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快報>> 非遺傳承

秦川古道再現木輪大車身影 古老造車技藝獲得新生

2019年05月10日 07:33:31來源:西安晚報 作者:程慧 王江黎 李安定 瀏覽數:711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走馬拔轄轱轆轉,一步三響活游锏’‘丈四轅、四尺桄,車枕四五尺五廂’……這些祖傳口訣是車木匠祖祖輩輩的智慧結晶,也是木輪大車的工藝核心所在,不能到我手里反而丟掉了。”

今年67歲的傅平,出身于車木匠世家,是“禮義成”木匠鋪第五代傳人。作為行業的老人兒,傅平說他既目睹了木輪大車近年由興到衰的巨變,也經歷了由此引發的“英雄無用武之地”困惑,如今趕上了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這班車,也更萌生了把車木匠手藝傳承下去的堅定信念。

古老造車技藝在非遺挖掘下獲得新生   秦川古道再現木輪大車身影

用古法技藝打造的木輪大車

不能讓老祖宗的技藝失傳

“禮義成”是西咸新區空港新城北杜鎮老作坊,已有百余年歷史。

4月30日下午,記者一行來到“禮義成”木藝坊,古樸的門牌,濃郁的木材香,院內木匠們有節奏的敲擊聲,映襯得木藝坊愈加內斂幽靜,掛滿墻壁的各種老式農具,更是把大家的記憶拉回了上世紀六七十年代。

“還不到十歲,我便幫祖父扶板凳,年齡漸長后又幫父親熬膠、鑿卯、推刨子……”傅平出生于1952年,見證了禮義成木匠鋪最后的輝煌時期。那時的寬敞作坊、忙碌工匠以及形形色色的工具,讓這個懵懂少年的童年散發著特有的木材香味兒。

傅平的父親傅可溫是禮義成木匠鋪第四代傳人,技藝高超、遠近聞名。傅平自小跟隨爺爺和父親學習木匠技藝,很快掌握了打制硬木轱轆大車及農具的基本技能。1968年,15歲的傅平跟隨父親出門做活兒。由于基本功扎實,傅平的技藝長進很快,還運用現代數學、物理知識解釋校正了先輩們一些關于車木匠活路的經驗性口訣,改進了不少傳統工藝,“18歲時我便獨當一面,帶領堂弟出門做活兒。”

木輪大車,是農耕時代較先進的交通運輸工具。“過去生產隊拉土、拉麥、拉菜都用這車拉,人們出門趕集也坐這車,闊氣得很。”木輪大車當時也算得上是老百姓的高級豪華車。據說傅平的老伙計梁大千,當年就是用木輪大車將老伴娶回家的。

直到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關中地區仍在使用木輪大車,只不過部分木質構件慢慢變為鋼鐵構件,木質輪輞也被橡膠輪胎所替代。后來隨著拖拉機和農用三輪車的出現,木輪大車作為運輸工具已才徹底退出歷史舞臺。車木匠的生意也隨之蕭條。暫別車木匠行業的傅平,后來雖然在其他領域事業有成,但依舊對祖輩車木匠技藝無人傳承牽掛于心。

“木制硬轱轆大車現在幾乎沒人會做了,如果我不重新撿起來并傳授后人,那就真的成為歷史了。不能讓咱老祖宗的技藝失傳。”傅平一直完整地保留著祖輩留下的木匠工具及歷代口傳心授的制車技法和口訣。2014年7月,傅平帶領父親晚年的幾位學徒和新收的幾名弟子重拾舊業,禮義成木匠鋪正式復業。

古老造車技藝在非遺挖掘下獲得新生   秦川古道再現木輪大車身影

正在工作的傅平

“車木匠的卯硬三分”

復業后傅平采用古法技藝,先后打造兩輛木輪大車,每輛車都歷時大半年之久。車廂、車盤、轱轆古樸厚重,整車除了兩個特殊部位用了皮膠和木楔外,其他均用硬卯連接,結構嚴密牢固,造型古樸流暢,真實地還原了秦川古道上的木輪大車風貌。

“用我父親的一句玩笑話來說就是,別人做的都是植物,我做的都是動物。” 傅平告訴我們,木匠為百工之首。較之于房木匠和小木匠,車木匠的活路更加強調結構科學、尺寸精準、榫卯嚴密。俗話說車木匠的卯硬三分,正是這個道理。

