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驛站>> 養生休閑

五臟之間的關系

2018年12月01日 22:25:34來源:頭條號 作者:藝術家視界2 瀏覽數:699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五臟之間的關系

五臟之間的關系非常密切,如清·張志聰在《侶山堂類辯·草木不凋論》中說:“五臟之氣,皆相貫通。”五臟之間的關系,古人多以五行相生相克來說明其生理上的聯系,即任何一臟與其他四臟都存在著生我、我生、克我、我克四方面的聯系關系;并用五行相乘相侮與子母相犯來說明其在病理上的聯系,即任何一臟與其他四臟都存在著相乘、相侮、子病及母、母病及子四方面的病變關系。但是,經過歷代醫家的觀察與研究,對五臟之間關系的認識,早已超越了五行生克乘侮的范圍,目前主要是從各臟的生理功能來闡述其間的聯系,并用病理上的相互影響來反證其生理上的關系。這樣,就更具體、靈活、實用。五臟之間的關系較復雜,為了便于分析,此以兩臟之間的關系進行說明。

1、心與肺的關系

《素問·五臟生成篇》說:“諸血者皆屬于心,諸氣者皆屬于肺。”心與肺的關系,主要就是心主血與肺主氣之間的相互依存、相互為用的關系。

從心主血對肺主氣來說,心推動血液運行,一方面,能維持肺司呼吸功能的正常進行;另一方面,血是氣的載體,氣附于血而運行全身,從而使肺能主呼吸之氣和主一身之氣。

從肺主氣對心主血來說,肺主氣、司呼吸、朝百肺,能促進、輔助心臟推動血液運行,是保證心血正常運行的必要條件。

聯結心之搏動和肺之呼吸之間的中心環節,主要是積于胸中的宗氣。在肺司呼吸的作用下形成宗氣以養心,促進心臟推動血液運行的功能;心血運載宗氣以養肺,以維持肺臟司呼吸的功能。所以,宗氣具有的貫心脈以行氣血和走息道以司呼吸的功能,能夠強化血液循環與呼吸之間的協調平衡關系。

在病理方面,心與肺的病變可以相互影響。如肺氣虛弱,宗氣生成不足,使血行無力,或肺失宣降,氣機不暢,使血行受阻,出現咳嗽、氣短、胸悶、心悸、唇青、舌紫等癥。反之,心氣不足、心陽不振,血行不暢,影響肺的宣發肅降,出現心悸、唇青、舌紫、咳嗽、氣喘、胸悶等癥。

2、心與脾的關系

心與脾的關系,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血液生成方面的相互依存關系,二是血液運行方面的相互協同關系。

血液生成方面,心主血,心血供養脾,維持脾的正常運化;脾主運化,為氣血生化之源,脾運正常,則化生血液功能旺盛,保證心血充盈。

血液運行方面,心主血,推動血液運行不息;脾統血,使血液在脈中運行而不致逸出于脈外。心脾協同,血液運行正常。

在病理方面,心脾兩臟的病變可以相互影響。如心血不足,不能供養脾運,或思慮過度,使脾失健運,出現心悸、失眠、多夢、食少、腹脹、便溏等心脾兩虛證。反之,脾氣虛弱,運化無權,則心血的化源不足,或脾不統血,失血過多,亦會導致心血不足,出現食少、腹脹或慢性出血,以及面色無華、心悸、失眠、多夢等病癥。

3、心與肝的關系

心主血而藏神,肝藏血而舍魂。因此,心與肝的關系,主要體現在血液運行方面與神志方面的既有相互依存又有相互協同的關系。

在血液運行方面,心主血,肝藏血。心血充盈,心氣旺盛,則血液運行正常,而肝才能有血可藏;肝藏血充足,并隨著人體動靜之不同進行調節,而有利于心推動血液運行。正如王冰注《素問·五臟生成篇》說:“肝藏血,心行之,人動則血運于諸經,人靜則血歸于肝臟。”心肝協同,血液運行正常。

