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教視窗>> 地理人文

灞河,一條世界上罕見的河流

2019年03月22日 07:58:14來源:西安晚報 作者:金石 瀏覽數:884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灞河,長安八水中最東邊的河,是一條不平凡的河流,一再引起世人的關注。

“中華民族文化的源頭”

根據戰國時期著名思想家列子及其弟子所著《列子》、清朝時期編撰的《西安府志》等史籍,傳說里中國上古時期理想的盛世樂土華胥國就在灞河流域,黃帝曾夢游到此,并以華胥國為范例打造天下。今藍田縣華胥鎮一帶,有華胥陵、華胥溝、華胥窯,還曾有華胥渚和祭祀華胥、伏羲、女媧的三皇廟。

【文化視點】灞河,一條世界上罕見的河流

灞河源頭龍潭的頭潭。

正是因為有這些記載和遺址,上世紀50年代,在藍田縣設立了華胥公社。

藍田縣華胥鎮宋家村75歲宋安民自豪地說:“我村北邊的華胥溝里,曾砌有老磚,上面有‘黃帝夢游古華胥’字樣。上世紀60年代才被人毀了。”

宋家村69歲的村民李會安告訴記者,傳說中華民族的“始祖母”華胥當年就住在他們村北邊半原上的華胥窯里。華胥窯和西邊的華胥溝相通。華胥溝口有一潭水,叫華胥渚。傳說,一日雷神由白鹿原翻越灞河川道,返回北邊驪山上他居住的雷家莊時,在華胥渚邊沿上留了個腳印,華胥去打水,踩到這個腳印,便懷了伏羲。上世紀70年代,為了給北邊原上耕地抽水,在華胥渚處打了個大號井,灌溉幾百畝地,結果華胥渚沒水了。三皇廟在他們村南邊的張河灣村,但現在已經沒有廟宇了。

【文化視點】灞河,一條世界上罕見的河流

灞河入渭口景色。記者 金石 文/圖

在李會安等村民的帶領下,記者先探看了幽深的華胥溝,其東崖上可見與華胥窯相通的洞口。然后參觀了華胥窯,窯前松柏蒼翠,窯內有華胥畫像和“母儀華夏”等字樣。

在宋家村西的孟巖村,記者看到華胥陵碑和陜西省文物保護單位碑,但不見墓冢。當地群眾說,在上世紀70年代前后,封土堆被平了。

有學者考證,胥、雅、夏等古字相通,因此提出“華胥”就是“華夏”。有人據此認為,華夏文化就是華胥文化,中華民族文化的源頭就是華胥文化,就在灞河流域。

舊石器時期文化展示帶

早在200多萬年前,灞河就受到人類的青睞。

1957年,專家在灞河上游右岸藍田縣厚鎮澇池河溝發現舊石器時代猿人遺址,1963年夏中國科學院科考隊在灞河右岸藍田縣洩湖鎮陳家窩村南又發現了60萬年前左右猿人遺址,引起科學界重視。科考隊對灞河興趣更濃,繼續向灞河上游尋找,次年春便在灞河左岸藍田縣九間房鎮公王嶺發現了猿人遺址。1983年科研人員經對其古地磁測量,公王嶺遺址為110-115萬年前人類遺址,比曾轟動世界的北京人遺址還要早40萬年左右。2004年,科研人員進一步測定,公王嶺遺址為163萬年前遺址,為亞洲北部最古老的直立人遺址。

事情沒有就此完結。2007年中國科學院專家在灞河右岸、相距公王嶺遺址直線距離4.5公里的藍田縣玉山鎮上陳村發現猿人遺址。經國內外專家測定,他們去年在國際性科技期刊《自然》上公布,其為212萬年前人類活動遺跡。這比中國境內發現的最古老的云南“元謀人”還要早42萬年。這一發現引起國際學界高度關注。國際學界之前有一種觀點認為,人類起源于非洲,人類先祖曾兩次“走出非洲”,第一次大約在177-185 萬年前。然而,上陳村遺址的發現令人們不得不重新考量。

