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導游陜西>> 地方戲曲

秦腔傳統劇《火焰駒》劇本

2019年04月18日 12:52:13來源:今日頭條 作者:西北梨園 瀏覽數:507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火焰駒》又名《賣水記》,秦腔傳統名劇,原為清代劇作家李芳桂創作之碗碗腔劇本。宋時,番邦北狄王造反,李彥榮奉命掛帥出征。朝中奸臣王強與兵部尚書李綬(李彥榮之父)不和,誣告李彥榮投敵,朝廷遂將李綬下入天牢,李家被滿門抄封,家人被趕出京城。李綬次子彥貴危難之中向居住在蘇州的岳父黃璋求援,黃璋卻冷目相向,悔婚退親。彥貴在無奈之中,靠沿街賣水度日,侍奉老母。一日,彥貴賣水被未婚妻黃桂英之丫環蕓香看見,蕓香引其與桂英相會,并約好夜晚在花園贈金。豈料三人舉動被家人王良發現,王將此事密告黃璋,黃璋命王良殺死蕓香,栽贓于彥貴,預知彥貴于死地。蘇州知府受賄,將彥貴判處死刑,秋后待決。李家連遭危難之事被販馬義士艾謙知曉,艾謙乘火焰駒日夜兼程,入番報信。彥榮領兵歸劫殺場,救出彥貴,合家團圓。此劇流傳久遠,版本甚多,現除演出本戲外,其中《賣水》《打路》《祭樁》等折戲亦經常單獨演出,《表華》《賞景》更是膾炙人口的馳名唱段。1958年,陜西省演出團(易俗社和三意社)攜《火焰駒》赴北京演出,譽滿京城。同年由長春電影廠拍攝成秦腔電影藝術片向全國發行放映,轟動一時。陳妙華、肖玉玲、孟遏云、周輔國、李應貞、肖若蘭、劉毓中、蘇育民、樊新民等主演,更是讓人難以忘懷。1999年西安青年秦腔藝術團(原西安三意社)攜《火焰駒》作為全國唯一臺傳統劇晉京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50周年獻禮演出,再度引起轟動。

場次

第一場 序幕

第二場 進讒

第三場 抄府

第四場 逃難

第五場 婚爭

第六場 賣水

第七場 園會

第八場 栽贓

第九場 訪友

第十場 盼子

第十一場 征途

第十二場 邊關

第十三場 打路

第十四場 祭樁

第一場 序幕

王強:(上)位壓朝班,領樞密,執掌兵權。(坐)老夫王強與宋為臣,官拜樞密使之職。北狄王興兵犯界,暗賄老夫如能割讓邊關五城,情愿息戰罷兵。那日正要奏明圣上,主持和議,不料兵部尚書李綬老兒,從旁作梗,又使長子彥榮,請纓北征,分明是與我為難,這口惡氣怎能咽他得下,是我密囑運糧官按糧不動,將這個孺子置之絕地,以泄此忿。

怎么出師已久,至今尚無消息?教人好生疑慮。

(旗牌官上)

旗牌官:出了北塞地,前來下密書,誰在這里?

家院:(上)到此何事?

旗牌官:特來下書。

家院:隨我來。(半圓場)

旗牌官:參見大人。(施禮)

王強:罷了,你奉何人所差?

旗牌官:運糧官所差,有密書呈上。

王強:呈來。

旗牌官:(遞密書)

王 強,下邊歇息。

旗牌官:謝大人。(下)

王強:運糧官有書到來,待我拆書一觀。(吹牌子)原是李彥榮因糧草斷絕,被困陰山,果然不出老夫所料,一定是降番無疑了。明早上朝不免參他一本,管教李綬老兒吃罪不淺,有口難辯。正是:有機幸可乘,無毒非丈夫。(冷笑下)

第二場 進讒

(四龍套,大內侍引宋王上)

宋王:干戈起北塞,時刻掛心懷。

(詩)八方風雨會中州,

偃武修文敷遠猷。

胡馬無端來犯界,

用張撻伐保金甌。

(白)寡人,大宋皇帝英宗在位,北狄王稱兵南犯,連破五城,曾命李彥榮掛帥北征,至今未有捷報到京,不知是何情由?侍臣!

內侍:奴婢。

宋王:開放龍門,群臣朝見。

內侍:遵旨。(退)萬歲有旨,文武上殿。

(王強、李綬、周信卿、盧宣同上,拜舞分坐)

眾:(同白)宣臣等上殿,不知有何國事議論?

宋王:李彥榮出師日久,至今無有捷報到京,寡人心甚不安,眾卿如有所聞,只管當殿奏來。

王強:萬歲,為臣昨接邊報,李彥榮已兵敗降番了。

宋王:(驚)此話可曾是實?

王強:為臣何敢妄奏,李彥榮戰陣無勇,兵敗降番,兵部尚書李綬匿而不報,必有逆謀,如不從嚴治罪,誠恐禍起蕭墻,后患不堪設想,還請萬歲以社稷為重,當機立斷!

宋王:李綬,奸臣!

李綬:(跪)

宋王:爾子投降番邦,匿不報聞。從前主戰,顯系另有逆謀,欺蒙寡人,那里容得,武士上殿。

內侍:武士上殿!

(四校尉急上分立兩旁)

宋王:武士們,將李綬推出午門斬首!

李綬:哎呀,萬歲,為臣有本面奏。

宋王:唗!事到如今,那有許多說的,斬!

(四校尉推李綬下)

周信卿:刀下留人,萬歲,為臣深知李彥榮素懷忠義,縱然戰陣失利,絕不肯屈節降番,辜負圣恩,臣愿以百口相保,萬勿聽信讒言,自壞長城。

社稷幸甚!

