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藝長廊>> 談史說藝

尚友社第五期學員劉斌采訪實錄

2018年06月05日 05:16:45來源:秦劇學社 作者:秦劇學社 瀏覽數:655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采訪時間:2014年1月14日

采訪人員:張海峰

錄音整理:風雨中的船 隴上一癡

文字編輯:隴上一癡

演員簡介:劉斌,秦腔須生演員。1938年生于西安,1954年入尚友社學藝,工須生,師從閻國斌、李闊泉等。1956年響應號召支援玉門,1958年拜姜能易為師。1962年至平涼靈臺劇團,后任業務團長,教練學生的同時兼演丑角。代表劇目有《逃國》《祭靈》《三滴血》《牧羊》《十五貫》等。

以下為采訪者(簡稱“采”)與劉斌老師(簡稱“劉”)的對話實錄:

采:劉老師,請介紹一下的您的籍貫及家庭情況。

劉:我是西安市未央區漢城鄉東查村人,生于1938年11月3日(農歷戊寅年九月十二)。我父親叫劉文俊,是個小戲(注:木偶戲)演員,也算西安郊區有名的人物,唱旦角,代表劇目有《斬秦英》《雙官誥》等幾出戲,1952年陜西省文化廳曾經給他灌過唱片。我自幼受父親的熏陶,也學了幾板唱腔。在當地小學畢業后,正好西安尚友社招生,我父親就讓我去報名了。

采:選擇學戲是出于什么考慮?當時考尚友社都要經過什么程序?

劉:學戲主要是受老人影響,從小喜歡。考尚友社經過了兩次考試。第一次是現場演唱,會唱歌的唱歌,會唱戲的唱戲,我唱的是《蘇武牧羊》的“漢蘇武”這一板亂彈。下午看榜有我,通知幾天以后再去考一次。第二次去唱了段《牧羊》,又唱了《二進宮》的楊侍郎唱段,第一次光看嗓子,第二次還帶了一點說話,讓你認院子里放的東西,主要是聽發音。看榜的時候,榜上頭一個寫的就是我。當時錄取了36名學生,24名正取,12名副取,通知8月26日報到。

采:正取和副取有啥區別?

劉:當時榜上就那樣寫的。上面寫正取多少人,然后是名單;下面寫副取多少人,后面也是名單。現在看來,相對于副取,正取就是在嗓門兒等各方面條件要好一點,大概就是這意思。我當時嗓子好,調也高,受父親影響,會唱,不磕梆子、不撞板。后來劉茹慧早起練唱時還老喊上我,那時候大家都喜歡聽我唱。

采:新生部管理是什么樣的?練功都有哪些老師負責?

劉:當時管理很嚴格,社里在柳巷有個四合套院子,我們學生就集中在那里訓練,除了飯時帶我們上園子(注:即東木頭市尚友社本部)吃飯,整天就是練功。剛開始,負責我們的是劉尚才老師,他是尚字科的學員。后來是閻國斌老師,主要教男角把子和身架,像大刀搜門、槍桿搜門、抖馬、拉架子這些。楊金聲老師給女角順唱腔。我們在社里學習一年多后,來了個京劇教練李闊泉老師,給我們教耗腿、下腰、旋子等動作。練功的同時也上文化課,每天時間都排得很緊。

采:練功時有沒有分行當?

劉:剛開始沒有,練了一年多以后就開始排戲了。我考試時唱的須生,就給我分了《二進宮》的楊侍郎。

采:您對閻國斌、楊金聲等老師有啥印象?

劉:他們都是尚友社的老人手。楊金聲是西安旦角門里的名人,年齡比何振中還大。閻國斌人稱“活關公”,紅生戲很出名,我看過他的《挑袍》《古城會》等戲,架子功好,人也長得魁偉。閻老教我們很負責,那時候剛開始練功,他批評我身架不行,身上太垮。

采:56年支援玉門是什么原因?去了多少人?

劉:當時是國家號召文化支邊,西安各個劇團都有支援。尚友社分了幾攤子,主要去了漢中(注:后轉寶雞虢鎮)和玉門,我們這批學生百分之九十都去了玉門,社里沒留下幾個。當時我還是學生隊的隊長,積極響應政策,見大家去我也就去了。一起去的有崔輔中、田昆、王群生、田振榮、張文華、姚中峰、姚根慶、秦木成、弓愛芳、劉華、徐勤、李清音等。到那邊訓練幾年以后,好多同學都回來不去了,截止62年就剩我、秦木成、張文華等少數幾個。這次去的還有易俗社的米鐘華和三意社的徐元民導演。

采:徐元民和米鐘華老師在團里主要負責什么?