在精神情志方面,心主神志,肝主疏泄,皆與精神、情志活動密切相關。如《類經·藏象類》說:“神藏于心,故心靜則神清;魂隨乎神,故神昏則魂蕩。此則神魂之義,可想象而悟矣。”心神正常,則有利于肝主疏泄;肝主疏泄正常,調節精神情志活動,則有利于心主神志。心肝兩臟,相互依存、相互為用,以維持正常的精神情志活動。

在病理上,血液和精神情志方面的病變,心肝兩臟往往相互影響。如心血不足,則常可導致肝血不足;反之,肝血不足,亦可導致心血不足,二者常互為因果。常見面色無華、心悸、頭昏、目眩、爪甲不榮、月經量少色淡等心肝血虛證。心神不安,可導致肝失疏泄,或因情志所傷,亦可導致心神不安,出現心煩、心悸、失眠、急躁易怒或抑郁不樂、脅肋疼痛等病癥可同時并見。

4、心與腎的關系

心與腎在生理上的關系,往往稱之為“心腎相交”、“水火相濟”。心腎相交理論的形成,是從陰陽、水火關系逐步發展起來的。《內經》首先提出:“水火者,陰陽之征兆也。”漢·華佗在《中藏經·陰陽大要調神論》中提出:“火來坎戶,水到離扃,陰陽相應,方乃和平。”認為坎離(腎心)水火相通。唐代孫思邈根據《易經》水火既濟與水火未濟兩卦的涵義,和中醫心腎的五行歸屬及心腎兩臟的生理關系,在《千金方·卷十三·心臟方》中提出:“夫心者火也,腎者水也,水火相濟。”明代周子干在《慎齋遺書·卷一·陰陽臟腑》中明確提出“心腎相交”,并對其機理作了說明,曰:“心腎相交,全憑升降。”從升降關系來說,位于下者,以上升為順;位于上者,以下降為和。《素問·六微旨大論》說:“升已而降,降者為天;降已而升,升者為地。天氣下降,氣流于地;地氣上升,氣騰于天。”由此可知,心腎相交是對心腎兩臟之間相互滋生、相互制約的生理功能的高度概括。它包括心腎之間的水火既濟、陰陽互補、精血互化、精神互用等內容。

心腎水火既濟:心在五行屬火,位居于上屬陽;腎在五行屬水,位居于下屬陰。心火必須下降于腎,溫煦腎陽,使腎水不寒;腎水必須上濟于心,滋助心陰,制約心火使之不亢。心腎水火相交既濟,從而使心腎兩臟的生理功能保持協調平衡。

心腎陰陽互補:在生理情況下,心陰與心陽、腎陰與腎陽之間互根互用,使每臟陰陽保持著協調平衡。而心與腎之間相關兩臟的陰陽也存在著互根互用關系,心之陰陽能補充腎之陰陽,腎之陰陽能補充心之陰陽,從而使心腎陰陽保持著充足與協調平衡。

心腎精血互化:精和血都是維持人體生命活動的必要物質,精血之間可以互生互化。心主血,腎藏精,心腎精血之間也存在著相互資生、相互轉化的關系,這為心腎相交奠定了物質基礎。

心腎精神互用:心藏神,為人體生命活動之主宰,神可以益精。腎藏精,精生髓充腦,腦為元神之府,積精可以全神。明·戴思恭在《推求師意·雜病門·怖》中說:“心以神為主,陽為用;腎以志為主,陰為用。陽則氣也、火也,陰則精也、水也。凡乎水火既濟,全在陰精上承,以安其神;陽氣下藏,以安其志。不然,則神搖不安于內,陽氣散于外;志惑于中,陰精走于下。”馬培之說:“心主藏神,腎主藏精,精也者神之依,如魚得水。”因此,心腎精神互用,亦為心腎相交之義。

