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教視窗>> 三秦回眸

張君祥:西安解放的兒時記憶

2019年05月12日 11:07:25來源:西安晚報 作者:張君祥 瀏覽數:1301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日子過得真快,西安解放時,我還是個十一歲的娃,如今已成了八十多歲的老漢。孩時記的事,到老都忘不了。

趕走駐扎在馬鞍橋村的“錘頭隊”

此事發生在臨近灞橋火車站的馬鞍橋、汪新寨、南牛寺、郭渠這一帶。

1949年春,潰敗下來的國民黨軍,成群結隊,沿著華清公路西逃。還有一些掉隊的傷兵,有的拄著拐杖,跛腰失胯地走著;有的繃著繃帶,焦頭爛額地西行。別看這些被解放軍打得潰不成軍的殘兵敗將,欺辱老百姓卻是很有本事。

靠近公路的村莊,常遭這些敗兵的干擾,他們見人拉人,見牲畜拉牲畜。我家的“黑烏嘴”騾子,被一群逃兵強行拉走。馬鞍橋村駐扎的“錘頭隊”,更是窮兇極惡,經常到臨近村莊拉人要糧,一進村見人不是打就是罵,鬧得村子里雞犬不寧。

【文化周刊】西安解放的兒時記憶

西安解放時,市民在街道上歡迎解放軍。(資料圖片)

何謂“錘頭隊”?

“錘頭隊”實際是國民黨在廣東的部隊,在河南吃了敗仗,被解放軍繳了械,釋放了回來,手里沒槍,只剩下兩個錘頭,被群眾稱之為“錘頭隊”。

“錘頭隊”沒上河南前就在馬鞍橋駐扎著,上前線之前,就把該村王吉成等五名青壯年拉去當差。吃了敗仗回來后,雖然手中沒搶,但他們自認是“國家功勛”,在老百姓面前更是耀武揚威,甚至欺壓百姓,調戲婦女。

有一次,“錘頭隊”的兩個兵來南牛寺我家找我父親(我父親時任曹堡鄉副鄉長兼十保保長),讓我父親給他們攤派糧草,我祖母說我父親不在家。那兩個兵窮兇極惡,用推車上的鐵鉤搭,將我祖母頭上打了核桃大個窟窿。我祖母鮮血流了滿臉,倒在地上昏了過去。嚇得我大哭,我二爸趕忙跑出門去,在街上大喊:“當兵的打人哩!”鄉親們一聽有人打人,齊向我家跑來,將那兩個兵團團圍住,譴責道:“你們有本事怎么不到前線打去,只知道在后方欺辱老百姓!”

沒多久,我父親也回來了,見到我祖母頭破血流,氣急了,上前抽了那兩個兵兩巴掌。鄉親們一見我父親動了手,大伙一齊上前,將那兩個兵綁到柱子上打了一頓放了回去。

【文化周刊】西安解放的兒時記憶

灞橋區第一任區長孫效武(右)等,在修復的灞河鐵路橋視察時留影。(資料圖片)

還有次,王家巷十多個大姑娘,在城河碾盤上“洗獅娃”(一種祈雨敬神之俗)。村民郭居安家住的國民黨兵耿班長,走到“洗獅娃”的姑娘面前,手拿石獅娃在姑娘面前“耍騷”。被村民王漢中和郭重六看見,他倆上前去,將那耿班長兩個胳膊扭到背后,下了槍,用錘就打,又扭到王福堂家,綁在院子樹上,然后,叫來在郭炳霖家住的軍法官。軍法官一見群眾氣憤的場面,只好將那耿班長左右耳光子打,并令耿給群眾跪下,踢了兩腳道:“滾!”那耿班長一溜煙地跑了。

