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史大觀>> 詩詞歌賦

唐詩閑讀:“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2019年04月26日 21:24:16來源:今日頭條 作者:談藝錄 瀏覽數:558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在自然界中,冬天的雪最容易引起人的詩思。春天的風與花很美,可惜過于嫵媚,適合寫詞,如《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時了》或《浣溪沙·一曲新詞酒一杯》;夏天的雨與荷也很美,可惜過于熱烈,適合寫小說或劇本,如《紅樓夢》或《雷雨》;秋天的月與楓也很美,可惜過于浪漫,適合寫散文,如《秋聲賦》或《故都的秋》;冬天的雪卻與詩最配,因此,與雪相關的詩最多,詩意也最濃厚。

唐詩閑讀:“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雪霏霏)

雪本來就是簡簡單單、樸樸素素地鋪在大地之上,卻在雪下掩埋了豐富的大地與萬物,這跟詩很像,詩的文字有限,文字外的意思卻體味不盡。

關于雪的好詩太多,不能一一羅列。讓我說最讓人發呆的詩,我第一就選《詩經》的“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讓我選最孤獨的詩,我第一就選柳宗元的“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讓我選最驚艷的詩,我就選岑參的“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讓我選最溫暖的詩,我就選劉長卿的“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雄渾的雪如老杜的“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惆悵的雪如韓愈的“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就連俏皮的雪也有張打油的“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腫”,足以讓人會心一笑……

唐詩閑讀:“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雪擁藍關馬不前)

白居易也寫與雪相關的詩,可以選為最友愛的詩,如“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但白居易另有一首“單純”寫雪的詩,也很值得一讀,即《夜雪》,全詩如下:

已訝衾枕冷,復見窗戶明。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這首詩寫于唐憲宗元和十一年(公元816年)的冬天。這一年白居易45歲,前一年,他剛剛因上書要求嚴懲刺殺武元衡兇手而惹怒權臣(其實是惹怒了藩鎮力量)被貶到江州司馬任上,他被貶的理由很牽強:白居易的母親看花墜井而死,而白居易卻寫了《賞花》《新井》兩詩(實際上詩寫得很早),因此得了個罪名叫“有害名教”。

唐詩閑讀:“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九江的白居易像)

更有甚者,最初是商議貶他為刺史,后來又認為他的德行不配治理一州之地,因此只得了江州司馬的職司,我們只要想想稍早一點劉禹錫、柳宗元等的“八司馬”事件,就知道司馬這個職位有多強的懲罰性質了。這件事對白居易的思想打擊非常大,因此貶江州成為白居易一生做人準則的轉折點,此前他還想著“兼濟天下”,此后,就轉為“獨善其身”了,而這首小詩,就寫于這個關鍵的思想轉變期。

唐詩閑讀:“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詩意圖)

這是一首五言絕句,字面意思,二十個字就只寫雪,夜晚的雪。

已訝衾枕冷。首句點題,起得夠陡。因為詩人已經躺在床上準備休息了,所以他才會感到被子和枕頭都是冷的,不提“夜”字,但“夜”已在句中。白居易的詩是不識字的老嫗都能聽懂的詩,詩意不用多解釋,已經驚訝于被子和枕頭的寒冷,值得一提的是詩人沒有直接寫雪,先寫“冷”,冷到什么程度呢,蓋被子的時候,覺得被子都是冷的,躺在床榻上,覺得枕頭都是冷的,這當然是十分寒冷的天氣,這也是人的正常經驗,人們一般都會有冬天鉆到被窩里不愿伸腿的經歷,因為被窩的“深處”太冷了。這一句,從觸覺寫起。

唐詩閑讀:“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夜雪)

復見窗戶明。這句承接巧妙,詩意遞進,雪已隱隱約約就要出現了,但字面上仍然無雪。在深夜,在室內,能夠看到窗戶顯得格外明亮,是窗外的雪,映得窗戶更加明亮了,這也是平常人的生活體驗。這一句,從視覺寫起。

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這兩句轉、合有力,詩意又加深一層,雖然字面有雪,但卻仍然是側面描寫,夜更深了,時不時傳來竹子折斷的聲音,竹子為什么折斷呢,當然是雪下得太大了。會什么會聽到折竹的聲音呢,潛臺詞是詩人夜深難眠。由折竹的聲音,更襯托出雪的“重”,竹是因雪重壓折的。這兩句,又轉為從聽覺寫起。

唐詩閑讀:“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大雪壓竹)

一首小詩,詩人調動了觸覺、視覺、聽覺,把一場自然界的大雪寫得自然而生動,難道詩人真的是僅有字面的意思嗎?不是的,如果僅僅寫雪,他就不會“時聞折竹聲”了,因為“時聞”,既說有不間斷的折竹聲傳來,也說明他一定是夜深難眠的,折竹聲或許代指代更深的意思,比如:朝中不斷傳來不好的消息。這正如柳宗元在永州做司馬時寫《江雪》,他寫的也不是簡單的雪,是朝局大環境下的孤獨和寒冷。

唐詩閑讀:“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獨釣寒江雪)

白居易當然也不會只寫雪,因此我們前面寫“單純”時,加了引號。他一個人在江州睡不著覺,當然不僅僅是因為“衾枕冷”,還有更深層的東西:夜深天寒是自然環境,但實際上也指朝局環境,“折竹聲”固然有他謫居江州的清寒與孤冷,也應當有他其他朋友們的愁慘遭遇,在這一年,他最好的朋友元稹去做了通州司馬,劉禹錫在連州刺史任上,柳宗元在柳州刺史任上,可不是“時聞折竹聲”。

唐詩閑讀:“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雪壓竹斷)

但從字面上看,這又是一首單純的不能再單純的寫雪的詩,詩境平易,用詞淺淡,沒有雕琢之痕,這是白居易的高明之處。在隱藏真心的語言能力上,這首詩與柳宗元的《江雪》差相仿佛,甚至更加隱晦一些。《江雪》一詩,人們大多也只說是一首山水小詩罷了,看不出柳宗元深重的怨懟之心,想來,白居易該是從柳宗元的《江雪》那里,獲得了某種精神傳遞吧,詩人們眼里的雪,正是他們心底的冷。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上一篇:唐詩閑讀:“一看一腸斷,好去莫回頭” 下一篇:唐詩閑讀:“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