在病理變化上,心腎病變可以相互影響。例如:心陰不足可導致腎陰不足,腎陰不足亦可導致心陰不足,心陰不足可導致心火偏亢,腎陰不足可導致相火偏亢,從而產生心腎陰虛火旺的病變,表現為心悸、心煩、失眠、多夢、耳鳴、腰膝酸軟,或男子夢遺、女子夢交等癥,稱之為“心腎不交”。又如:腎陽虛損,不能溫化水液,陽虛水泛,上凌于心,可見畏寒、面色蒼白、水腫、尿少、心悸等癥,稱之為“水氣凌心”。又如:心血不足,血不養神,腎精虧損,腦髓空虛,產生心腎精血虧虛,神失所養的病變,出現健忘、頭昏、耳鳴、失眠、多夢等病癥。

5、肺與脾的關系

肺與脾的關系,主要體現在宗氣的生成和水液代謝兩個方面。

宗氣生成方面:肺司呼吸,吸入自然之清氣,脾主運化,吸收水谷之精氣,清氣和精氣是生成宗氣的主要物質基礎。只有在肺脾協同作用下,才能保證宗氣的正常生成。

水液代謝方面:津液代謝是多個臟腑的共同作用,就肺與脾而言,需要肺的宣發肅降作用,以通調水道,使水液得以正常的輸布與排泄。脾的運化作用,以吸收、輸布水液,使水液得以正常的生成與輸布。肺脾兩臟協同,是保證津液正常生成、輸布與排泄的重要環節。同時,在津液代謝過程中,肺的通調水道與脾的運化水液,又存在著相互為用的關系。

在病理關系上,肺脾兩臟病變可以相互影響。例如:肺氣虛弱不能正常呼吸,脾氣虛弱不能正常運化,則氣的生成乏源。或因脾氣虛弱,生氣不足,導致肺氣虛;或因肺病日久,耗氣過多,影響及脾,產生食少、腹脹、便溏、體倦乏力、咳嗽、氣短、氣喘等脾肺氣虛證。又如:脾氣虛弱,不能運化水濕,水濕內停,聚為痰飲,影響肺的呼吸及宣降功能;或因肺氣虛弱,宣降失職,水道不能通調,水濕潴留,影響脾的運化功能,表現為食少、倦怠、腹脹、水腫、咳嗽、氣喘、痰多等脾肺氣虛,痰濕內停的病變。故有“脾為生痰之源,肺為貯痰之器”之說。

6、肺與肝的關系

肺與肝的關系,主要體現在氣機升降調節方面的依存與協同關系。《素問·刺禁論》說:“肝生于左,肺藏于右”。其義是說:肝主升發之氣,于左上升;肺主肅降之氣,于右下降。這就是對肝肺氣機升降特點的概括。

肺氣以肅降為順,肝氣以升發為暢,肺與肝密切配合,一升一降,對全身氣機的調暢,起著重要作用。此外,肺氣充足,肅降正常,有利于肝氣升發;肝氣疏泄,升發條達,有利于肺氣肅降。

在病理方面,肝肺氣機升降失調病變可以相互影響。如肝氣郁結化火,升發太過,氣火上逆犯肺,使肺失宣降;或肺失清肅,燥熱內盛,影響及肝,使肝失條達,都可產生頭痛、面紅、目赤、胸脅脹痛、咳嗽、咯血等肝肺同病的病癥。對“肝火犯肺”者,用五行理論來概括,又稱為“木火刑金”。

7、肺與腎的關系

肺與腎的關系,主要體現在水液代謝、呼吸運動方面的協同與依存關系,以及肺腎之陰相互資生關系。

水液代謝方面:肺主通調水道,為水之上源,肺氣肅降,使水液下行及腎,有助于腎主水;腎為主水之臟,腎氣推動、腎陽蒸騰,有利于肺的通調。肺腎協同,相互為用,保證人體水液的正常輸布與排泄。