木輪大車的選料非常嚴格,關中地區常用槐木,各構件的性能要求兼用榆木、梁子木和棗木,而這些材料的干燥程度也能決定一架車能否制作成功。

“隔年的輻條,當年的輞,車頭還在樹上長。”這是造車口訣中對木料干濕程度的要求。意思是車輻條要用最干的木料,越干越好,因為車輻條是榫卯結構,木料干了后會收縮,如果濕度太大無法收縮。車頭的木料要潮濕,隨著木料漸干收縮,榫卯相應縮小,會保證車輪越來越牢固。

木輪大車也叫硬轱轆大車、鐵瓦車。給木輪釘“鐵瓦”,就是用燒紅的熟鐵片將車輞外圓箍起來。這是木輪大車制作最為精彩的工序。木與鐵的完美融合全憑工匠對火候的掌握。

記者黃亞平曾親眼見證過“上瓦”的過程——鐵匠用火鉗將燒紅的鐵瓦放置在槐木輪圈上,頓時煙火四起,再掄起鐵錘一陣猛砸,一旁的木匠迅速地將木輪轉動180度,沉入下面一盆冷水中冷卻,隨著“吱吱”聲響,瞬間升騰起一團團熱氣,整個過程一氣呵成,鐵匠、木匠的完美配合,使得輪圈和鐵瓦牢不可破。

在傳習祖輩老手藝的同時,傅平還對大車的局部結構做了一些改良,比如改變傳統大車轅尾“虎抱頭”,改為接茬“攝子桄”,使其幫轅端頭不外露,隱蔽接茬,既結實又美觀。對攝子桄榫頭做法的改進,使其保證強度的同時便于安裝。在傅平手中,禮義成逐漸重獲新生。

瀕危技藝重獲新生

在渭城區文化館工作人員余淑丹看來,木輪大車是多種技藝的綜合體,它使人們更深刻地了解關中民俗文化。雖然目前木輪大車不再具有交通工具功能,但技藝本身承載的文化傳統和民族情感不容忽視。

近年,由于國家對非遺保護工作的重視,在當地文化館和省市非遺部門的努力下,木輪大車古法造車技藝被重新挖掘,消失了40多年后,木輪大車的身影又重回人們視野。

陜西省非遺專家評審委員會委員傅功振說,“木輪大車凝聚了先人智慧的結晶,有著極高的歷史、文化、藝術和科學價值,可以說是農耕時代的活化石。”2016年1月木輪大車入選陜西省第五批非物質文化遺產,目前正在申報國家級非遺保護立項。

“國家重視非物質文化遺產,這才得以讓木輪大車技藝重新‘復活’。”傅平說,對于非物質文化遺產自己不是很懂,但他知道,制作木輪大車這門手藝不能在他手里給丟了。目前他正在撰寫《禮義成木輪大車制造法式》,從構件與選料、制作與安裝、加固與裝飾、整體組裝以及其他配件等方面,詳盡地記述木輪大車的制造工藝,并附有配套圖紙和影像資料。這填補了近代以來車木匠文獻資料的空白,改進了車木匠技藝的傳承方式。

同時,傅平計劃建一個農耕文化博物館,正在將散落于鄉間的舊制車輛農具收集起來,充實到現有的傳統車輛農具展廊。他還打算研究開發傳統車輛農具的微縮模型制作技術,“作為木輪大車制作技藝的傳承人,我覺得肩上責任重大。接下來我要做的是與時俱進,努力把車木匠這項老技藝的傳承之路拓得更寬。”

非遺挖掘者說傳承

“真正的保護才剛剛開始”

木輪大車無疑是農耕文明的“活化石”。從史籍中的輪人輿人和考古看,古代中國使用木輪大車可追溯到三千年前。“車木匠”素有百匠之首的稱號,車輛制作技藝可以說是古代“高科技”,伴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歷史、生產力關系的轉變一直延續至今。本身蘊含的文化價值值得進一步研究挖掘。

把非遺挖掘出來,列入非遺名錄并不是目的,真正的保護才剛剛開始。傅平把祖輩幾代人口傳心授的木匠技藝和車輛制作技藝完整保留和繼承下來,還撰寫《禮義成木輪大車制造法式》,創新并改進了車木匠技藝的傳承方式。打破傳家模式的圍墻,從傳家到傳世,這份手藝人的匠心堅守給非遺技藝帶來了新的生機。

—— 王智(市非遺保護中心副主任)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下一篇:古老藝術與網紅APP攜手 讓西安非遺“抖起來”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地理人文
  • 三秦回眸
  • 產業實體
  • 文化視點
  • 食肆店家
  • 美食小吃
  • 土特名產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