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史大觀>> 詩詞歌賦

唐詩閑讀:“病骨猶能在,人間底事無”

2019年05月24日 23:32:42來源:今日頭條 作者:談藝錄 瀏覽數:608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后人將李白、李賀、李商隱并稱為唐詩“三李”,但相比之下,后“二李”極度相似,李白與后二李差異明顯。這很正常,因為從出生的時間看,李白出生于701年,比出生于791的李賀大九十歲,比出生于813年的李商隱大了一百二十歲。

唐詩閑讀:“病骨猶能在,人間底事無”

(李白小像)

時代與出生地、家世背景等原因決定了他們的性格養成,性格又決定了他們的作品。

先說時代:李白的個性養成期,大唐正處于政通人和的鼎盛時期,雖然他的生涯后期,安史之亂使這個強盛的國度完全走向衰敗,但李白的性格早已養成,他的性格當然影響他一生的創作,因此,李白的詩更豪邁、雄壯、寬闊,當然,也更明亮;李賀、李商隱的個性養成期,大唐已處于急速衰退的中晚唐,雖然唐憲宗朝也略略有一些回光返照式的繁華,時代也自然給他們兩個打上烙印,因此他們的詩更婉約,纖媚、狹窄,甚至有些晦暗。

唐詩閑讀:“病骨猶能在,人間底事無”

(李賀雕像)

再說出生地:李白出生地,一說是現在四川綿陽江油市青蓮鄉,一說是現在的吉爾吉斯斯坦托克馬克。因此他的性格中,沒有那么多責任、擔當,因此他活得更灑脫,一生我行我素;李賀和李商隱呢,他們的家鄉都在中原核心地區,一個在福昌昌谷,一個在滎陽,都在大唐東都洛陽近畿,更別說他們又都是皇室宗親的后裔,他們的性格中,天生就郁結家國天下,因此他們活得困惑不堪,一生都在糾結(雖然李賀和李商隱都不夠長壽,李賀焦思苦吟只活了二十七歲,李商隱似乎有家族原因,只活了四十五歲)。

唐詩閑讀:“病骨猶能在,人間底事無”

(李商隱小像)

所以我們不能要求李賀能做出雄闊的詩來,因為正如錢鐘書先生在《談藝錄》里說的那樣,李賀涉世未深,刻意為詩,是“寄意于詩之屈平”,“強為索隱,夢中說夢”,所以他的詩“詞詭調激,色濃藻密”,且“幻情奇彩,前無古人”。李賀同時也是極端敏感的人,因此他“于光陰之速,年命之短,世變無涯,人生有盡,每感傷低徊,長言永嘆”(《談藝錄》十四)。

唐詩閑讀:“病骨猶能在,人間底事無”

(錢鐘書《談藝錄》書影)

扯遠了,回到今天要讀的詩,我們今天要讀的詩,李賀創作于813年(就是李商隱出生的那一年),詩的標題《示弟》,全詩如下:

別弟三年后,還家一日余。醁醽今夕酒,緗帙去時書。病骨猶能在,人間底事無?何須問牛馬,拋擲任梟盧!

我們知道,813年,是李賀做奉禮郎的最后一年,這一年,他因為遷調無望(因為他并無進士出身),功名無成,哀憤孤激之思日深,加之妻子病卒,李賀因憂郁而致病情沉重,因此他請假回昌谷老家休養,這首詩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寫出來的。

唐詩閑讀:“病骨猶能在,人間底事無”

(歸家的李賀)

別弟三年后,還家一日余。這兩句很好懂,點明了詩作的時間,李賀長安三年,失意歸來,又病體沉重,這是無奈的,但又因為與親人的團聚,他深深感到寬慰與幸福,因此,他寫這首詩的開頭,用的是最平淡的語氣,平淡里,深情無限。

醁醽今夕酒,緗帙去時書。醁醽(讀lù líng):酒名。左思《吳都賦》:“飛輕軒而酌醁醽”李善注稱:“《湘州記》曰:湘州臨水縣有酃湖,取水為酒,名曰酃酒。盛弘之《荊州記》曰:淥水出豫章郡康樂縣,其間烏程鄉有井,官取水為酒,酒極甘美,與湘東酃湖酒年常獻之,世稱醁醽酒。”我們估且認為是當時的名酒吧;緗帙(讀xiāng zhì):淺黃色的包書布。李賀的弟弟并不因為詩人落泊歸來而表現得態度冷淡,仍拿出美酒共飲,手足情深的慰藉使詩人感到心安。但當詩人低頭再看行囊,別無長物,仍然是只有幾卷離家時所帶的舊書罷了,這又讓詩人倍增傷感。

唐詩閑讀:“病骨猶能在,人間底事無”

(病骨猶能在)

病骨猶能在,人間底事無?這是詩人的感慨,你看,盡管我身體不好,但我還活著,雖然活的病骨支離;這茫茫人間,又有什么事情不會發生呢?他一方面自我哀憐,一方面憤世疾俗。這是他三年為官生涯、人生際遇的教訓:辭家三載一事無成,索米王門兩手空空。

唐詩閑讀:“病骨猶能在,人間底事無”

(病骨猶能在,人間底事無)

所以,當他的弟弟問他關于前途的事情時,他故作通達地說:“何須問牛馬,拋擲任梟盧!”“牛馬”和“梟盧”是古代“擲五木”的博戲,“五木”器具兩頭尖,中間平廣,一面涂黑色,畫牛犢花樣,一面涂白,畫雉花樣。凡投擲五子皆黑者,名“盧”(勝采);白二黑三者曰“梟”(負采),詩人告訴自己的弟弟,人生就如擲“五木”,管他勝與負,扔就是了。這是詩人在人生敗局(為官無望、壽命不永)已定之時的悲憤之語,越說得通達和輕描淡寫,所要表達的悲憤就越深沉!

因為李賀的人生經歷與性格,我們看他寫詩,很少寫那種工穩之極的詩,清代黎簡在《李長吉集評》中說:“昌谷于章法每不大理會,然亦有進然者,須細心尋繹始見。”這首詩就是一首“章法井然”的詩,音韻和諧,對仗也很工穩,語言平平淡淡,近于大音希聲,大象無形……

唐詩閑讀:“病骨猶能在,人間底事無”

(李賀雕像)

這其實是李賀人生蹉跎之后,心中退意已生的作品,所以,這首詩不再奇肆詭譎,不再靈光飛轉,也不再鬼氣森森,他安靜下來了。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上一篇:唐詩閑讀:“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下一篇:唐詩閑讀:“半朽臨風樹,多情立馬人”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