呼吸運動方面:肺主氣司呼吸,以主呼吸之氣;腎主納氣,以維持呼吸深度。肺腎配合,共同完成呼吸功能。同時,肺在司呼吸中,其氣肅降,有利于腎之納氣;而腎氣充足,攝納有權,也有利于肺氣肅降。故《類證治裁·喘癥》說:“肺為氣之主,腎為氣之根,肺主出氣,腎主納氣,陰陽相交,呼吸乃和。”

此外,肺腎之陰也是相互資生的。肺屬金,腎屬水,金能生水。肺陰充足,輸精于腎,使腎陰充足;水亦能潤金,腎陰為一身陰液之根本,腎陰充足,上滋于肺,使肺陰充足。肺腎之陰,相互滋生,從而維持肺腎兩臟之陰的充足與協調平衡。

肺腎兩臟在病理上的相互影響,主要有:

一是水液代謝障礙:肺失宣降,通調水道失職,必累及于腎;腎氣虛弱,腎陽不足,氣化失司,水液內停,上泛于肺,使肺失宣降,都可導致水液輸布、排泄障礙,出現咳嗽、氣喘、尿少、水腫等肺腎同病的病癥。故《素問·水熱穴論》說:“其本在腎,其末在肺,皆積水也。”

二是腎不納氣:腎氣不足,攝納無權,氣浮于上;或肺氣久虛,久病及腎,均可導致腎不納氣,出現呼吸表淺、動輒氣喘、胸悶、咳嗽、氣短等病癥。

三是肺腎陰虛:腎陰不足,不能上滋肺陰;或肺陰虛損,累及腎陰,肺腎陰虛同時并見,出現兩顴嫩紅、骨蒸潮熱、盜汗、干咳音啞、腰膝酸軟等肺腎陰虛內熱證。

8、肝與脾的關系

肝與脾的關系,主要體現在消化功能和血液運行方面的關系。

消化功能方面:肝主疏泄,調暢氣機及分泌膽汁,有助于脾的運化功能;脾氣健旺,運化功能正常,則有利于肝之疏泄。肝脾相互為用,消化功能正常。

血液運行方面:肝主藏血,貯藏血液并調節血流量;脾主統血,使血液在脈管中運行,不逸出于脈外。肝脾協同,維持血液的正常運行。

在病理方面,肝脾病變可以相互影響。例如:肝失疏泄,無以助脾之升散,使脾失健運,稱為“木不疏土”;或因脾失健運,濕熱郁蒸,薰及肝膽,出現精神抑郁、脅肋脹痛、腹脹腹瀉,或食欲不振、黃疸等肝脾不調的病變。又如:脾失健運日久,血無生化之源;或脾不統血,慢性失血日久,均可導致肝血不足,表現為納少、倦怠、頭暈、目眩,婦女月經量少、色淡等癥。亦可因肝不藏血或脾不統血,均可引起血行失常,出現多種出血的病癥。

9、肝與腎的關系

肝與腎的關系,在中醫古籍中往往又稱為“乙癸同源”或“肝腎同源”。“乙”、“癸”原為古歷的兩個天干符號,根據天干配屬五行法,甲乙屬木,壬癸屬水,而肝屬木,腎屬水,故乙、癸分別作為肝、腎之代名詞,乙癸同源即肝腎同源。明代李中梓在《醫宗必讀·乙癸同源論》中明確提出“乙癸同源,腎肝同治”之說,揭示了肝腎在生理、病理上存在著相互資生、相互影響的密切關系。肝與腎的關系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肝腎精血同源:肝藏血,腎藏精。《張氏醫通·諸血門·諸見血證》說:“氣不耗,歸精于腎而為精;精不泄,歸精于肝而化清血。”即腎精化為肝血。《素問·上古天真論》說:腎“受五臟六腑之精而藏之。”封藏于腎中的精氣,也需要依賴于肝血滋養而保持充足。腎精與肝血,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同盛同衰,休戚相關,二者相互滋生,相互轉化,腎精養肝化血,肝血滋腎化精。故此“肝腎同源”亦即“精血同源”。