宋王:(沉思)我卿既以全家作保。姑準暫將李綬押赴刑部獄中,限期六月,查明詳情,再行處置。

周信卿:為臣遵旨。(領旨下)

盧宣:(看見王強使眼色)哎呀萬歲,李綬府第近在輦轂,他父子即已背叛朝廷,如容其家小仍留京師,難保不生他變,謹小慎微,古有明訓,如何處置,還請萬歲定奪。

宋王:王強聽旨!

王強:臣。(跪)

宋王:賜你御旨一道,速將叛臣府第查抄封鎖,李綬家小,勒令離京。

王強:(領圣旨)為臣遵旨。

宋王:(暗下)

王強:(唱二流)

在金殿我把御旨奉,(四校尉暗上)

查抄李府莫放松。

(白)馬來,馬來!

(王強上馬介,四校尉隨下。)

盧宣:(點首含笑,表示得意慢下。)

第三場 抄府

(周瑞菊引李夫人上)

李夫人:(唱慢板)

老爺在朝把君奉,

忠心耿耿輔圣明。

我兒領兵到邊境,

為國御敵請長纓。

但愿得早日凱旋把功慶,

一家團聚樂升平,

來在二堂且坐定,

等候老爺回府中。

李彥貴:(急上)頃刻生變故,報與母親知。(入內)

母親,大事不好了!

李夫人:我兒為何這樣慌張?

李彥貴:哎呀,母親,不知為了何事,王強帶領許多校尉,直奔府門而來,恐有不測之禍,這便怎處?

李夫人:噢……你們快快回避。(周瑞菊、李彥貴分下)(四校尉引王強急上)

王強:李氏聽旨!

李夫人:萬歲。(跪)

王強:皇帝詔曰:李彥榮兵敗降番,罪在不赦,李綬隱匿不報,顯系包藏禍心,與子同謀,已經系獄待罪,限期六月查明詳情,從嚴處置,著將叛臣府第皮抄封鎖妻孥勒令離京,欽此。

李夫人:這個……

王強:校尉們,將李綬家小,一齊逐出府外,勒令離京。

校尉等 啊!(分下,擁周瑞菊、李彥貴分上,連李夫人一并逐出,李夫人等恐慌急下。)

王強:校尉們,府門上鎖,回朝交旨!(下)

第四場 逃難

李夫人:(內唱箭板)

含悲淚離府第心如刀絞,

(周瑞菊、李彥貴攙李夫人上)

(接唱)

李彥榮竟是個不孝兒曹。

周瑞菊:(接唱)

奴的夫秉忠義誰不知曉,

李彥貴:(接唱)

分明是王強賊妒忌英豪。

(白)母親行了半日路程,也該歇息片刻,再行不遲。

李夫人:(點首,周、彥攙扶坐于路旁)咳!教我好恨!

李彥貴:事到如今,恨也無益,還望母親保重身體要緊!

李夫人:兒呀!盡怪你兄彥榮這個不肖奴才,忘卻家教,屈節降番,全家遭此大難,好不苦煞人也!(哭)

周瑞菊:(如有所感)哎,我的婆婆呀!

(唱二六)

勸婆婆忍耐莫傷慘,

媳婦有言聽心間,

你的兒素懷忠義有肝膽,

降番事實令人生疑團。

王強為人甚奸險,

只恐其中有屈冤。

有一日撥云把天見,

水落石出辨忠奸。

李夫人:話雖如此,只是你丈夫遠在邊關,杳無消息,你公爹身系牢獄,生死不保,王強一手遮天,有冤難伸,這便怎處?

周瑞菊:婆婆勿憂,暫且回到蘇州安身,我想黃吏部與咱家乃是兒女親戚,求他設法營救,必有良策!

李彥貴:嫂嫂言得極是,諒他也不能推辭!

李夫人:如此說來倒也可通,趕路要緊,攙娘來!

(唱搖板)

窮途末路誰憐念,

且回蘇州把身安。

黃吏部必然有高見,

諒他不能作旁觀。

(齊、同下)

第五場 婚爭

(蕓香引黃桂英上)

黃桂英:(唱二倒板)

清風徐來增涼爽, (轉慢板)

為遣情思賞秋芳。

花園里邊眼界廣,

勝似整日守閨房。

蕓香:(接唱原板)

滿園的花兒齊開放,

綠樹蔭濃細草長。

你看那紅似胭脂,

白如雪霜……

黃桂英:(接唱)

相輝映。

蕓香:(接唱)

處處爭姘,簇簇堆錦……

黃桂英:(接唱)

暗生香。

蕓香:(接唱)

這一旁碧玉生寒仙人掌,

黃桂英:(接唱)

那一邊嬌容帶醉秋海棠。

蕓香:(接唱)

木槿花兒并蒂放,

黃桂英:(接唱)

白蘭花一朵一朵開得賽琳瑯。

蕓香:(接唱)

這一叢花兒無俗狀,

黃桂英:(接唱)

它可與雪中寒梅雨后晚菊比容光。

蕓香:(接唱)

依我看姑娘你比它還俊樣,

芙蓉出水勝淡妝。

黃桂英:(略羞接唱)

你既然會說又會講,

我要把各樣的花兒問一場。

啥花白,啥花黃,啥花開得滿院香?

蕓香:(接唱)

玉簪潔白,荼縻黃,丹桂花開滿院香。

黃桂英:(接唱)

什么開花火紅樣?

什么開花在池塘?

蕓香:(接唱)

石榴開花火紅樣,

碧蓮開花在池塘。

黃桂英:(接唱)

什么開花在架上?

什么開花靠粉墻?