“錘頭隊”打人罵人,欺壓百姓的事,在這一帶時有發生。我父親就到曹堡鄉公所找我萬杰叔去了。

曹堡鄉鄉長程萬杰(共產黨員)和我父親很熟悉,如同親兄弟,加之柳巷村的趙志杰,被群眾稱為曹堡鄉“三杰”(即:程萬杰、張漢杰、趙志杰)。

為了維護群眾利益和社會秩序,我父親和鄉長商量后,增派了保安隊,到各村巡邏檢查,若發現“錘頭隊”欺壓百姓的事件,便發動群眾驅趕他們。

有一天,“錘頭隊”的幾個兵跑到郭渠村郭道生家要糧食,郭說:“我們都沒啥吃,拿啥給你們!”“錘頭隊”的兵一聽便對他拳打腳踢。正在這時,鄉上的保安隊員王志義和吳玉和趕到,掏出槍在空中“砰砰”鳴了兩槍,才把他們鎮住了。

王志義和吳玉和一面和“錘頭隊”的兵交涉,一面派人到汪新寨、馬鞍橋、拐杷路等村發動群眾,群眾拿著鐵锨、镢頭一起上前,連夜把馬鞍橋村所有的“錘頭隊”趕跑了。

草灘村大冢下焚燒軍需品

大約在西安解放前的十多天前,官廳村的國民黨駐軍(中央軍)某部,預料自己即將滅亡,等不及解放軍來到,就將倉庫的軍需品,拉到草灘村旁的大冢下邊燒毀。

大火濃煙滾滾,方圓十多里的人們都能看見。老百姓聞訊跑到“草灘冢”看個究竟,我們娃娃也跟大人跑去看熱鬧。

我目睹焚燒的軍用品有馬鞍子、防毒面具、藥品等。馬鞍子多是馱東西的,架子是木質的。藥品多是細細的小瓶瓶,裝有粉紅色、藍色、黃色、茶色的藥水,上面都是英文,我認不得。燒的最多的要數防毒面具了。防毒面具全是草綠色的帆布做的,嘴部系了個圓鐵筒,上小下大,好似個圓秤錘;兩個耳朵粘有兩個圓銅片,約6-7mm厚,上邊還系著一對防風鏡。

待大火過后,易燃的物品都變成了灰燼,圍觀的老百姓就在灰里撿尋自己有用的東西。大人最愛尋防毒面具的鐵嘴子,拿回家將兩個一焊接,就是個能打煤油的鐵壺;我們娃娃最愛撿防毒面具上連耳朵的銅片片,拿回家用斧子一砸,就能做一個趕摞子用的“大板”。還有,大人、小孩都愛撿防毒面具上用的防風鏡,喂牲口的人,則爭搶著沒有燒完的馬鞍子。

老百姓看在眼里,記在心里,知道中央軍要逃,西安快要解放了。

國民黨軍不但燒東西,還將有些東西進行了掩埋。1962年秋,在灞橋熱電廠北門東側,也就是官廳糧庫門前,突然一聲巨響,炸了個三丈深的大坑,將方圓數里的人驚得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我們趕快跑到那里看個究竟,我到現場一看,爆炸的那個大坑,位置正好在我們村郭家老墳掏了棺材的墓坑里。原來官廳村駐扎的中央軍,在焚燒軍需品的同時,將炸藥偷偷埋在了郭家老墳的墓坑里。過了數年,不知怎的爆炸了,幸好沒有傷著人。

解放軍攻打高家溝

5月20日,西安解放了,沒過幾天,駐扎在長樂坡的解放軍某部,逮住了從白鹿原跑下來的一個國民黨兵,經審問后,才知道這個逃兵是從白鹿原上高家溝跑下來的地方保安隊的兵。他交代了駐扎在高家溝的保安隊的武裝力量和戰斗部署情況。

于是,解放軍就派出一營兵力,兵分兩路,一路從劉村街的老洞廟,向高家溝進攻;一路從水溝村上去,經肖家寨向高家溝進攻。

解放軍進攻高家溝之前,我們一家就在肖家寨村舅父家住著。進攻的那天,我和舅父正在地里割苜蓿,親眼見到解放軍攻打高家溝的戰況。

國民黨軍穿黃綠色軍裝,解放軍穿的是灰色軍裝,這是他們穿著上的最大區別。我們看著一長隊解放軍人馬,從水溝村的溝道里上了原,路經肖家寨村崖,個個精神煥發,一路小跑。這也是我第一次見到解放軍,他們身穿灰軍服,頭戴八角帽,上面的五角星帽徽,紅光閃閃發亮。過去聽國民黨宣傳說,解放軍的模樣很可怕,今日見了解放軍,發現和我們一樣,哪有可怕的意思。從此,我恍然大悟,知道那是國民黨胡宣傳哩。

