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史大觀>> 文化雜說

宗合:古代文物上的打虎好漢

2019年05月26日 10:26:34來源:西安晚報 作者:宗合 瀏覽數:385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人能打過老虎嗎?當然可以。我國古代每有虎患發生,經常會有打虎英雄挺身而出,這些人打虎憑的不僅是一腔熱血,更多的是精良的裝備和豐富的經驗。為了稱贊這些“打虎好漢”,古代工匠、畫家以打虎為題材創作了許多藝術品,借此弘揚中華民族尚武的傳統,激發人們的斗志。

「文化周刊」古代文物上的打虎好漢

《胤禛行樂圖冊·刺虎頁》

戰國獵虎紋銅鏡 展現殊死的近身肉搏

中國古人打虎是有明確記載的,早在商代的甲骨文中就有“卯卜,貞,獲虎”“獲大虎”“任寅卜,貞,王田往來七災……獲虎一豕上交”等卜辭。在周代,打虎還被視為帝王宣示武力的一種方式,如《逸周書》中就有記載,“武王狩,禽虎二十有二”,講的就是周武王狩獵老虎的事情。民國時期,河南洛陽金村戰國大墓曾遭多次盜掘,大量珍貴文物流失海外,其中還包括一面戰國錯金銀獵虎紋銅鏡,上面反映了周朝勇士獵虎的情景。

戰國錯金銀獵虎紋銅鏡直徑17.5厘米,現藏日本永青文庫。鏡背左側有一立虎作欲噬狀,右側有一武士,他頭戴插有兩根羽毛的鹖冠,身披甲,左手執韁,右手持劍,蹲在披甲的戰馬上,正奮力刺向猛虎。銅鏡全身飾以斑紋,紋飾皆嵌以金銀絲,鏡鈕、鈕座、凹面寬帶、鏡緣等處均殘存鎏金。


「文化周刊」古代文物上的打虎好漢

《乾隆皇帝刺虎圖》(局部)

美國納爾遜·阿特金斯藝術博物館收藏有傳為金村大墓出土的金銀錯獸形器座殘件,怪獸身上多處飾以金銀錯渦紋,與戰國錯金銀獵虎紋銅鏡上的渦紋裝飾手法相似,或為一套。

周朝貴族勇士獵虎時穿著全套鎧甲,還蹲著騎戰馬,即便打不過老虎也不至于送命;而在被稱為“虎狼之師”的秦軍中,與老虎戰斗的竟然是步兵走卒,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他們一個個還赤裸著上身。1975年,湖北孝感云夢縣睡虎地秦墓出土了一面秦國武士斗獸紋青銅鏡,該鏡直徑10.4厘米,有橋形方鈕,背面以細線勾連紋為地。鏡背有兩位勇猛的武士,他們扎著如秦俑般的歪髻,赤裸上身和足部,褲腿高高挽起,左手持盾,右手握劍,分別面對一只兇猛的老虎和一只金錢豹,呈戰斗姿態。全鏡制作精湛,是戰國時期秦銅鏡中的佳作。據考古學家分析,這種斗虎、斗豹的行為在秦軍內部十分流行,是當時秦國尚武風氣的一種生動表現。

「文化周刊」古代文物上的打虎好漢

戰國錯金銀獵虎紋銅鏡(局部)

漢代斗虎畫像磚石

呈現驚險刺激的馬戲表演

漢時隨著武器的進步,老虎也更容易被捕獲,社會上隨之出現了許多驚險刺激的馬戲表演,其中就包括斗虎與馴虎,如《鹽鐵論》中就有“戲弄蒲人雜婦,百獸馬戲斗虎”的記載。

漢代的馴虎情形,在畫像石和畫像磚里都有形象的記錄。江蘇淮安盱眙縣東陽漢墓出土的“百戲雜技圖”中有一牛一虎相抵的場面,牛背與虎背各有一馴獸者跪立,雙臂平伸,作雜技姿態。河南南陽唐河縣漢郁平大尹馮君孺人墓出土的畫像石中有“馴虎圖”,畫中虎頸拴索,前有一人牽索戲虎,虎昂首翹尾,后有一人一手握虎尾,一手執虎足,神態自若。

漢代人馴虎很強調安全性,所以大部分表演都是在特定環境下進行。但有的時候,為了體現出“生死較量”,表演中也會加入充滿血腥味的“斗虎”。一些反映角抵的漢代畫像磚常分為三種形式,即人與人斗、獸與獸斗、人與獸斗。其中人與獸斗常體現為一人一虎,虎作站立撲噬狀,人則持類似長矛的武器刺入虎頸部,場面讓人不寒而栗。

