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教視窗>> 地理人文

西安市十區機關大樓籌建記

2019年03月31日 08:35:16來源:西安晚報 作者:臧其恕口述 趙小樂整理 瀏覽數:667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我在西安市十區區委機關工作,具體做機關會計和食堂管理員。1954年,我被領導點名抽出來,領導交給了一項重要任務——籌備建設十區新的機關辦公大樓。那時我剛20歲。

第一個建新機關大樓的區

當時西安市劃分為12個區,十區后又稱長樂區,管轄西起東廓門,東到浐河邊,南至等駕坡,北到隴海鐵路的區域。

十區區委當時位于金花落(今金花路一帶),就在今天東二環互助路立交東南角附近。區委院子不大,都是平房,比較破舊,十分擁擠。在這種背景下,十區決定蓋新的辦公大樓。這是西安市第一個要蓋新辦公大樓的區。

【西安地理】西安市十區機關大樓籌建記

十區機關大樓籌建速寫 趙樂成 繪

十區計劃建設的新樓位于仁厚莊,在1954年剛修好的互助路路南8號,今建國飯店西邊,地點距老區委大院不遠,門朝北開。當時互助路只修了北線,約有現在一半寬,車行道12米寬,還是石子路面,到1960年才鋪了瀝青路面,不過那時車很少,行人也不多。新大樓設計主體為3層,辦公室、宿舍兩用,1、2層辦公,3層為宿舍,平頂,2269平方米。加上廚房飯廳、廁所、傳達室650平方米,一共近3000平方米,這在當時算“大洋樓”了。市上專批了22萬元的建設資金(含征地費用),這事也算區里的一件大事,連市上、其他區的干部都很關心。

區上專門成立了基建組

為了建新辦公大樓,區上專門抽了4個人來搞基建。組長叫曹振西,40多歲,是金花落村人。新中國成立前趕馬車,走南闖北,經多見廣,愛說愛笑,敢說敢管,卻不識幾個大字。新中國成立后,他是農村第一批入黨積極分子,很快入了黨,當上鄉黨支部書記。記得他每次來區上領工資,不會簽名,總是蓋章,可他的章子太大,一蓋要占3行,把別人的地方都占了,曾讓我比較頭疼。組員有一位叫劉銀海,30歲,是個文化人,能寫材料,負責內勤。還有一位叫畢登璽,年齡和我差不多,卻已經是黨員,我只是團員,他當時負責跑材料。后來他長期在灞橋區工作,最后從灞橋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任上退休,我們現在還有聯系。當時我負責管工程,區上還給我配了輛自行車。

【西安地理】西安市十區機關大樓籌建記

保存在灞橋區檔案館的當年十區機關大樓籌建工程資料(組圖) 作者提供

大樓該怎樣蓋?我們誰也沒經過,一切從頭干起。

蓋樓首先要征地,根據計劃需要征地10.71畝,涉及金花落村、亢家堡和碑林區東關的4戶農民,要審批、要丈量、要補償、要安置,程序很多。由于曹振西是當地人,又是給區上蓋辦公樓,老曹出面征地工作辦得還順。跑圖紙主要是我,那時西安沒有設計院,只有西安設計公司。設計也不復雜,根據批文給多少錢就蓋多大面積。市政府有個韓秘書長負責基建,有事我就向他請示,請他協調。

施工主要靠人力

那時施工不搞招標,由建工局分派。負責施工的是市建筑公司的一支施工隊,隊長姓徐,以前在上海是個小資本家。指導員姓王,陜北人,黨員。工人中技工大多是上海人,普工多是本地人。記得有個上海8級瓦工技術很高,年齡也大了,平時一般活不干,每天來工地就到處看看說說,指點指點。大樓竣工前,大樓正面的國徽就是他親手塑的。

那時沒有機械裝備,上料不僅沒有起重機,連卷揚機、小推車都沒有,全是人抬。蓋到2層后,就搭起坡道,樓板、砂漿、磚頭統統硬抬上去。當時蓋樓多是清水墻,要勾縫,對瓦工技術要求很高。工人干活也有任務,一個班組一天要砌多少磚,沒完成不下班。我是甲方代表,幾乎天天待在工地,和工人們在一起,看著大樓一天天起來,心情很愉快。

【西安地理】西安市十區機關大樓籌建記

保存在灞橋區檔案館的當年十區機關大樓籌建工程資料(組圖) 作者提供

建樓中意外出現紕漏

1955年底,十區辦公大樓蓋到2層。一天設計公司來人到現場檢查,一看不得了,發現一個大問題——樓房沒留伸縮縫!