灞河,可以說是一條受到世界矚目的舊石器時期文化展示帶。

“水火車”曾解西安城用水之困

灞河不僅有舊石器時期遺址,也有新石器時期遺址。在洩湖村北灞河二級階地上,就有仰韶文化半坡類型至龍山文化的聚落遺址。隨著時間的流動,灞河兩岸的居民越來越密集。至東周末,秦昭王在灞河下游右岸設芷陽縣。

灞河右岸的灞橋區洪慶鎮岳家溝村有個傳說,秦朝時期,岳家溝一帶是片森林,飛禽走獸很多。一次,秦始皇到此打獵,不小心從馬上跌落摔傷,身邊大臣急忙用旁邊溝里溪水為他洗傷口周邊的血,摔得暈暈乎乎的秦始皇立即感覺傷口不痛了,以為上了藥,連贊:“藥佳、藥佳!”由此,人們發現這條溝里的溪水能治外傷,就叫這條溝為“藥佳溝”。因為這條溝的水質好,人們逐漸移居這里。后來嫌藥字不雅,改寫為關中方言的同音字“岳”,成了“岳家溝”。

芷陽縣還不是灞河邊最早的縣城。在芷陽縣上游,東周的秦獻公時期,就設有藍田縣。藍田縣城雖曾遷徙,但均在灞河之濱。明朝年間,藍田修青泥坊渠,引灞河水入縣城,供城內居民使用。清朝時期,又多次修復,除生活用外,還灌溉數頃農田。

灞河不僅僅只給流域內縣城供水。席王街道南牛寺村83歲的張君祥回憶,由于長期受到生活用水的污染,西安城內地下水多為苦堿味,無法飲用,少數幾口“甜水井”供不應求。上世紀30年代隴海鐵路通至西安后,鐵路部門安排兩列火車專門從灞橋火車站向西安運灞河的水,人們稱之為“水火車”。“水火車”為西安城內供水一直持續到1950年。

當今西安重要水源地

灞河兩岸產生了大量關于水的民間傳說故事。

在灞河左岸灞橋區席王街道官廳村曾有口水井,人稱“梆子井”。傳說,西漢末年,王莽篡位后,追殺漢室后裔劉秀。劉秀逃到官廳村口渴難耐,見路旁樹下有口水井,水距地面僅二尺,可惜沒有打水的東西。一過路的賣油郎看到,將舀油的梆子遞給劉秀,劉秀用梆子打上水,解了渴。劉秀當了皇帝后,賜名那口井為“梆子井”。此后當地百姓將一個木梆掛在井旁的樹上,供過路行人飲水。

由于灞河的滋潤,灞河兩岸的地下水特別豐富。人們除了通過水渠、水庫等引用灞河水澆地外,就是用井水澆地。

灞橋區新合街道蘭家莊70歲的賴勤學告訴記者,上世紀60年代以前,他們村的地下水位高,平時井水深3米左右,弄個勾搭就能打水,下雨了直接用桶一舀就行了。澆地有直徑兩三米大井,安的水車,人或騾子、牛推。

1950年以后,為了滿足城市需要和未來大發展,曾考慮在灞河支流輞川河建水庫為西安城區供水,后來雖然放棄了這一方案,但灞河仍然是西安城區重要的水源地之一,而且主要是靠井水。

3月17日,在連霍高速灞河大橋南,記者看到灞河中有一排水泥樁。河堤路邊的簡介牌上介紹,1956年開工建設了灞東、灞西水源地,1958年在灞河中修建35個架輸水管道的水泥樁。后來由于西安城市用水量進一步增加,便在灞河河床下鋪設了管徑更大的輸水管道。2011年,因灞橋生態濕地公園建設需要,拆除了廢棄的管道,保留了管樁。

經過裝點的管樁,像一座漂亮的軟橋景觀。

水到魚行

灞河不僅為西安的水源地。

根據《西安市地理志》《西安市水利志》等記載,灞河一年最多可運來935萬噸沙石。浐、灞兩河沙石蘊藏總量5.07億立方米。經過灞河的千淘萬洗,這些沙石質量非常好。

由于浐灞沙石質量好,遠銷西北各省,當然也成為西安城市建設所需沙石的最主要來源。張君祥告訴記者,上世紀70年代,為了運輸沙子,專門修了兩條從灞橋火車站到浐灞岸邊的鐵路。

