,春秋戰國之后,逐漸為先秦時期的理性思想所代替。然而,歷史卻將神妙的遠古禮俗置留于楚水。在《天問》、《離騷》之中,就蘊含著許多古代神話,影射出當時楚人的迷信程度。

漢統一后,之前楚文明中的鬼神崇拜遍布在漢代的藝術作品中。《西江月·題長沙楚墓帛畫》做了直觀的表述:

“陸離長劍握拳中,切云之冠高聳。上罩天球華蓋,下乘湖面蒼龍。鯉魚前導意從容,瞬上九重飛動。”

詞中描寫楚人上天入地的動人情景,也就不怪的秦人漢武想要羽化升仙了。因此,對鬼神信念的迷戀,激發了漢代玉器風格的變更。這就出現了一些似獸非獸、似鳥非鳥的動物題材特征。漢代玉帶鉤上的這一特征很是明顯,例如大量出土螭紋、鳳鳥紋、獸面紋等題材的玉帶鉤紋樣,有的鉤首作為獸首、螭首,有的則是紋飾是雕刻成螭紋、鳳鳥紋。兩漢時期玉器的制作用原來的寫意轉變為以寫實為主的夸張藝術手法,這一轉變也說明了漢代玉器文化基本上擺脫了宗教禮儀的束縛,走向表現個性喜好和尋求藝術審美的更高境界,為我國玉文化的發展做出卓越貢獻。

漢代玉帶鉤的藝術特征與文化內涵

南越王異形帶鉤

漢武帝劉徹繼承王位之后,進一步增強了集權制度。儒學思想正好符合漢王朝的需要。元光元年漢武帝下令“百家尊儒”,從此儒學取代了各種思想流派,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主流意識形態。“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最直接的表達了漢代玉器的上的思想,并且增進了裝飾用玉在全國范圍內的大批流行與佩戴。“君子比德于玉”,用玉裝點人身,一為辟邪、二為體現君子之德,這種說法在漢代極為盛行。兩漢時期的玉帶鉤文化是在儒家思想的基礎上的,是“玉”和“帶鉤”兩個為中心的思想文化和道德文化相結合。白玉溫潤柔和,典雅大方的寓意,與儒家思想的“君子”形象不謀而合。

興起于春秋末期的道家思想,雖然在兩漢初期未被采納,但仍是引領我國古代玉文化的一個主要思想。這一時期,由于統治者主張提倡“修生養息”的政策、倡導“黃老之學”,道家思想貫穿于整個民族中成為主流,對社會的各個方面都造成的影響。漢代儒道結合的玉文化觀念包含道家的玉文化思想。在“道”和“器”兩種觀念上,多表現為道器并用思想。漢代之前,“道”和“器”有著不同的地位,其表現為重道輕器,文獻《周易·系辭上》中:“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

孔子認為工藝制品的玉器,基本屬于“小道”,可見態度應該是較為輕視的。《論語·子罕》子貢曰:

“有美玉于斯,韞匱而藏儲?求善賈而沽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賈者也。”

意思是,子貢有一塊美玉,不知是收藏還是賣掉,便向孔子請教。孔子則回答:將它賣出吧,雖然玉石很美,但它自身沒有呈現文化寓意與禮樂制度,態度較為隨意。但孔子卻尤為重視蘊含禮樂制度的玉器。

漢代玉帶鉤的藝術特征與文化內涵

獸獸玉帶鉤

《論語·鄉黨》中描述了孔子對禮器恭敬的樣子:

“執圭,鞠躬如也,如不勝。上如揖,下如授。勃如戰色,足縮縮如有循。享禮,有容色,私覿,愉愉如也。”

他以為玉能體現禮樂才是最重要的。《論語·陽貨》:“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樂云樂云,鐘鼓云乎哉?”因此孔子才在《禮記·聘義》中說,不是因為玉少就重視它,石多就看輕它,而是“君子比德于玉”。但他也并未對玉制品全盤否定,他說:“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自漢代起,玉制品中的“道器”觀有所變化,“器”的意義得到重視,表體現在生活用玉和裝飾玉的大量涌現。而兩漢時期的玉帶鉤不僅屬于生活用品中的玉器,也屬于賞觀用品中的玉器,正因為帝王與貴族的大量使用,才使得玉帶鉤在漢代發展到了頂峰。漢代的這種賞玉、用玉的文化氛圍也一定程度推動了玉帶鉤文化的普及。

參考文獻:《中國古代玉器圖譜》《中國玉器》《中國出土玉器全集》《中國紋樣全集》等。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