蕓香:(接唱)

紫藤開花在架上,

牽牛開花靠粉墻。

黃桂英:(接唱)

凌霄開花,

蕓香:(接唱)

高千丈。

黃桂英:(接唱)

薔薇開花,

蕓香:(接唱)

泛霞光。

黃桂英:(接唱)

雖然把樣樣的花兒都對上,

只可惜樣樣的花兒少比方。

蕓香:(接唱)

叫姑娘,你莫忙,

聽我把樣樣的花兒說比方,

海棠姐,紫薇郎,

牡丹的帳子芭蕉床,

繡球枕頭荷葉被,

窈窕淑女夢才郎。

(黃桂英追逐蕓香至亭前,蕓香站住)

蕓香:姑娘不要趕我,你看亭前的小鳥,飛來飛去,唧唧喳喳,是多么快樂呀!

黃桂英:(看小鳥介)

(接唱)

小鳥兒不住檐前叫,

比翼雙飛戀樹梢,(如有所思)

蕓香:(會意接唱)

你莫羨小鳥戀樹梢,

李公子早筑下金屋待阿嬌。(重句)

黃桂英:(伸手欲擰蕓香,蕓香躲過,跑至魚池畔上)你再胡說,小心你的嘴!

蕓香:姑娘,你看池中金魚,成雙成對,自由自在;是多么有趣啊。

黃桂英:(如有所感,接唱)

金魚金魚真可羨,

成雙成對水面玩。

心中暗把佳期盼,(蕓**)

蕓香:(笑,接唱)

單等那桂子飄香月兒圓。

抬花轎,到門前,

做新娘,戴花冠。

你莫急,你莫盼,

遲早總有那一天。

黃桂英:你真淘氣!(追逐)

蕓香:(正欲跑下,不料遇著黃璋,走進花園—愣)

黃璋:哼!(坐)

黃桂英:爹爹萬福!

黃璋:少禮坐了。

蕓香:參見老爺!

黃璋:不消。

蕓香:咳!(懷疑地退下)

黃桂英:爹爹來到花園,為何長吁短嘆,悶悶不樂?

黃璋:為父從前在京—念之差,不該將我兒許與李家。

黃桂英:此話從何說起?

黃璋:我兒那知,李彥榮北征失利,投降番邦,王樞密據實參奏,圣上大怒,將他父李綬問成死罪了!

黃桂英:噢……

黃璋:多虧戶部尚書周信卿出班保奏,才將李綬暫押刑部獄中,限期六月,查明定奪,如今李家滿門犯抄了!

黃桂英:(一驚)李老夫人和二公子今在哪里?

黃璋:勒令出京了!

黃桂英:爹爹,你是怎樣知道?

黃璋:現有王樞密書信在此。

黃桂英:待兒觀看。(黃璋將書信給黃桂英)

哎,好怪也!(唱二六)

想李家世代稱忠義,

事出意外費猜疑。

莫不是王強暗中施奸計,

只怕其間有蹺蹊?

(白)爹爹,王強為人十分奸詐,此事未可輕信。

黃璋:女孩兒家曉得什么。

(奪過書信)

王良:(上)稟老爺,我家李姑爺來拜謁!

黃璋:敢是那李彥貴?

王良:正是我家李姑爺。

黃璋:他來的倒也湊巧,命他在客廳等候,老夫隨后即到。

黃桂英:爹爹!

黃璋:嗯!不必多言。為父自有安排。

(急下)

云香:咱們且到屏后竊聽,看老爺怎樣安排?

黃桂英:如此快走。(同下)

王良:(王良上)有請李姑爺。

(李彥貴上)

李彥貴:(唱搖板)

悶坐半晌心慌亂,

不知怎樣把話傳?

(白) 你家老爺怎樣吩咐?

王良:請你在客廳相見。

李彥貴:如此前邊帶徑。(半圓場,黃璋暗上)

岳父在上,小婿參拜。(施禮)

黃璋:噢,李彥貴,坐了。

李彥貴:謝座。 (坐介)

黃璋:何時回來?

李彥貴:昨日回蘇。

黃璋:今來見我有得何事?

李彥貴:岳父容稟!

(唱二六)

家遭大禍封府第,

回到蘇州把身棲。

來投岳父問主意,

還請設法辨冤屈。

黃璋:此事非同小可,我也無能為力。(王良暗上給黃璋遞銀兩)這是二十兩銀子,拿去。

李彥貴:多謝岳父。

黃璋:李彥貴,你我從今以后,不必這樣稱呼了。

李彥貴:噢!這個……

黃璋:這個什么,如今你是被罪之人,常來常往,多有不便,我看咱這兩家親事么……以后也就不必再提了。

李彥貴:啊岳父莫非你要悔婚?

黃璋:情勢如此,這也是出于無法。

李彥貴:這門親事,原是你親自上門求的!

黃璋:是呀,今日也是我親自向你退的。這二十兩銀子,便是退婚之禮,你拿上走。

李彥貴:(摔銀在地)哎,好氣也!

(唱七棰)

你不該失信義將親昧了,

見我家遭禍事忘卻故交。

到今日我雖然窮途潦倒,

大丈夫豈容你下眼來瞧。

(拂袖而去)

黃璋:(接唱)

事到如今還高傲,

在老夫面前竟撒刁。

(白)哼!太不自量。(拾起銀子冷笑)(黃桂英、蕓香從屏后轉出)

黃桂英:爹爹,李公子來到咱家,不分皂白,糊里糊涂就與人家退婚,如此無情,難道都不怕旁人議論啊!?

黃璋:哎,女兒呀!

(唱二六)

叫女兒聽父說仔細。

人生作事貴知機,

他如今滿門犯抄大勢去,

我豈肯跟上他沾污帶泥。

黃桂英:(接唱)

爹爹講話欠思慮,

說什么跟上他沾污帶泥。

想從前千方百計把婚許,

難道說為了獻殷勤求提攜。

黃璋:(接唱)

許婚姻原為光門第,

與叛逆結親有何益?

黃桂英:(接唱)

降番事還未見底細,

六個月為何等不及?

