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玩鑒藏>> 文玩鑒藏>> 古典家具

明式家具的八大精神

2018年12月09日 16:44:20來源:頭條號 作者:佚名 瀏覽數:629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君子不器|明式家具的八大精神

其一、君子不器

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明式家具是器,但已進乎道,這核心是人,是物與人共鳴的人。明式家具之所以能登上大雅殿堂,能成為大家共認得古典家具的審美典范,這里就必須談到明清兩代的文人,即中國古典文人審美情趣。

明代家具制作的重鎮蘇州,是當時全國手工業最密集的地區。至明后期,蘇州等地出現"富貴爭盛、貧民尤效"的風氣。這不僅僅體現在服飾上,當時的婚嫁習俗、家庭擺設對家具提出了新的要求,到了“既期貴重,又求精工”的地步。除以當地櫸木制作外,紛紛啟用花梨、紫檀、烏木等優質硬木加以精工細作。

這一時期唐寅、李漁等文人騷客紛紛加入家具的設計、風格的研討、時式的推廣,特別將個性化的藝術思想融化到具體的器具之中,使得那時文人的思想、藝術和獨特的審美觀都得到了充分的體現,同時,也使明式家具制作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君子不器|明式家具的八大精神

其二、精神素描

晚明時期,中國文人良好的儒學修養使他們始終抱著積極入世的姿態。他們既不能忘情于魏闕,但又悠游于山林,這種矛盾但又統一的人格特征,成為中國文人的一種基本特點。

這種境界構成了“天人合一”的審美態度,也使明清文人的清高品格得到升華,使明清文人在明式家具的創意設計、創作的實踐中充分展現出“空靈、簡明”天人合一的審美境界,從而使明式家具的藝術成就達到了前所未有的藝術高度,成為世人仰慕的“妙品”、“神品”。

君子不器|明式家具的八大精神

其三、簡約空靈

明式家具的最大藝術魅力就是素雅簡練、流暢空靈,但簡練是第一位的,刪盡繁華,才能見其精神,達到藝術審美的最高境界。

一句簡素空靈,把明式家具的最高審美指向表達得淋漓盡致。體現簡素空靈之美的家具被推為上乘之品,是有其藝術淵源和文化背景的,它直接受明清以來文人畫的影響,兩者在審美旨趣上一脈相通。

明代文人畫及其對線條和墨韻的追求,就是強調線條所勾成的剛柔、焦濕、濃淡的對比,勾成粗細、疏密、黑白、虛實的反差,勾成運筆中急、徐、舒、緩的節奏的處理,以凈化的、單純的筆墨給人的美感,表現文人內心深沉的情感、精深的修養、藝術的趣味、獨特的個性,展現其文人性情深處超逸脫俗的心態。

明代文人對簡素空靈的藝術表現形式的追求,反映在由文人直接參與設計制作的明式家具中,造就了明式家具的質樸典雅、簡素大方的氣質,又不失功能的適用、形式上的完整和技法的老到,將“用”和“意”渾然相通、融為一體的高超技藝以及把握美感、追求閑逸之趣的文人化傾向,都值得人們品賞回味,擁有一把黃花梨頭把交椅, 是全世界明式家具收藏家的夢想!

君子不器|明式家具的八大精神

其四、文質相協

明式家具以其獨特的材質而為世人稱譽,這正因為它們特殊的材質,與文人審美中“文質合一”的理想十分契合,達到了璞玉渾金的藝術境界。

璞玉渾金是中國文人傳統的一種審美理想,意思是天然美質,未加修飾。而這種推崇質樸其外而美蘊于內的審美理想,與中國傳統講求的“文與質”之美有異曲同工之妙處。在明式家具、紫砂茶壺中,文與質達到了高度的統一,它們的材質之美,既是內在的質之美,也是外在的文之美。不管是紫檀、黃花梨、鐵力木還是櫸木,其木材質地之靜穆、堅硬、古樸,其花紋之多姿、流暢、華麗,其色澤如闐玉般溫潤典雅。充分說明明式家具用材質地的講究,是講求自然去雕琢的杰作。

