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藝長廊>> 談史說藝

尚友社第四期學員劉茹慧采訪實錄

2018年05月21日 05:32:10來源:秦劇學社 作者:秦劇學社 瀏覽數:880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采訪時間:2015年7月18日

采訪地點:西安市劉老師家

采訪人員:張振秦隴上一癡

引薦人員:王宏義

錄音整理:諸葛孔明

文字編輯:隴上一癡

名家簡介:劉茹慧,女,著名秦腔演員。1940年出生于西安市,1949年入尚友社學藝,為該社第四期學員,師承張新華、陳尚華等人,主工小生,兼演須生、小旦、老旦。代表劇目有《轅門斬子》《銅臺破遼》《游龜山》《三滴血》《二度梅》《西廂記》《庵堂認母》及新編歷史劇《夏完淳》等。

以下為采訪者(簡稱采)和劉茹惠老師(簡稱劉)對話實錄:

采:您是什么情況下選擇走上了從藝道路?

劉:我生于40年正月初三,家在西安市和平路五道巷。家里非常貧寒,父母也有一點重男輕女思想,我的小名叫引弟,沒想到后面還是個妹妹,家里就打算要賣我和我妹妹維持生計。王玉琴她奶見我們可憐,就領著我到了尚友社,那是49年10月份。當時把接待我的老師是劉中光,他問會唱啥,我說只會唱“牛兒還在山上吃草”,唱了之后人家說還可以,能唱小生,讓我跟著練功。尚友社當時分大人班和學生班,我跟著學生班學了五年畢的業。

劉茹慧(中)《慈母淚》飾常天寶

采:您的啟蒙戲是啥?后來陸續排了哪些戲,分別都是誰給您排的?

劉:當時跟著大師哥孟集民練功、踢腿。啟蒙戲是《五郎出家》,是原來唱老旦,后來管后勤的一個老師排的,我的五郎,我老伴王友善(即王君秋)的楊繼業。51年,張新華老師給我給排的《花亭相會》《華強殺妻》,惠濟民先生給我們排了《二度梅》《黃巢起義》《劈山救母》《牛郎織女》《西廂記》等幾個本戲。到了56年,劉毓中和文化局的幾個人去挑學生,以易俗社為主,三意社挑了五個,尚友社也挑了我、李寶珍、王君秋、張友震,還有一個誰五個人到青年實驗劇團。這個團成立了一段時間,后來上面沒有批,就又各自回來了。

劉茹慧《梁山伯與祝英臺》飾梁山伯

采:哪您是什么時候開始演須生的呢?

劉:我主要是演小生,只演過兩個須生戲,在觀眾中反響都還不錯。第一個須生戲就是《轅門斬子》。有天演《劈山救母》,我唱前面的小生,王君秋后面胡子生。我正在后臺化妝,陳尚華和團長王愛民過來了,讓我把胡子戴上。我把胡子一戴,人家說還可以,我還不知道是個啥意思,就問做啥呀,他們說讓我演楊六郎。當時康正緒老師、李寶珍把《轅門斬子》的本戲《穆桂英》已經演了,我就說我不行,臉又圓,個子又低。結果人家開支部會宣布:給十月國慶獻禮,楊六郎換成劉茹慧。這個戲是59年我19歲時排的,大家先訓練我,陳尚華把詞兒連唱帶說給我順唱,說我這嗓子適合學王文鵬的唱腔,我也沒看過王文鵬的戲,陳尚華老師人家能從一段戲中找出好的托腔,就按王文鵬的唱給我教。把我培訓后和大家合在一塊兒,這個戲演出還是比較出色的。第二個就是《銅臺破遼》,我演的呂蒙正。這個戲是易俗社的姬穎副社長由傳統戲《狀元媒》改編的,當時和易俗社合團著呢,張寧中演的前面武小生“追車”,當時張寧中是英俊小伙子,他不擅長于唱,聲音有點左,唱頭幾句可以,后面就不行了。后邊換成趙虹,我這師妹嗓音相當不錯。

劉茹慧(右二)《銅臺破遼》飾呂蒙正

采:尚友社和易俗社曾經合過好幾次?兩個團演戲風格應該也有相互影響吧?

劉:尚友社和易俗社幾分幾合:56年合團一年多分開,60年又合了一年多,70到79年第三次又合了近十年。第一次合團,王君秋和張詠華的《走雪》,就是孟光華和安鴻印給排的。第二次合團,讓我給陳妙華《虎口緣》配打虎旦,起初我還以為弄錯了,是不是“結拜”一場,人家說就是“虎口緣”。當時我沒有接受,現代婦女風格我可以改,古典戲我就是唱小生、須生的,旦角扭扭捏捏我走不了。陳妙華說給她配的那兩個她看不上,她就要劉茹慧。叫李毓琳給我排,人家不給我排,認為我就不是那塊兒料。陳妙華就說她給我排,她就給我走了個大樣子,肖若蘭、李愛云都給我又細說,帶樂那天肖若蘭那些都專門在那兒看。那段時間晚上我把娃哄睡著,就一個人在月亮底下走,就那樣幾天之內就排出來了。第三次合團時歷史戲禁演,我演過《沙家浜》的阿慶嫂,開始這個角還不是我,演員懷孕讓我補的;《平原作戰》的小英子;《渡口》里的撐船小姑娘;還有《平原作戰》,這個戲角色都安排好了,我原來是個報子,在省上調演前五天之內換了個衛鎬京打板,換了個劉茹慧。那段時間特別忙,這邊正打武戲,那邊又叫練唱,就這樣趕著排出來。王玉琴和廣雪琴的一個戲,演了幾場又叫我補,當時我就不愿意了,兩團合著一百多人,叫我一補一個尚友社的,弄的和團里其他人關系都不太好,把我就孤立了,后來我就說哪怕把我排在第五個,只要能上臺就行。我愛演戲,有段時間我嗓子出現小結,醫生建議要動手術,不過一割就唱不成戲了,我不割,結果嗓子越來越好。