劉:米鐘華老師是編劇,創作過《石油之花》等兩部有關石油城的現代戲。在易俗社時改編過《八義圖》,給玉門市秦劇團演員隊也排過這個戲,文革后又回了易俗社。徐元民老師是導演,給我們學員隊排過《游龜山》《四進士》《鳳還巢》等戲,一年后由于身體原因回了西安,后來去五一劇團當了導演。

采:你們到玉門后是什么情況?

劉:我們剛去的時候還是學生,劇團派了秦腔和京劇老師,一邊督促我們練功,一邊開始排戲。徐元民老師給我們學員排了四本戲,這時候我已經開始倒倉,所以這幾本戲都沒有我的角色。這種情況下,就把我調到了演員隊穿角子、跑龍套。我也認識到了自己與同學的差距,于是開始著重練武功。每天晚上穿上靴子,把劇院電閘推上去,一個人在舞臺上練,也吃了一些苦。劇團有個王景民老師,小名叫王金科,是唱花臉的,看我比較用功,單獨給我練架子。大概一年后,我的基本功有了很大的進步,漸漸能翻能打,嗓子也慢慢出來了,王老師就給我排了須生戲《逃國》。

劉斌《逃國》飾伍員

采:這算不算您舞臺生涯的第一出戲?老師對您有什么要求?

劉:是我的第一出戲,王景民老師等(注:示范)的動作,王新民老師和姜能易老師也指點過。王景民老師對我要求相當嚴格,扎勢要又準又穩,扎不好,一腳就踢倒了,我自己也暗暗下了功夫。我父親從西安捎來口條、靴子、板帶、馬鞭等,專門用來給我練功。這個戲排出來以后,在58年就演了,效果還不錯。

采:您后來拜了姜能易為師?

劉:對。因為我自小懂一點銅器,有時還能在樂隊敲個鐃鈸、手鑼,所以踩銅方面沒有問題,《逃國》這個戲沒有帶樂就直接演了,演出后受到劇團領導的表揚。58年的下半年,“傳幫帶”的口號來了,我就拜到了玉門三大胡子生(注:余景民、王新民、姜能易)之一的姜能易老師門下。

采:拜師后,姜老師都給您排過哪些戲?您對姜老演戲有什么印象?

劉:老師給我排的戲不少,像他唱的戲都給我教了,像《祭靈》《釋放》《殺驛》《烙碗計》等;老師參與演出的一些本戲我也學了,像《三滴血》的周仁瑞、《游龜山》的田云山、《回荊州》的劉備、《出棠邑》的伍員、《大報仇》的劉備、《黃金臺》的田單、《忠保國》的楊波、《玉虎墜》的馮彥等。有時老師不上,我就頂上去演了。

老師演戲表情好,情緒準確,唱腔圓潤。他的戲我們學生、包括演員都愛看,我拜他為師也是崇拜他的藝術。老師的《祭靈》《釋放》《殺驛》《烙碗計》等戲都非常好,本戲像《游龜山》里田云山的白口,真是抑揚頓挫,一字一句都很贏人。

玉門劇團演出米鐘華改編《八義圖》劇照,姜能易飾公孫杵臼、王景民飾屠岸賈、王新民飾程嬰

采:參加省上匯演是什么時候?

劉:1960年,甘肅省青年演員匯演。當時玉門排的是《三滴血》,我演周仁瑞。演出后,簡報當時就出來了,受到了表彰,后來給幾個主演也發了優秀獎章。匯演還沒結束,我們就接到上級石油部的緊急指示,準備去大慶油田慰問演出,全團就撤回去了。

采:您什么時候回西安結的婚?到靈臺劇團是出于什么考慮?

劉:去玉門以后有好幾年都沒回過家,60年慰問大慶結束以后路過西安,才回去看了一下。62年國慶節回西安結的婚,我老伴也是唱戲的,西安人,是在我后面去玉門的學生。結完婚就沒上去。

到年底的時候靈臺劇團來西安接演員,我就去了,在那兒唱了四天戲,就把我留下了。那時候年齡也小,也不知道哪個是國營劇團,哪個好,就是覺得靈臺離西安近,能照顧老人。現在看的話,靈臺劇團和玉門相比,在各方面都是有很大差距的。

采:當時靈臺劇團是啥情況?