隨著斗虎、馴虎表演的盛行,到了東漢時期,山林中老虎的數量銳減。《后漢書》中曾記載,漢代大臣法雄在任南郡太守時,曾針對捕虎發文告稱:“凡虎狼之在山林,猶人之居城市。古者至化之世,猛獸不擾,皆由恩信寬澤,仁及飛走。太守雖不德,敢忘斯義?”并下令“不得妄捕山林”,這種給老虎生存空間、使老虎與人互不侵犯的做法,與今天所宣傳的動物保護異曲同工。

「文化周刊」古代文物上的打虎好漢

秦國武士斗獸紋青銅鏡

宋代至清代的“打虎”畫作

多表現流于形式的“精神打虎”

漢代之后,由于戰亂不斷,消滅虎患顯得不那么重要了。時至唐代,隨著社會趨于安定,人口逐漸增加,虎患報告又多了起來。此時期,貴族們在狩獵時與老虎肉搏的情況基本消失,皆改為騎射。民間一些具備弓弩的獵人也善于射殺老虎,他們還總結出一套“打虎綱要”,并以此為業。據《太平廣記》載,唐時“潯陽有一獵人,常取虎為業,于徑施弩弓焉。”

由于專業打虎人士的存在,老虎逐漸從人們的視野中消失,坊間談論打虎的情節,以想象成分居多,進而出現了許多赤手空拳就打死老虎的傳說,不少畫作中的“打虎猛士”,也是一副文弱書生的模樣,顯得十分離譜。

宋代有一幅著名的《卞莊子刺虎圖卷》,現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該卷絹本設色,縱約39厘米,橫169.1厘米,畫中的故事取材于《戰國策·秦策二》中的卞莊子刺虎。歷史上,卞莊子以勇力過人著稱,其還是民間傳說中的“天蓬元帥”。而這幅畫中的卞莊子儀態優雅、仙風道骨,他寬袍大袖,手持一柄寶劍,想刺殺兩只正在打斗的老虎。旁邊的人勸告他:且待兩虎相斗完畢再殺不遲。這幅畫反映出來的是宋人過于強調計謀的處世哲學。

《卞莊子刺虎圖卷》收錄于《石渠寶笈三編》,為佚名畫作,清代人根據線條描繪精良判斷此畫出自宋代畫家李公麟之手,但此說法不被今人認可。

明清時期,老虎的生存狀況堪憂,但民間獵取虎骨的行為有增無減,更讓人啼笑皆非的是,在一些畫作中,皇帝也穿著華麗的服飾,手持鋼叉、長矛,裝模作樣地獵捕老虎。清代的雍正和乾隆皇帝就是這樣的“好漢”。

《胤禛行樂圖冊》是清代佚名創作的絹本設色畫,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全幅一套共13冊頁,每頁縱34.9厘米,橫約31厘米,其中有一頁名為《刺虎》。該圖繪雍皇帝正在懸崖山洞旁舉叉刺虎,畫中雍正穿著奇特,他頭戴西洋假發,著西洋裝,儼然歐洲人的裝束。整幅畫作雖然樂趣十足,但若在現實中穿成這樣去打虎,怕是有去無回。

此畫的人物畫法明顯具有肖像畫的特點,人物面部五官的刻畫生動逼真,和故宮博物院所藏另一幅雍正半身肖像畫十分近似。據學者研究,本幅繪畫的表現方式系受當時歐洲流行的“扮裝舞會畫像”的影響,揭示了雍正內心標新立異的特質。

有其父必有其子,乾隆皇帝也熱衷于“精神打虎”。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有一幅《乾隆皇帝刺虎圖》,為絹本設色,縱258.5厘米,橫171.9厘米。該幅無作者款識、印章,傳為郎世寧等人合繪,鈐乾隆皇帝“八徵耄念之寶”“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寶”“太上皇帝之寶”鑒藏印。

此幅畫作繪有30余歲的乾隆帝身著便裝,與侍衛手握長矛,跨步向前欲刺猛虎的場面。作者運用對比的藝術手法,通過表現猛虎在乾隆皇帝的威逼下,止步不前的受驚情景,襯托出乾隆帝的英霸之氣。在形象上,作者為了烘托乾隆帝的高大,將本是百獸之王的猛虎,畫得既小又弱,全然一副可憐相。全圖筆法細膩,準確地描繪出不同身份人物的不同舉止及表情。從筆法上分析,畫面上雖然無作者款印,但乾隆帝畫像當為擅長寫真的郎世寧所繪,虎及樹木、山石等應出自其他宮廷畫家之手。

古代文物上的“打虎”雖然有真有假,但都反映了中華民族尚武的傳統,以及不畏強暴、勇于斗爭的精神,這些精神使我們在遭遇任何強敵時都能保持樂觀。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