除了材質之美以外,就是明式家具的“燙蠟”之美了。對于明式家具皮殼所呈現的“燙蠟”,其成因還沒有哪一本專著作專門的論述。“燙蠟”,其實就是光澤,但不是普通的光澤,而是器物表面一層特殊的光澤。燙蠟含蓄溫潤,毫不張揚,從美學的角度來仔細分析,它是明與昧、蒼與媚的完整統一。

君子不器|明式家具的八大精神

其五、景隱詩意

明式家具創作是文人“市隱”的樂趣所在。“市隱”與“狂隱”不同,是中國知識分子從“言志”時代開始轉向“言趣”時代,生活中的任何細節,都成為審美對象,進行審美的加工。情有情趣,理有機趣,莊有理趣,諧有諧趣,對生活的詩化,是“市隱”的真正內涵,成為隱逸文化中十分旖旎的一章。

君子不器|明式家具的八大精神

其六、才情別院

明式家具所體現的雅俗同流,在明代晚期并不是孤立的文化現象,而是整個文化生態的具體反映。文人才子們寄情藝術,把人生藝術化,以“適情”出入于雅俗,創造出了才子式的典雅。他們既能以詩書立世,又能游戲人生,從而在藝術化的生命里找到了出世與入世之間的絕好平衡點。

在這種才子文化的背景下,明式家具作為一種載體,進入了文人的世界,他們借此描繪內心所思與人生情懷。文人參與明式家具的設計制作,不僅有其審美方面的獨特理念,而且就用材、尺寸、形制等方面也提出了不少獨到的見解,滿足其茶余飯后的消遣及詩、書、琴、畫等實際需要。

同時,在設計制作中,文人又將自己詩、書、畫的特長,與家具相結合,在家具上題詩、作畫、鈐印,使之更具藝術氣息與文化內涵。

君子不器|明式家具的八大精神

其七、萬物靜觀

建筑與家具、環境的協調歷來為中國古代文人雅士所重視,它不強調流光溢彩,即使有著豐裕的條件,亦不尚奢華,而以樸實高雅為第一,深信“景隱則境界大”。那時的文人們之所以青睞于明式家具,并無止境地去再創造,原因正在于他們欲通過家具來寄寓自己的心緒,展露靈性。

君子不器|明式家具的八大精神

其八、雅舍怡情

明清兩代江南文人的閑情逸致對明清家具高度審美化起到了關鍵的作用。一套書房家具,幾件古玩字畫,案頭筆墨紙硯,閑來興起,隨性涂寫賞玩。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文人騷客的理想在這有限的空間里伸縮自如。“莫戀浮名,夢幻泡影有限;且尋樂事,風花雪月無窮”,這是一個文人夢想中的別有洞天。

雅舍的格局、陳設甚至細節,古代文人可謂竭盡鋪陳之能事。除了古人的文字與畫作,其實從蘇州園林中也能看到不少雅舍經典之作。如留園軒外石林小院內,幽徑繚曲,幾拳石,幾叢花,清幽寧靜。室內西窗外,峰石峋奇,微俯窺窗而親人。西窗下,琴磚上有瑤琴一囊。北墻上,花卉畫屏與尺幅華窗,兩相對映成趣。

所謂雅舍,是舊時讀書人“夜眠人靜后,早起鳥啼先”的圣地,在這里能臨軒倚窗仰望星空,能穿透物欲橫流的陰霾,遠離塵世的狂躁,讓思想與心靈超越粗糙與荒涼,享受“寂寞的歡愉”。他們在這安靜美妙的空間里,找到了自信自尊和自我的人格歸宿。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上一篇:杉木——明代宮廷家具的主要用料 下一篇:胡床、交床、繩床和交椅的演變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