伸縮縫起什么作用?我們不懂。沒有伸縮縫危害有多大?我們不知道,這下大家都慌了。我管施工,我沒有發現,要負領導責任;老曹是組長,也要負領導責任(雖然我們都是外行,以前根本不知道有伸縮縫這個詞)。最慌神的還是徐隊長,他負責施工,就他懂技術(其實也是半內行),居然沒看懂圖紙。

但再害怕也得向領導匯報。當時區委只有兩位主要領導,區委劉書記和才提拔的任副書記,他倆一聽這事氣壞了,任副書記拍了桌子,命令區檢察院立即調查此事。第二天一早,檢察院就來人了,挨個談話寫材料。我們都嚇得吃不下飯,徐隊長嚇得路都走不動了。

在這關鍵時刻,設計公司救了我們一把。他們向區上提出:這事屬于失誤,不是破壞,可以挽救。1層沒留伸縮縫就算了,2層少量返點工,留下伸縮縫就行,損失不大。有他們的解釋、說情,再加上大家檢討都很認真、深刻,這事才算過關,畫了句號。

第二年開春后,鋼材斷貨了,眼看工人要停工,這工期到了完不了工就麻煩了。我們急了,我和畢登璽跑到市委找領導,東碰西問找來找去找到了市委郭秘書長,市上對第一個區蓋大樓還是很支持,郭秘書長出面協調,鋼材又供上了。

精打細算搞節約

十區辦公大樓建設期間,正逢全國開展增產節約運動,我們和設計公司、建筑隊共同努力,齊心協力將新大樓的建設費用從批準的197000元(除過征地等費用)降下來,最后實際支出了134439.85元,每平方米造價從計劃的82元降低到52.77元。本來還可以節約更多,但我們從節約款中支付了外部水電安裝費用和材料差價16500多元,最后實際節約59904.08元。

要把費用降下來真不容易,甲方乙方心朝一處想,大家動腦又動手,如設計公司反復推算后降低了一些標準,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修改了部分設計要求,這是節約的大頭。如大門口的水刷石,設計用專用的小黑石子,貴還不好買,我們和工人一起動手,將拌砂漿時篩出的粗砂,再過一遍篩,篩去小石塊,用篩出的大砂粒,代替小黑石子,既節約費用還沒耽誤工期。為節約原材料,施工隊把木材、鋼材大材大用、小材拼起來用、落地灰漿及時回收再利用。這些事情不用我們督促,工人們就自動干了。人們對黨的號召,都是雷厲風行,不打折扣,堅決執行。那時征地也簡單,一畝土地補償180至210元,遷一個單人墳7元,雙人墳10元。農民一聽是給區委蓋大樓,啥要求都不講。有一位叫李廣田的農民被征地較多,影響了生活,我們就和鄉政府研究,由鄉上妥善對他安置解決。征地費和大門、平房等附加建筑費用共批準為23000元,其中附加建筑費用降低后計劃為16104元,結果還多蓋了6間車子房,實際才支出15425.48元,節約了688.57元。現在灞橋區檔案館里還保存著當年的工程決算表,項目計算都是精確到元、角、分。這些節約的成果,真是一分一分摳出來的。

到1956年冬天,大樓如期竣工投入使用,我們搞基建的4個人成了區上的功臣。領導在全區大會上表揚了我們,同事們見了也紛紛稱贊。一年多時間我也學會了許多知識,對基建從一竅不通變成粗通,這對我后來的工作都非常有益。

上世紀九十年代大樓被拆除

新建的十區機關辦公大樓,辦公條件當時在全市各區首屈一指,把十區區委、區政府和區公安局、團委、婦聯、糧食局等十區機關都裝下了。

不久之后,十區改名為長樂區。1957年,長樂區與灞橋區合并,區機關搬到了紡織城,原來的這座十區大樓為區公安局使用。到1980年3月,西安大郊區剛分成雁塔、未央、灞橋三個區時,這座大樓一度容納了這三個區的3家公安分局、3家區檢察院、3家區法院。

隨著城市發展,這棟當初的“大洋樓”越來越不起眼了,到上世紀九十年代時,就被拆掉了。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