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教視窗>> 鎮鄉村街

西安下馬陵:一段敬儒美談 一縷平凡煙火

2019年02月28日 07:57:47來源:西安晚報 作者:楊旭 瀏覽數:821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一晃在這兒住了70年了。小時候每到冬天下雪,我們幾個孩子就結伴在巷子里滑雪,一個拉著一個的,特別開心。這一幕幕仿佛還在昨天啊!”今年70歲的黃世凱是下馬陵的老住戶,他生在這里,長在這里,晚年也依舊守在這里。“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太熟悉了,歷史都仿佛融進了生活中。”

下馬陵位于和平門內,東起和平路,西至柏樹林,全長825米,路上的青磚歷經無數車輛碾過、行人踩過,已被打磨得光滑無比。巷子雖緊鄰繁華要道,卻是“鬧中取靜”,遍布家屬區,生活氛圍濃厚。

【西安處處有故事】下馬陵:一段敬儒美談 一縷平凡煙火

位于和平門里西側的下馬陵路

但只消從東口向西走幾步,就可看出這條巷子不簡單。一座古典民居式門樓,朱紅色的大門緊閉,門邊的石刻生動、精細。圍墻上嵌著一塊青黑色碑石,和旁邊立著的白色新碑相伴,上書陜西省第一批文物保護單位“董仲舒墓”。

這正是流傳最廣的下馬陵的來由:昔日漢武帝經過大儒董仲舒墓時,為表尊敬下馬步行,此后形成“文官下轎,武官下馬”的不成文規矩。也有說是董子門人過其墓皆下馬。巷口的石碑上還記載了另一種說法:明嘉靖三年(1524),陜西巡撫王珝與巡按御史喻茂堅在今址建董子祠,以祠后墓冢為董仲舒墓。

西安地方史研究者封五昌認為下馬陵今址是董仲舒墓的可能性極小。他說:“《太平寰宇記》中記載‘董仲舒墓在(興平)縣東北二十里。’通過對歷史資料的分析,我認為這里是后人修建衣冠冢、董子祠的可能性較大。”

【西安處處有故事】下馬陵:一段敬儒美談 一縷平凡煙火

陜西省文物保護單位董仲舒墓

按我市著名地名文化研究者葛惠考證,至唐朝,下馬陵曾是唐長安城第七橫街的一部分。

歷史中的下馬陵也曾一度成為政治重地。《碑林文史資料》第六輯中有文章寫道:1937年底至1938年春,胡宗南將“董仲舒祠”修整為官邸和辦公場所,他還在東倉門南口面西聳立了一個大牌坊,上書“漢下馬陵”四個大字,極其醒目。當時的下馬陵戒備森嚴,也成為胡宗南公館的代名詞。封五昌介紹,“這里也曾接待過蔣經國夫婦、陳誠、戴笠、王叔銘、美國駐華司令官魏德邁及美國14航空隊陳納德將軍等國內外高級官員。”

在黃世凱的記憶里,“董子祠”是小時候時常光臨的玩耍場所。“那會兒還是一個大墳堆呢,倒是有很多碑,1987年元旦前翻修過一次,陵墓封土加高并用青磚砌了圍墻。” 翻修后的陵墓和祠堂占地4.5畝,祠堂由門樓、正殿、六角涼亭組成。

由于“董子祠”在某一干休所內,目前并不對外開放,但站在圍墻外,仍可望見院內的參天古樹和屋頂的石瓦。“去年我還進去看了,舊舊的顯得有些蒼涼孤寂,但依舊能看出古樸高雅的氣質。”黃世凱說。

【西安處處有故事】下馬陵:一段敬儒美談 一縷平凡煙火

漫步于青石小巷內,一邊觸摸著厚重的城墻磚瓦,一邊過著百姓的平淡生活,歷史與煙火氣息交融,倒讓人生出一種難得的踏實感。也正是這種踏實感把黃世凱牢牢留在了這里。他笑著說:“一起在這兒長大的朋友大多數都搬到條件更好的地方去了,但我就是覺得這兒好。每天我都順著城墻或到環城公園散步,經常還能碰上從城墻下來的游客,時不時跟大家聊一聊,多好的日子。”

51歲的李平在下馬陵和東倉門的十字路口開了家小賣部,10多年來,她看遍了四季交替,人來人往。“大概10年前,家屬區、干休所的沿街部分被整修成仿古式,新店鋪也逐漸多了起來。”除了剪裁熨燙修改衣服的小店,傳統的早點鋪等老鋪,如今的下馬陵也匯集了咖啡廳、手作工坊、花藝館等精致小店。

斗轉星移,日月如梭,600年的巍峨城墻,口口相傳的“敬儒”美談、平凡恬淡的古城新生活,都為“下馬陵”寫下生動注解。

又是平凡的一天,太陽按時溫暖了青石小巷,李平依舊早早打開了店門,門前早市上攤販的叫賣聲、居民的還價聲一如往常嘈雜。穿過這片熱鬧的早市,黃世凱順著城墻根兒,走過“董子祠”,穿過和平門來到公園,熱情地和老伙計們打著招呼……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