黃璋:(接唱)

王樞密參奏有實據,

八個月也難變為虛。

黃桂英:(接唱)

此事還須多計議,

莫使兒終身無所依。

黃璋:(接唱)

另在高門選佳婿,

免得我兒受委屈。

黃桂英:(接唱)

縱然受屈兒愿意,

誓不與他人做夫妻。

黃璋:蠢才!

(接唱)

此事由我不由你,

梧桐樹豈容烏鴉棲。(齊,拂袖下)

黃桂英:(伏案哭)

蕓香:姑娘,姑娘!哭也無益,總應該想個法子。

黃桂英:我如今方寸已亂,茫而無計,如何是好?

蕓香:依我之見,還是先將李老夫人尋著,把你的心事告知與她,再送些銀錢,使他母子暫為度用,日后水落石出,自有相會之期,不知姑娘你意下如何?

黃桂英:如此甚好,就煩妹妹替我代勞。

蕓香:事不宜遲,我便去了。(下)

黃桂英:(唱搖板)

老爹爹他為人從來勢利,

見李家遭禍事變了面皮。

到此時卻教我難以為計,

且等候小蕓香來報消息。

(恨望良久,慢下)

第六場 賣水

(李彥貴上)

李彥貴:(唱二六)

離京地回蘇州無處立站,

母子們在廟堂暫把身安。

恨黃璋太勢利舊情不念,

我縱然身受苦不乞人憐。

(白)昨日街鄰給我一副桶擔,言說賣水可以度日,不免挑起桶擔,前往河灣取水便了!

(唱慢板)

這樣事自幼兒何曾做慣,

(夾白)老娘親!……

看見那過往人瑟縮不安。

為生活我只得挑起桶擔,

且到那河灣里取水賣錢。(下)

第七場 園會

(蕓香引黃桂英慢上。)

蕓香:(唱二六)

小蕓香扶姑娘花園游玩,

黃桂英:(接唱)

尋不見老夫人我心不安。

蕓香:(接唱)

到明天我再去仔細打探,

黃桂英:(接唱)

這件事還望你多費周旋。

小鳥兒哀鳴聲不斷,

它好像與人訴屈冤。

是何人將你們雙雙拆散,

看起來你與我同病相憐。

(重一句)

蕓香:(接唱)

勸姑娘英要再傷感,

賞一賞風光解愁煩。

你看這點水蜻蜒上下飛翻……。

黃桂英:(接唱)

我無心看。

蕓香:(接唱)

還有那戀花蝴蝶,

往來旋轉……

黃桂英:(接唱)

我不喜歡。

蕓香:不要聽鳥聲了,咱們看魚走! (拉黃桂英,魚池畔邊)

黃桂英:(接唱)

金魚呀,金魚呀!

魚兒結伴戲水面,

落葉驚散不成歡。

我好比鏡破月缺誰憐念,

不知何日得團圓?

蕓香:(接唱)

勸姑娘且把愁眉展,

鏡破月缺可重圓。

豈不聞好事多磨終有盼。

來來來,同上翠樓把景觀。(下)

(李彥貴挑水擔上)

李彥貴:(唱二六)

這重擔壓得我渾身是汗,

穿大街越小巷行步艱難。

我這里放水擔暫且歇緩,(發現花園)

是誰家這一座大好花園?賣水來。

(坐,用草帽扇涼)

(啟二幕,黃桂英悶坐樓內,蕓香憑欄眺望)

蕓香:(唱二六)

上得樓來用目看,

李彥貴:賣水來!賣水來!

蕓香:(看見李彥貴)呀……

(接唱)

原來是他坐一邊。

我說人隔千里遠,

卻怎么近在眼面前,

(白)姑娘你看那邊有一處好景!

黃桂英:(略看)原是一個賣水的。

蕓香:你仔細看!

黃桂英:怎么是他!(向前一閃)

蕓香:(擋)小心跌下去。

黃桂英:他怎么賣了水了?(擦淚)

蕓香:姑娘不必啼哭,將李公子喚進花園,把你的心事,告訴與他,然后設法周濟,也就是了。

黃桂英:這個……別人看見,如何是好。

蕓香:買水澆花,事屬平常,你在假山下等候,我便去了。

(下樓介)

黃桂英:蕓香!(下樓在假山旁邊停立)

蕓香:(山角門介)喂!賣水的把擔子挑進花園,我家要買水澆花。

李彥貴:(回顧)

蕓香:叫你呢!

李彥貴:噢!前邊帶徑了!

(唱二六)

我只說這擔水無處變賣,

幸遇著愛花人將它買來。

蕓香:(接唱)

園中花漸枯干等水灌溉,

管保你此一去多賣錢財。

蕓香:(向李彥貴招手)

李彥貴:就來。(入角門介)小姑娘將水澆在哪里?

蕓香:澆在桂花樹下。

李彥貴:是是是! (正欲澆水,發現黃桂英)

我這水不賣了。(轉身欲走)

蕓香:此花非你的水澆它不活,為何又不賣了。

李彥貴:(氣憤地)桂花樹十分高貴,我的水太濁,不配澆它,請到別處去買。

(又欲走)

蕓香:(攔阻)公子留步,我家姑娘有肺腑之言相告,你何必如此固執。

李彥貴:(放下水擔)這才奇了。(怒立一旁)

蕓香:姑娘有話只管去講。

黃桂英:(羞怯地)蕓香,你與他說去。

蕓香:這是你的正事,小丫環怎敢代替。

黃桂英:(踟躕不前)好不難煞人也!

(唱搖板)

今日見面非容易,

千言萬語無從提,

走上前來先施禮,(蕓香暗下)

李彥貴:哼!(不理睬)

黃桂英:(接唱)

勸公子莫上氣且展雙眉,

只因你兄蒙罪戾,

王強辭媒來威逼。

李彥貴:(接唱)

我兄平素懷正義,

豈肯屈節降外夷。

咱兩家已斷絲蘿形同陌路絕親誼,

命丫環喚我為怎的?