解放軍行至高家溝村東頭崖上的大樹下停了片刻,然后司號員站在崖塄的最高處吹起了沖鋒號,戰士像猛虎一樣,向上沖鋒,頓時,槍聲大作。約有半個時辰,槍聲就不響了。

待槍聲不響后,我舅背著老籠,我背著大糞籠,向高家溝的方向走去,想看個究竟。剛走到半路,就碰上戰敗逃下來的保安隊員,兩個一幫,三個一隊地向下跑,有的脫了軍裝,光著身子,只穿條半截褲,有的屁股上圍著床單,還有的跑到我舅面前求情,讓我舅將衣服脫下來讓他穿。

我們再向前走了一截,發現麥地里堆放了好多國民黨軍的軍裝,有些軍裝還是用“人字呢”布料做的。我舅看著太可惜,將軍服撿起來,裝了一老籠,給我裝了半大糞籠,面上用些苜蓿一蓋,背回家來。看到這些軍服,我外婆嚇得趕緊填到灶火里統統燒了。

據史料記載,高家溝駐扎的這支保安隊武裝,原屬西安市自衛總隊第三常備中隊,隊長馬云漢,長安縣(今長安區)自衛隊副總隊長李憲華對他進行指點和忠告,讓他和程萬杰商量如何保存這股武裝。5月20日,馬云漢親自找程萬杰商量此事,正在這時,國民黨政府打來電話,要馬云漢將這支武裝拉到南山去。

在這形勢緊急的情況下,程和馬趕快聯系了韓森鄉鄉長張俊杰和狄寨鄉鄉長白宗信等共同商量,才將這支武裝經神峪寺溝和張家橋集中于高家溝村。

當解放軍攻打時,馬云漢、張俊杰命令保安隊士兵將所有槍支統統架起,示意繳械。這時程萬杰派來雍克秀,向解放軍的張營長說明了情況。這支武裝,共計120人,有步槍52支,輕機槍2挺,手槍8支,手榴彈280多枚,子彈2000多發,連人帶槍交給解放軍一野四十七師。

不時見到西進的解放軍

西安解放不久,聽說胡宗南聯絡青海、甘肅的部隊,以及寧夏的馬步芳、馬鴻逵要反撲西安,我們不時見到西進的解放軍。

為阻止解放軍西進,胡宗南提早將位于灞河、浐河、咸陽的渭河隴海鐵路線的三座橋梁炸毀。由于以上原因所致,解放軍只能從灞橋鎮橋頭下火車,不走公路,單走小道。途經汪新寨,順著“斜道”那條路到我們南牛寺村,又從我們村向西,涉水過浐河,上了蔣家灣的土坡,端向西一直向咸陽飛奔。

那時,解放軍從不干擾老百姓。一天早晨,村民起來很驚訝,發現村里的土堆、土坎有許多燒火的灶坑。有的人家麥草不見了,有人的玉米稈堆被燒了。村民們正在納悶,東頭的郭居先老人,從地上撿起了一張致謝紙條和一疊農民銀行發行的紙幣,大家才明白了緣由。

原來解放軍晚上從灞橋下來,從道北沿村子向西開拔,到了我們村后正逢午夜時間。他們沒有叩門叫戶,在土坎上挖了做飯的灶坑,燒了老百姓的麥草、玉米稈,按價付了現錢,并寫了致謝道歉的紙條。

從那晚上起,我們這里夜以繼日的過隊伍,老百姓先陌生,后熟悉,給解放軍端茶倒水,問寒問暖。我們村的郭炳坤和河南逃難來的大個老李,還親自隨解放軍到了前線,參加了“扶眉戰役”,幫助解放軍抬擔架,救護傷員。

“扶眉戰役”結束,郭炳坤和大個老李回到村里,高興地給村民說解放軍打仗真勇敢,把胡、馬的部隊打了個底翻天。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