劉:60年的時候,靈臺、涇川、崇信好像合并成了一個劇團,62年又分開了,所以需要演員補充進來。我去的時候,團里能演的戲也不少,有老藝人,也有青年學生,每天晚上都有掛牌演出。

采:后來靈臺劇團又合并到平涼了?

劉:到了64年,全平涼地區整編劇團,整成了四個團,平涼為第一團,另外還有華亭、涇川,我們靈臺好像是第四團。沒過幾天,又把我們集中在一起開始整頓,互相揭露問題,下放的下放,調工作的調工作。整頓之后平涼地區又成了兩個團,一個秦劇團,由老藝人組成;一個隴劇團,由青年演員組成。

在整編過程中,因為我是年輕人,剛去不久,也沒啥問題,有人就推薦我去隴劇團給大家排戲。我當時不同意,不接受這個工作,最后領導硬讓我干,工作任務出來以后,導演寫的我的名字,沒辦法只得干。當時已經是演現代戲了,排了個隴劇《彩虹》,領導覺得還不錯,就把這四、五十名青年演員都交給我了,專門談話讓我訓練他們。前后排導了《第一個浪頭》《紅色娘子軍》《江姐》等幾本隴劇現代戲。

采:從臺前轉到幕后,心理有沒有落差?

劉:當時年輕,也沒有太多想法,就憑自己以往在舞臺上演戲的感受和對人物的理解去導。

采:什么時候又回的靈臺?

劉:那時候我還比較紅火,地區文化部門領導都看得起我,在年輕人當中大家對我印象也不錯。有一段時期,全國文藝界都在學習烏蘭牧騎模式,地區宣傳部長領了一班人到蘭州去觀摩,其中劇團去的就是我。我這個人說話不保留,也看不清當時的方向,大家問我的時候我說:“那不行,十幾個人在那跳個舞,說個快板,拉個獨奏曲就算一臺節目?咱的秦腔都發展到啥程度了。烏蘭牧騎盡管是個方向,但它只適合邊遠山區和草原地帶。”這話觸犯了當時的政策,文化處長批評了我,認為我撞了毛主席的政策。后來全省都走烏蘭牧騎道路,每個縣都有一個小型的宣傳隊,因為我是由靈臺上去的,就原把我分回靈臺了。

采:這個宣傳隊存在了多久?

劉:當時帶了十三個人,成立了靈臺縣烏蘭牧騎宣傳隊。到69年就撤了,幾個老演員被下放回家,剩下的安排到各單位,大部分去了工廠,把我一個留在了文化館。因為此前我是宣傳隊的隊長,就留下來搞農村文化,在這兒一直待到文革結束。

采:文革中您有沒有受到迫害?

劉:文革開始后,我們在平涼被整頓了103天,當時胡亂揭發,把我打成“黑幫”了。最后也沒啥依據,沒有受到太大批斗,只是在班組會議上給我提了些意見。平時就是勞動,參加不上積極分子的活動。

采:文革后期,縣上又讓您重組劇團?

劉:文化大革命后期,縣上叫我重新組織劇團。此前我給一中的學生排過戲,其中有幾個會拉會唱的,又從社會上招了一些人。剛開始先排現代戲的小節目,后來人排了《糧食》《朝陽溝》等幾本比較大型的現代戲,有時去農村演出一下。

恢復古典戲以后,第一個排的是《逼上梁上》,演出以后又相繼排了《十五貫》《三滴血》《回荊州》《忠保國》《玉虎墜》《烈火揚州》等傳統劇目。

采:姜老師教過的戲有沒有給學生傳下去?

劉:根本沒有時間。我不光排戲,還要演戲。開始的時候沒有老戲演員,小娃娃們功底還不夠,《逼上梁山》就由我演的林沖。排《十五貫》的時候來了兩個老演員,沒人演丑角,我就演婁阿鼠,我這個婁阿鼠還挺受觀眾歡迎的。像《玉虎墜》,我可以演馮彥,也可以演賀其卷,反正缺啥演啥,哪個行當沒人就頂上去。

采:您培養的學員大概都有哪些?

劉:第一次團里收了二、三十青年學生,排練出來了幾個,像現在省秦的賀忠宏,平涼地區劇團的王亞平、賈小菊,靈臺劇團的馬有祥等。現在留下的不多,有些從陜西招的娃娃都回去了,還有些改行了。

當時我是全面地教,排的本戲較多。因為當時我是劇團負責,內外事都比較忙,沒有專門培養誰,排的折戲也不多。好像給賀忠宏教過《祭靈》《殺廟》《拆書》,給馬有祥也排過戲,學生中胡子生主要就這兩個,有時給旦角也排,大概排了六十多本戲,最低標準每年也得排四、五本戲。我怕排戲速度快,對團里要求也高,大多數時間晚上都在加班排戲。

采:這些學生后來演出效果怎么樣?