黃桂英:公子……

(接唱)

你那日摔銀揚長去,

我父女爭吵辯是非。

他縱然不念舊情義,

我愿效鴛鴦永結同心立志不做他人妻。

曾命丫壞尋找你,

府第封閉無人知。

我為你深閨常憂郁,

我為你淚濕青羅衣。

黃桂英并非薄情女,

此心耿耿暫不移。

今見面不容說仔細,

冷語冰人太慘凄。(擦淚)

李彥貴:噢……(接唱)

聽小姐講出肺腑語,

為我憔悴受委屈。

小姐堅貞有志氣,

李彥貴也非負義的。

黃桂英:(接唱)

公子有情我有義,

形跡雖疏……

李彥貴:(接唱)

心如一。

黃桂英:(接唱)

海枯石爛情不易,

(王良暗上藏于石后**)

黃桂英

(合唱)

李彥貴

我和你,…患難與共,生死相依,永世不離。

(擁抱,蕓香暗上)

蕓香:姑娘,(黃桂英、李彥貴一驚,分立)

(接唱搖板)

李老夫人尚在堂,

一家三口缺米糧。

憑他賣水難供養,

還請姑娘作主張。

(王良傾耳偷聽)

黃桂英:(接唱)

今晚黃昏月初上

柳蔭下贈銀兩……

蕓香:(接唱)

表一表你的心腸。

(對李彥貴)公子,今晚黃昏,柳蔭之下……

李彥貴:(點首)記下了。

黃桂英:蕓香,將水澆在樹下,送公子出園。

(蕓香、李彥貴倒水澆樹介)

蕓香:李公子,這擔水未賣分文,回去該用什么?

李彥貴:哎,這個……

黃桂英:這是指環一只,送與公子。

(蕓香轉交李彥貴)

李彥貴:多謝小姐,告辭了。(挑起桶擔欲走)

蕓香:公子,柳蔭之下……

李彥貴:(點頭慢下)

黃桂英:(目送李彥貴出園,發愕)

蕓香:李公子已走遠了,同回繡閣。

(扶黃桂英慢下)

(王良從石后跳出來,東瞻西望 )

王良:哼!這還了得!

(唱二六)

適才間在石后耳聞目見,

約今晚柳蔭下暗贈銀錢。

到書房與老爺講說一遍,

方顯得我替他常把心耽。

(半圓場,白)有請老爺。

(黃璋暗上)

黃璋:何事?

王良:小人有話稟知老爺,只恐……

黃璋:只恐什么?

王良:只恐老爺怪我多嘴!

黃璋:有話只管講來。

王良:老爺請聽!(撲燈蛾)

小人去到花園,迎到了姑娘丫環。

黃璋:(表示太平常)

王良:李彥貴也在當面,小蕓香從中周旋。

黃璋:啊!這個小賤人,周旋什么?講!

王良:她們低言小語說了一大串,總是不忘前緣。

黃璋:還有什么?快講。

王良:約定今晚……

黃璋:(一把拉住王良)今晚怎么樣?

王良:今晚角門外邊相見,楊柳樹下暗贈銀錢。

黃璋:(憤恨)氣煞我也,氣煞我也!

王良:此事傳到王樞密耳畔,只怕與老爺要惹禍端。

黃璋:如此大膽,這還了得,王良附耳來!

(耳語)

王良:(驚恐)老爺,這事 ……

黃璋:事成之后,老爺重重有賞。

王良:小人遵命。(暗下)

黃璋:(冷笑下)

第八場 栽贓

(起更,王良持刀慢上,左右搜門,藏于樹后,蕓香李彥貴分上)

蕓香:(唱搖板)

約定黃昏贈銀兩,

望不見公子在那廂?

這半晌無有人來往,

等的我心中好著慌。

(二人摸索前行)

蕓香:李公子在那里?

李彥貴:丫環姐在那里?

(王良跳去,一刀殺死蕓香,李彥貴聞蕓香慘呼一聲,轉身欲逃,被王良揪住)

王良:那里走!

李彥貴:(驚慌地)這這這是何意?

王良:(不理睬)來人啊!李彥貴偷盜財物,殺死丫環,速報老爺得知。

(四家丁持燈籠引黃璋上)

黃璋:(行至李彥貴面前)噢,原來是你,綁了,你為何殺人行兇?

李彥貴:我我我何嘗殺人!

王良:(拾起鋼刀)現有兇器在此。

黃璋:兇器在此,還敢抵賴,將他送往蘇州府衙,按律治罪。

李彥貴:我才明白了!

(唱七棰帶板)

黃璋賊你真與豺狼一樣,

父女們設詭計陷害善良。

此一去到公堂要把理講,

豈容你奸險輩無故栽贓。

黃璋:押上走!

李彥貴:好賊呀!(四家丁押李彥貴下)

黃璋:王良,多帶銀兩前往府衙打點,總要李彥貴一死,速去!

王良:遵命。(下)

黃璋:(看蕓香死尸)哼!自尋死路。

(冷笑下)

第九場 訪友

(四伙伴引艾謙上)

艾謙:(唱浪頭)

來往北國把馬販,(齊)

(白)愚下艾謙,販馬為生,昔年生意虧折,多蒙兵部李老爺幫助銀兩,重理舊業,今從北國販得良馬百匹,獲利定然豐厚,意欲進城訪友一回,眾伙伴!

眾伙伴 (同白)艾爺。

艾謙:俺要進城訪友,天色已晚,你等將馬趕至店內,好生喂養,俺便去也!

(接唱)

幸喜平安轉回還。

暫且辭別眾伙伴,(拱手)

進蘇州會良友細把心談。(下)

伙伴甲 艾爺進城訪友,將馬趕至草坡。

伙伴乙 啊!(作驅馬介,同下)

第十場 盼子

(周瑞菊扶李夫人上)

李夫人:(唱慢板)

黃昏時彥貴兒花園前往,

周瑞菊:(接唱)

到此時不見回所為那樁?

