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藝長廊>> 游記隨筆

馬琦:當年比高陵縣城繁華的永樂店集市

2019年02月24日 12:04:56來源:西安晚報 作者:馬琦 瀏覽數:482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我的老家在高陵, 二三十年前,家里買貴重一點的東西去的最多的不是本縣集鎮,而是隔壁縣涇陽的永樂鎮,當地人也叫永樂店。

【西安地理】當年的永樂店集市,比高陵縣城繁華

永樂店集市上的國營商店

我們老家所在的馬窯村處于高陵西陲,與涇陽僅隔一條寬不過三米,深不及兩米的水渠,去永樂店比去高陵縣城近一些。此外,永樂店在二十多年前比高陵縣城要繁華一些,店鋪也多,菜市、集市更大,物品更多。小小一個永樂店,在民國時已通了火車,高陵人搭火車上銅川、西安、咸陽,都要去永樂店火車站坐車。解放后,永樂店又聚集了不少國有企業,由于工業的帶動,交通便利,商業也較高陵縣城發達。

【西安地理】當年的永樂店集市,比高陵縣城繁華

永樂店民國時期的建筑

去永樂店途中,要經過西銅高速,那會高速還沒有封閉,留有非機動車道,當然,非機動車道上跑得最多的就是自行車,還是前邊帶橫梁,后邊帶椅架的加重自行車。爸爸前邊帶著弟弟,后邊帶著我,一路晃蕩著沿高速行駛。不時從身邊飛馳而過的貨車,讓人有些膽寒,但永樂店的熱鬧,又讓我們多了向往。

【西安地理】當年的永樂店集市,比高陵縣城繁華

老店鋪

經過亢營村后要過咸銅鐵路,經常能碰到火車,道班站房的高臺上就會出現穿著制服的工作人員手中揮舞著小旗,鐵鑄的黑色橫桿緩緩放下,離地約有半人高。遠處已經傳來火車的汽笛聲,劃破長空,響亮又刺耳。爸爸下車推著我和弟弟站在等候放行的人群中,我從爸爸背后歪著腦袋向前張望,看著黑色的火車頭如同一個巨型怪獸一樣飛速逼近,頭頂噴著白色略帶青黑的濃煙。貨車和炭車比較多,高高的車廂一節連一節。數火車節數,一度成為我童年的一件樂事。一、二、三……數過四十節的貨車,也數過二十來節的綠皮客車,還數過五十多節的炭車。甚至有時候,路過鐵路,車并沒來,我會央求爸爸專門等火車,就為看那長龍呼嘯,就喜歡數那火車節數。

【西安地理】當年的永樂店集市,比高陵縣城繁華

永樂店火車站

過了火車道,走不遠就進入永樂店所在地。靠路南是一座乳品廠,墻很高,墻根的護坡用磚也砌了一人多高。拐進一條小巷,轉幾個不大的彎,就到了永樂店南街,兩排鋪面沿街擺開。賣水果糖的,賣調料的,熙熙攘攘的人群裹挾著此起彼伏的叫賣聲。車子在人流中艱難地前行,到寬敞處,會有專門寄存車子的地方。通常都是私人在自家門口或者街道邊辟出來的,用繩子圍起來。存車時,車子鎖好后,一個老婦人從手里的對牌串上取下兩個牌,一個掛在車頭上,一個交給車主。我曾經仔細看過那對牌,硬鐵皮制的,約有兩指寬,十厘米長,兩片對牌上用紅色油漆畫著數字或者寫著如“天、地、人”等簡單的漢字。兩片對牌合起來,數字或者漢字才能嚴絲合縫地對上。這也是一種古老又便捷的驗證方法,有些像古代行軍打仗的虎符或者陰陽印信。

通往西馬路有一段老街,經營紙扎的店鋪很多,都是瓦房,門臉是用木板一塊塊插在上下卡槽里對起來的。早上取板開門營業,晚間上板關門。這種門板幾乎貫穿了古代及近現代中國商業史,也正因如此,我們現在才有“老板”這種看似很奇怪的稱呼,假如你見過老鋪面可拆卸的那些門板,或許就好理解了。老板,得經得住風雨的洗禮,經得住商業浪潮的沖擊,經得住誠信良知的考驗。老板,是物,也是人。

市場位于北街的西邊,仍要穿過一個短巷。市場兩邊是民居,市場中有大棚,棚下是一排排水泥板搭成的臺子,上面鋪了粗布單子或者塑料紙,上邊放著琳瑯滿目的貨物。爸爸拎著一個印有“解放”字樣的軍綠色提包,買著各種物品,開始癟癟的提包也就一點點變得飽滿起來,最后,口都合不上了,只能用拉鏈給縫起來。

永樂店賣炮的攤位集中在中街丁字口,奶奶曾說丁子口東側解放前有一處高墻大院,她義父王錫爵先生和她父親胡鳳鳴先生民國時曾先后在里邊當永樂鎮的聯保主任。這里匯集各種花燈,有石榴燈、蓮花燈、麒麟送子燈,還有小小的火罐燈、長命富貴燈。花燈攤位前就是各種花炮攤,有一百響的,也有一千響的。

后來,我們都長大了,外出求學,也就很少逛永樂店了。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