隨著改革開放,西安建筑業迅速發展,上至藍田,下至灞橋,浐灞河的沙石被大量采掘。賴勤學告訴記者,上世紀60年代以前,灞河滿河灘都是沙子,跟他們村子的地一樣高,后來當地挖沙賣,河床才逐漸下去了。如今由于河床已經下降,浐灞采沙受到嚴格控制。

俗話說,水到魚行。早在唐代灞河就有漁夫。唐代詩人王維在詩中描寫到:“杏樹壇邊漁父,桃花源里人家。”上世紀50年代以來,藍田、灞橋、未央,都在利用灞河水養魚,上世紀90年代,西北最大的漁業生產基地、西安地區最大的鰻魚基地都位于灞河兩岸。

灞河流域還曾為西安提供了大量蔬菜、水果,其中席王鄉被譽為“葡萄之鄉”,“未央二號”鮮桃以其個大、色艷、汁飽、味甜享譽全國。

【文化視點】灞河,一條世界上罕見的河流

天造地設的絕佳畫廊

灞河自古景色迷人。灞河流域有個傳說:王母娘娘曾下凡游玩,被灞河的風光所吸引,駐足戲水沐浴,灞河源頭箭峪嶺有個石盆,就是王母娘娘曾經沐浴的地方。

周襄王時期,秦國國都雍城在今鳳翔縣一帶。秦穆公卻相中灞河,在灞河下游右側營造離宮霸宮。漢文帝也喜歡灞河,把自己的陵墓沒有放在先皇陵區渭北咸陽原,而是定位在灞河左岸,并用灞河名做陵號——霸陵,同時將灞河右岸的芷陽縣作為自己的陵邑,易名霸陵邑。根據《灞橋區志》,霸陵邑縣治大約在今灞橋區洪慶街道田王村一帶。

唐代詩人王維長期隱居在四面環山、茂林修竹的灞河支流輞川河谷,最終葬于輞川河畔。他留有“水上桃花紅欲然”、“跳波自相濺,白鷺驚復下”等大量描寫輞川景色的優美詩句。

輞川右側的灞河支流藍橋河谷里景色依然迷人。藍橋河右側鳳凰山、王順山、蓮花山等秀山峻嶺連綿起伏,左側為藍關所在的峣山。藍橋水清澈明媚,誘惑得兩側山石爭先恐后向藍橋水展示那雄健的肌肉。這里真乃水軟山雄,天造地設的絕佳十里畫廊。1200多年前,唐代詩人白居易就曾到這里游覽,并贊嘆:“百丈碧潭底,寫出黃金盤。藍水色似藍,日夜長潺潺。周回繞山轉,下視如青環。”

歷史上,灞河下游亦以獨特的景色著名,那就是被列入“長安八景”之一的“灞柳風雪”。早在秦漢時期,灞河兩岸就遍植柳樹,春季柳絮紛飛如雪,古人云:“灞柳風雪撲滿面”。

上下200萬年人類歷史文化演化展示帶

灞河景色的美,當屬今朝。

隨著國家西部大開發和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建設,灞河面貌可以說日新月異。十多年前,記者采訪時,灞河下游一帶還是污水橫流,垃圾成堆,土路坎坷。當時我市有關方面提出要在幾十公里的灞河下游兩岸建濱河大道,并在河堤上下植草栽樹,建林蔭人行道,恢復灞河的“灞柳風雪”,把浐灞河建成西安的黃浦江,重建盛唐時代的生態環境等等。看到這些新聞報道,當時許多人認為是天方夜譚。近日記者在灞河兩岸采訪時看到,雖然劃定有公園區域,但出了公園似乎還在公園中,處處景色優美,河中水光瀲滟,兩岸垂柳依依,正如唐代詩人吳融所言:灞川南北真圖畫。

可以說,今日的灞橋景色,比十多年前設想的還要美。灞河上游的九道溝以及支流輞峪河、藍橋河等,也都成為今日游人青睞的地方。

縱觀灞河上下,上有舊石器遺址,中有周秦漢唐遺存,下有現代化生態城市風采,灞河不僅僅是舊石器時期文化展示帶,更是上下200萬年人類歷史文化演化展示帶,為世界上所罕見。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上一篇:灞河不與驪山爭強,向西退讓,軟扭硬折和浐河合流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