李夫人:(接唱)

莫不是花園外有人來往,

小丫環她不敢透露行藏。

周瑞菊:(接唱)

莫不是黃小姐情深義廣,

敘衷腸忘卻了更深夜涼。

李夫人:(接唱)

眼看更漏盡東方發亮,

周瑞菊:(接唱)

婆媳們苦盼望意亂心慌。(馬鳴)

李夫人:(接唱二六)

煙霧里有人影仔細觀望……

周瑞菊:(接唱)

因何故馬如飛形跡倉皇?

艾謙:(上唱浪頭)

實可嘆二公子遭受冤枉,

公堂上定死罪勒寫招詳,

飛馬來到廟門上,(齊,下馬介)

(白)那旁可是李老夫人?

李夫人:正是老身。

艾謙:給老夫人叩頭。

李夫人:慢著,你是何人?

艾謙:小人艾謙,老夫人可曾記得?

李夫人:噢,原來是艾壯士,到此何事?

艾謙:哎呀老夫人,小人昨晚在大街市上,看見二公子彥貴,被黃府家院鎖拿送官。

李夫人:(吃驚)因為何事鎖拿送官?

艾謙:小人親往蘇州府衙探問,乃是黃璋誣賴公子,偷盜財物,殺死丫環,因此拿見知府,屈打成招,已定成死罪了。

李夫人:罷了兒呀!(昏倒)

(艾謙、周瑞菊攙扶)

周瑞菊:婆婆

醒得。

艾謙:老夫人

周瑞菊:你這人好莽撞!

艾謙:我真莽撞!

周瑞菊:婆婆

醒得!

艾謙:老夫人

李夫人:我的受苦的兒呀!

(唱七捶代板)

我只說黃桂英情深義廣,

有誰知她才是蛇蝎心腸,

悔不該命我兒輕身前往,

到如今活活的悔煞老娘。

艾謙:老夫人,此事非同小可,依我之見,還是速往邊關,與我家大公子傳信,必有營救之策。

李夫人:哎!這個不肖奴才,已經投降番邦,提他則甚。

艾謙:老夫人,你錯怪了,小人從北國販馬回來,路過邊關,得知我家大公子并未降番。

李夫人:怎么他……未降番?

艾謙:乃是王強奸賊假報軍情,陷害忠良。

李夫人:好奸賊!你害得我一家好苦呀!

周瑞菊:婆婆,你兒既未降番,若能得他回來,我那彥貴兄弟就有了活命了。

李夫人:好糊涂的媳婦,你丈夫遠在邊關,一時怎能回來呀?

艾謙:老夫人勿憂,小人情愿前去傳信。

李夫人:但不知何日決囚?

艾謙:八月中秋!

李夫人:路途遙遠,怎能等他得及?

艾謙:說是夫人你來看,……(指馬介)我這匹坐驥名叫火焰駒,身高力壯,日行千里,我不分晝夜,兼程而進,何愁不能按期回來。

李夫人:如此受我婆媳一拜了。

艾謙:老夫人不必如此。(同拜)

李夫人:(唱七棰代板)

你真是飛將軍從天下降,

去傳信我全家感戴不忘。

艾謙:(接唱)

老夫人不必那樣講,

見義勇為理應當。

千萬珍重把心放,(上馬介)

俺不分晝夜奔邊疆。(急下)

李夫人:(接唱)

艾謙義氣高萬丈,

但愿彥榮早還鄉。

(白)黃桂英,我把你狠毒的賤人!

(周瑞菊攙扶下)

第十一場 征途

(艾謙急上,作馳馬飛奔介)

艾謙:(唱浪頭)

跨下的火焰駒四蹄生火,

正奔馳又只見星稀月落。

加一鞭且從那草坡越過,

驚動了林中鳥離卻巢窩。(下)

第十二場 邊關

(李彥榮戎裝慢上,聞天空雁聲,觀望良久,如有所感)

李彥榮:我已修表進京,卻怎么數月之久,杳無音信,好不悶煞人也!

(唱浪頭接塌板)

北狄王逞干戈強施蠻橫,

請長纓奉君命領兵北征。

到邊關克五城旗開得勝,

王強賊斷糧草軍心不寧。

破重圍多虧了將士用命,

只殺得北狄王求和罷兵。

進名驥丹鳳駝永不犯境,

又獻出王強賊密書一封。

(周劉二將暗上)

方知曉狗奸賊通敵行徑,

和議成修表章報捷帝京。

卻怎么數月久未見詔命,

莫不是王強賊又把計生。

這件事倒教我疑惑不定,(遠望)

對關山望古道感慨無窮。

見一騎快似箭塵沙飛動。

想必是有圣旨來到邊庭?

(白)二位將軍,你看那人飛馳而來,莫非欽差到了?

周將軍:定是欽差到了,一同迎上前去,(半圓場)

劉:(艾謙急上,跌下馬,周、劉二將攙扶)

李彥榮:原是艾鄉親到了?

艾謙:參見帥爺!(作腿酸下跪艱難介)

李彥榮:(攙起艾謙)艾鄉親你從那里來,為何成了這般光景?

艾謙:俺從蘇州來,乃是專為你家之事。

李彥榮:我家有何大事?

艾謙:帥爺請聽! (唱頭浪)

可恨那王強賊欺君罔上,

誣奏你在邊疆降了番邦。

李彥榮:好賊呀!

艾謙:(接唱)

萬歲爺聽讒言御旨下降,

立刻將太老爺綁赴法場,

李彥榮:王強,本帥與你誓不兩立。以后怎樣?往下講來!