劉茹慧、王君秋八十年代合影

采:介紹一下您去大慶油田演出的情況。

劉:回到尚友社,大慶油田去了兩次,那里的負責人愛看我和李愛云的戲。第一次去和李愛云《庵堂認母》,之后就是我的《轅門斬子》。當時沒聲了,連著歇了十天;第二次去就是和廣雪琴演的《庵堂認母》,和趙虹把《虎口緣》演了,旦角化妝比較難,王君秋替我把《轅門》“一帳”演了,我趕緊卸妝、化妝接著演“二帳”、“三帳”,大家還是愛看《轅門斬子》《庵堂認母》。

李愛云、劉茹慧《庵堂認母》劇照

采:您對您的藝術人生是怎么總結的?

劉:我在團里有個外號叫“運動兒”,我這輩子一直運動著,小時候大家還睡著,我就先起來練一場功。所以說任何角色都能適應了,就是小時候的基礎打的比較好。我也不想成啥大事,就是個演員,只想把戲演好。到四十多歲的時候,晚上一本戲完就十一二點,回來就失眠了,早上還要起來去練功,練功回來才做飯吃,那都兩三點了,吃完又要化妝。正因為更年期時沒注意保養休息,現在臉上就是油彩色,我平時也不注重美,說話也大大咧咧,陳妙華說我說話像黃河決堤了。

那時候和易俗社合團的時候,易俗社的人就說,只承認一個演員劉茹慧,不管文的武的老的少的拿不倒。我這個人悟性很差,一方面是遺傳因素,因為我父親就很老實,但我相信勤能補拙,所以心思都在戲上,我妹子說我除了唱戲啥都干不了。我感覺這么多年的付出,同行和觀眾還是認可了。

劉茹慧(右二)《轅門斬子》飾楊延景

采:您對王君秋老師的藝術是怎樣評價的?

劉:王君秋這個人很好學,平時也愛琢磨。他在沒學戲之前把《三國演義》這些書都看了,因為我公公是私塾老師,有這個條件。在新生班的時候,他就是主要須生,后來又嘗試改劇本,做編劇。《婁昭君》這戲我看了之后說想排,他把劇本拿來一看說主線不對,就重新修改,領導班子還通過了,把這戲排了出來。此外還改編過《秦王求賢》《銀屏掛帥》等戲,他和我演的一些傳統劇目,也都經過了他的加工。現在他身體不好,中風說不了話,但是很喜歡王宏義,以前給他排《趙廉悔路》說他悟性很好,又給排了《走雪》。

君秋《法門寺》飾趙廉

采:您對老一輩哪位演戲印象比較深?

劉:張新華老師演戲很見功力,他演過武戲《獨木關》《殺四門》,文戲《西廂記》《梁山伯》。他演戲時我給穿的小書童,我后來身上的動作就是學張老師的,那動作可瀟灑了。61年組織拜師,我、楊晨、趙虹拜的張新華老師,他給我教的《寫狀》,先和劉芳玲演,后來齊海棠演。李愛云唱戲味道濃,會表演,過去一個折子戲就是一個多小時,她的唱越聽味兒越深。

君秋、劉茹慧《走雪》劇照

采:除了《轅門斬子》,您感覺哪個戲比較拿手?

劉:不管是《慈母淚》的配角,《英烈傳》的鄭成功,我感覺我演的大小角色都還能進入人物。

劉茹慧《英烈傳》飾鄭成功

采:您對現在的這些年輕演員有啥看法和希望?

劉:不管原來有劉毓中等人,畢竟都是歷史,每個劇團發展,任何時候都要有他的角兒。真正能否演好戲,和老師教學有很大關系,培養學生不容易,尤其出尖子演員更不容易,四、五十人培養出四、五個各個行當掛頭牌的就算不錯了。如果說現在還有角兒,那么李淑芳就是角兒的榜首,不過很可惜,退休了。四十出頭就退休成了小老藝人,這是西安市上的情況。省上研究院人才太多,把地市培養的給挖著來,挖來閑置,成了養老院。就像永壽的趙改琴,《三娘教子》《庵堂認母》唱的相當好,調到研究院后連F調都唱不上去了。這就是毀滅人才。

尚友社的戲吃的就是農民飯,過去條件差,都是搬著鋪蓋一個地方一個地方的唱出名的。現在設備多好的,還有媒體報紙捧紅,會清唱一兩段都能出名。演員這個行當不像培養大學生,這行當你幾天不練功一場戲下來就小肚子疼。現在舞臺上沒實踐機會啦,下來也不下苦練功了,這樣很危險。

希望能給真正會演戲的年輕人多給機會,不要讓有才華、有天賦的年輕人浪費了他們的青春年華!

本社采訪人員與王君秋、劉茹慧老師合影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上一篇:尚友社第四期學員李寶珍采訪實錄 下一篇:集義(尚友)社第二期學員朱尚玉采訪實錄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