劉:這批學生都很不錯,陣容整齊,都能翻能打、文武不擋。像《烈火揚州》《破寧國》《金沙灘》這類文武帶打的戲還曾經轟動一時,我把他們帶到寶雞、鳳翔、平涼、靜寧、莊浪、慶陽、白銀、蘭州等地賣票演出,每到一地都能演一月多天氣。尤其是《金沙灘》《大報仇》等男角戲,很受歡迎,像賀忠宏的《臨潼山》當時在蘭州就唱出名了,我認為那時候我的學生當中優秀的比較多。后來我也離開劇團了,好多娃也都改行了,我就不知道后頭的情況了。

采:您是哪一年退休的?

劉:89年下半年我就提出退休,90年就完全退了。之前已經把家安到了靈臺,這時候老人都已經下世了,有人建議我回西安,老伴也愿意回來,因此退休后我就回來了。

當時退休我是有怨氣的,所以51歲就走了。我在靈臺劇團負責時間長,雖然是副團長,但一切事物都我管著呢。我這個人對工作認真負責,但性格有點暴躁,容不得其他人對待工作有馬虎,因此得罪了些人。再一個,對上頭的領導我也有點看法,他們說話都說的外行話,對秦腔根本不懂,又愛聽個別人的反映,下來胡亂指責工作,我有時會頂撞他們。我覺得我是一心一意為工作,是為劇團負責,但由于有些人打個小報告,領導就把我調到文化站了。我走了以后不到半年,劇團管不住了,領導又來做工作,把我再調回到團里。我回去以后剛把劇團搞得有點起色,又有人背后搗鬼把我弄下去。實際上我啥問題也沒有。說個笑話。我有時叫廚房師傅切一盤紅蘿卜絲,和幾個老同事聊天下酒吃,紅蘿卜平涼那時候八分一斤,能值幾個錢?就把這都反應到縣長跟前了。縣長下來,認為這是多吃多占了。但是劇團離開我還不行,就這樣三番五次來回折騰,大概有四、五回,平涼地區有個專員說“靈臺縣打不倒的劉斌”。最后,縣長、書記來找我談話,我都懶得理他們了,誰也不用做我的思想工作,我不弄了。我折騰不起,劇團也折騰不起了。

采:退休之后的生活怎么樣?

劉:退休之后,我就在西安唱自樂班了。過去我在西安演《逃國》,閻國斌、康正緒、劉光華等前輩看了都是很贊賞的,所以城里的名家我也不怕,也敢在名家跟前唱。現在兒子都安頓好了,孫子也大了,我心情很好,很高興,也很滿足

劉斌《祭靈》飾劉備

采:后人有沒有從藝?您都錄過哪些音像資料?

劉:大兒子劉曉軍小時候我倆顧不上管,就放在團里穿角子,后來跟著學了點。娃嗓子不行,因此演的丑角,我回來后沒看過娃演戲,聽說還可以。文化體制改革,也退休了,他年齡不大,但工齡夠了,現在返聘在團里。他媳婦也是唱戲的,兩口子在劇團工作能力都不錯,擔任主要角色。其他兩個兒子都沒有從藝。曉軍的兒子在我跟前看大的,現在高三畢業了,馬上考大學。

這次小張同志要錄我的《祭靈》,那天嗓子不太好,唱的不理想,但總算聽到自己的戲了,以前從沒聽過自己唱戲。我一輩子沒有看過自己錄像,聽別人說我的動作比較好,自己也不知道咋樣。1960年匯演的時候,甘肅省臺錄過《三滴血》的音,再后來在蘭州演戲時,廣播電臺錄過《祭靈》和《牧羊》,那段時間每天賣票演出,因此嗓子有些沙啞,效果也不太好。

有些朋友勸我,認為我還學了些東西,應該留點資料。我總認為自己是個唱戲的,社會地位非常低。我給兒子說:不準后代再從事這一行,也不讓孫子參與唱戲的事。所以,就不給自己留資料了。我弄了一輩子,現在不太喜愛這個行當了。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上一篇:尚友社第五期學員楊晨采訪實錄 下一篇:尚友社第四期學員李寶珍采訪實錄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