艾謙:帥爺!(接唱)

有戶部周老爺立下保狀,

限六月查明后再論短長。

下天牢太老爺遭受冤枉,

太夫人回蘇州住了廟堂。

李彥榮:(接唱)

我的父系天牢遭受冤枉,

我的母住廟堂受盡恓惶。

為國家守邊關把煙塵掃蕩,

(白)萬歲!

(接唱)

你為何聽讒言委屈忠良。(擦淚)

艾謙:帥爺!(接唱)

勸帥爺莫傷心再聽我講,

李彥榮:(接唱)

還有何重要事細語端詳?

艾謙:(接唱)

賊黃璋他也把天良盡喪,

昧婚姻殺丫環誣賴栽贓。

因此上二公子身陷羅網,

定死罪中秋節命喪法場。

李彥榮:(接唱)

聽說是彥貴弟身陷羅網,

不由人一陣陣痛斷肝腸。

我有心回朝去面見圣上,

怎奈我守邊關身在戎行。

艾謙:哎呀帥爺,二公子已定死罪,八月中秋便要處斬,事不宜遲,還請帥爺速作主張。

李彥榮:這個……

周將軍:元帥!王強誣你降番,若不回朝辨明冤枉,六月期滿,豈不是將假成真。

劉將軍:八月中秋轉眼即到,倘再猶豫不決,二公子性命休矣。

李彥榮:也罷,搭救兄弟性命要緊,還是先回蘇州,然后回朝面君,有王強通敵密書為證,何愁此賊不除。

艾謙:帥爺,中秋決囚,轉眼即到,此去蘇州還隔幾千里路程,我有火焰駒日行千里,尚可如期趕回。帥爺你是怎樣的回去?

劉將軍:那卻無妨,北狄王獻來丹鳳駝一匹,日行一千余里,勝過你那火焰駒,待末將備來。

李彥榮:作速備來。

劉將軍:遵命。(下)

李彥榮:這是周將軍!

周將軍:元帥!

李彥榮:我今去后,軍中大事,交你執掌,寧要小心。

周將軍:末將記下了。

(劉將軍牽丹鳳駝暗上)

劉將軍:鞍馬齊備,請元帥登程。

李彥榮:(向艾謙)你我一同啟程了!

艾謙:如此請。(各作上馬介)

李彥榮:(唱代板)

艾鄉親策馬前開徑,

艾謙:(接唱)

名驥駿馬并追風。

周將軍

送帥爺。

劉將軍

李彥榮:免。(分下)

第十三場:打路

黃桂英:(內唱箭板)

黃桂英離府第為祭夫婿,

(急上,搜門橫跌)

(接唱)

背爹爹瞞仆婢無有人知,

到此時我還要堅守信義,

忍不住傷心淚濕透孝衣。

(滾白)桂英易紅妝,私自奔法場,

要將心腹話,當面告李郎。

(接唱攔頭)

老爹爹嫌貧窮暗用毒計,

卻教我跟著他蒙受冤屈,

此一去到法場說明來歷,

我情愿拼性命用表心跡。(下)

李夫人:(內白)媳婦隨上些!

(李夫人、周瑞菊同上)

(唱二六)

黃桂英他父女暗設毒計,

賴人命害我兒實在慘凄。

周瑞菊:(接唱)

有艾謙去傳信前往北地,

到如今無音信令人生疑。

李夫人:(接唱)

走得我眼昏花喘不過氣,(跌倒)

周瑞菊:(接唱)

見婆婆倒塵埃暗自悲啼。(暗擦淚)

(白)婆婆,敢是走得累了?

(攙扶坐在地上)

李夫人:唉!霎時心跳氣喘,兩腿酸痛,實實走不動了(發現竹籃)媳婦竹籃內邊放的何物?

周瑞菊:乃是給我兄弟準備下的米食面餅。

李夫人:好糊涂的媳婦,事到此時他怎能吞食得下。

周瑞菊:(看天色)哎呀婆婆,眼看天色不早,倘若一步去遲,只怕看不見我那彥貴兄弟了。

李夫人:噢!如此,你我快走!

(唱帶板)

滿目中盡都是荊天棘地,(走場)

周瑞菊:(接唱)

也只好忍悲淚強把步移。

黃桂英:(急上接唱原板)

自幼生長閨閣里,

出門不辨路東西,

(發現李夫人婆媳)

走上前來忙施禮,

望媽媽你與我引路指迷。

周瑞菊:婆婆慢走,有人問話。

李夫人:噢,大姐喚我作甚?

黃桂英:請問媽媽,殺人法場,是在那里?

李夫人:我婆媳也是往那里去的,你隨著后邊來吧!

黃桂英:媽媽,我的事急,請媽媽告知與我,我要先行。

李夫人:哎!你比我還急,我且問你,你往法場,所為何故?

黃桂英:前去祭樁。

李夫人:你祭何人?

黃桂英:我祭李家二公子。

李夫人:(懷疑地)你祭哪個李家二公子?

黃桂英:就是兵部尚書的二公子李彥貴。

李夫人:哦!他是你的什么人?

黃桂英:他是……我的丈夫!

李夫人:(顫抖地)啊!你就是黃桂英?

黃桂英:正是。

李夫人:(狠狠地擊一掌)我今日才見著你了!

(箭板轉浪頭)

你父女定下牢籠計,

要害彥貴一命畢。

今見面豈肯饒恕你。(舉杖打介)

黃桂英:(抓住竹杖不放)

李夫人:(接唱)

打死你與他報冤屈。

黃桂英:(怒)老媽媽這就不是,我向你問路,你說也罷,不說也罷,為何開口便罵!執杖便打,真是豈有此理。

(把杖一推,李夫人幾乎跌倒)

李夫人:我和你就不講理!(喘噓)

黃桂英:哎呀媽媽……

李夫人:誰讓你叫媽媽?

黃桂英:(發愕)

周瑞菊:黃小姐,你可知她是何人?

黃桂英:她是何人?

周瑞菊:她便是李二公子生身之母,李老夫人!

李夫人:哎,誰叫你告訴她。

黃桂英:噢……哎呀我的婆婆。(往前一撲)

李夫人:哼,誰是你的婆婆!

黃桂英:哎……(滾白)我叫叫一聲婆婆呀婆婆!只因我父嫌貧愛富,昧卻婚姻,是我心中不愿,約他花園贈金,誰知事出意外,就惹下這場大禍了!

(接唱攔頭)

勸婆婆且壓心頭氣,

聽兒把話說仔細,

我的父差人殺了蕓香女,

嫁禍公子把命逼。

兒女流無有救夫計,

誓同生死志不移。

背爹爹私自離府第,

到法場祭樁明心跡。

今日中途巧相遇,

婆婆呀,

你打死兒媳我也不冤屈。

李夫人:(接唱)

實難得我兒有志氣,

(白)我的賢德的媳婦呀!

(接唱)

如此節烈世間稀。

為娘今日錯打你,

教我兒平白受委屈。

(白) 怪我一時氣憤,將我娃錯打了。

(攙起黃桂英)

黃桂英:哎呀,婆婆,午時快到,倘若一步遲慢,就見不著你那兒子了。

李夫人:著著著,你我快走。(同下)

第十四場:祭樁

李彥貴:(內唱箭板)

李彥貴:今世里含冤到底!

(四劊子手架李彥貴急上)

(白)我并未執刀殺人,競將我問成死罪,斬首法場,黃桂英,你父女害得我好苦啊!

(接唱)

設詭計買官府來把命逼。

縱然間鋼刀響人頭落地,

我要到陰曹府去喊冤屈。

(內白)監斬官到。

(劊子手扶李彥貴坐于樁下)

(八兵卒持槍刀引監斬官上)

監斬官:奉命決囚犯,兵衛要森嚴。

(入坐)劊子手!

劊子手:啊!

監斬官:今年決囚不比往常,準其犯人至親厚友前來祭奠,午時三刻,便要行刑!

劊子手:法場以外人等聽著,監斬官有命,犯人上樁,準其至親厚友,前來祭奠,午時三刻便要行刑。

(李夫人、周瑞菊、黃桂英同上)

李夫人:兒呀!

罷了(同至李彥貴身旁)

周瑞菊:兄弟!

黃桂英:(欲前又退,略思,膝行撲到李彥貴面前。)

李夫人:(緊七錘代板)

見我兒上了綁心肝疼爛,

(喝場)我的彥貴兒呀!

周瑞菊:(喝場)我的兄弟呀!

黃桂英:(喝場)我的……我的我呀……

周瑞菊:(接唱)

恨官府受賄賂把人屈冤。

李夫人:(接唱)

彥貴兒將娘再望一眼,

周瑞菊(接唱)

見此情好一似心如油煎。

李夫人:兒呀

(同白)醒得!

周瑞蓮:兄弟

李彥貴:(微醒,左右望介)母親!

李夫人:兒呀!

李彥貴:嫂嫂!

周瑞菊:兄弟!

李彥貴:(向李夫人)孩兒遭此不白之冤,再不能常侍膝下,堂前行孝了!

李夫人:兒啊!

李彥貴:(向周瑞菊)嫂嫂,從此以后,還望替我多在母親面前行孝,為弟縱死九泉,也是感激不盡!

周瑞菊:兄弟!

李彥貴:(看見黃桂英)她是何人?

李夫人:她是你的妻黃桂英。

李彥貴:噢……怎么她是黃桂英!

黃桂英:公子。

李彥貴:(氣憤地,伸足踢倒黃桂英)賤人!

(唱浪頭)

恨不能一足踢死你,

休要再用假意來把人欺。

李夫人:此事乃是她父之過,不要錯怪與她。

黃桂英:我的公子……

(唱攔頭)

叫公子莫上氣容忍須臾,

且聽我黃桂英表明心跡。

花園里約贈金原是好意,

有誰知出意外反把禍遺。

雖然說我的父有心害你,

還怪我太大意作事不密。

今日里即到了這步田地,

黃泉下等候你一處同棲。

(亮匕首)

劊子手:(奪去匕首,扯住桂英)稟老爺時刻已到。

監斬官:開刀!

(劊子手逼退李夫人等)(擂鼓)

(劊子手解下李彥貴,推至臺中跪下,將要舉刀行刑,艾謙跳出架刀,踢倒劊子手)

(李彥榮暗上怒立一旁)

監斬官:膽大的狂徒,竟敢擅闖法場,該當何罪。

李彥榮:本帥李彥榮在此。

(艾謙與李彥貴松綁)

監斬官:(下座)原是李元帥,下官奉命決囚,怎敢擅自停刑。

李彥榮:此乃黃璋陷害,知府受賄,冤枉好人,罪及無辜,明日回朝面君,查明情由,再與贓官算帳,此事有本帥一面承當,與你無干!

監斬官:是…… (引劊子手、兵卒等暗退)

李彥榮:參見母親。

李夫人:兒呀,你才回來了,王**賊害得我一家好苦!

李彥榮:母親不必傷悲,孩兒明日便要回朝面君,與我爹爹和兄弟明冤,請母親進城歇息,與兄弟壓驚。

李夫人:如此甚好,媳婦! (拉黃桂英)

黃桂英:婆婆!

李夫人:(拉李彥貴)孩兒!

李彥貴:母親。

李夫人:艾恩人!(同跪)

艾謙:不敢,老夫人請起。

李夫人:大家一同進城。

艾謙:老夫人前行。 (李夫人等先下,李彥榮攜艾謙后下)

(幕落)

——劇終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下一篇:秦腔丑角戲《窮樂觀》唱詞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