肝腎陰陽互補:肝腎之陰相互滋生,肝屬木,腎屬水,水涵則木榮,母實則子壯;肝陰亦能滋補腎陰,母子相生,子亦能奉母。陰陽既能互生,又能互制。肝腎之陰充足,不僅能相互滋生,而且能制約肝陽使其不致偏亢。由于肝腎陰陽的相互滋生,相互制約,從而保持肝腎陰陽的充足與協調平衡。

肝腎同俱相火:《素問·五常政大論》說:“君火以明,相火以位。”元·朱震亨在《格致余論·相火論》中說:相火“具于人者,寄于肝腎兩部。”心火為君火,肝腎之火為相火。在正常生理情況下,君火、相火為人身之陽氣,屬于少火,蒸騰全身,溫暖臟腑,是生命活動之動力。肝有相火,則使血不寒,司氣機之升發,盡疏泄之職;腎有相火,輸布一身,使水火得濟,以奉生身之本。相火為肝腎兩臟共同專司,其宜潛藏。肝腎精血充足,肝腎之陰充盛,則相火得以制約,寧靜而守位于肝腎。

疏泄封藏互用:肝主疏泄,腎主封藏,二者之間存在著相互為用、相互制約、相互調節的關系。肝氣疏泄,可使腎之封藏而開合有度;腎之封藏,則可制約肝之疏泄太過。疏泄與封藏,既相反又相成,互用互制,從而保證并調節女子月經來潮和男子泄精功能的正常。

在病理方面,肝腎病變往往相互影響,而表現為肝腎同病。例如:腎精虧損可以導致肝血不足,肝血不足也可引起腎精虧損,表現為頭昏、目眩、耳聾、耳鳴、腰膝酸軟等肝腎精血不足證。又如:肝陰不足可引起腎陰不足而致相火偏亢,腎陰不足亦可導致肝陰不足而致肝陽上亢,稱之為“水不涵木”,出現頭昏目眩、面紅目赤、急躁易怒、失眠、遺精、煩熱、盜汗等肝腎陰虛火旺證。又如:肝腎精血不足,或肝腎陰虛火旺,引起肝主疏泄和腎主封藏關系失調,則可出現女子月經周期紊亂、經量過多或閉經,男子遺精滑泄或陽強不泄等病癥。

10、脾與腎的關系

脾與腎的關系是后天與先天的關系。脾為后天之本,腎為先天之本,兩者相互資助,相互促進,缺一不可。《景岳全書·論脾胃》說:“人之始生,本乎精血之源;人之既生,由乎水谷之養。非精血,無以立形體之基;非水谷,無以成形體之壯。……是以水谷之海本賴先天為之主,而精血之海又必賴后天為之資。”故人體生命活動之根本,關系到脾、腎兩臟。脾運化水谷精微,化生氣血,為后天之本;腎藏精,源于先天,主生殖繁衍,為先天之本。先天與后天又相互資生,脾的運化,必須借助腎陽的溫煦蒸化,始能健運;腎中精氣,又賴脾運化的水谷精微補充,才能不斷充足。故《醫門棒喝》說:“脾胃之能生化者,實由腎中之陽氣之鼓舞;而元陽以固密為貴,其所以能固密者,又賴脾胃生化陰精以涵育耳。”這充分說明了先天溫養后天,后天補養先天的相互關系。《血證論·陰陽水火論》所說:“人之初胎,以先天生后天;人之既生,以后天生先天。”亦是說明先后天之間的相互依賴關系。

脾與腎的關系,還體現在水液代謝方面。脾運化水液,關系到人體水液的生成與輸布,其須得腎陽的溫煦蒸化;腎主水,司開合,在腎氣、腎陽的氣化作用下,主持全身水液代謝平衡,其又須賴脾氣的制約,即所謂“土能制水”。脾腎兩臟相互協同,共同完成水液的新陳代謝。

在病理方面,脾腎病變常相互影響,互為因果。例如:脾氣虛弱,運化不健,導致腎精不足,表現為腹脹、便溏、消瘦、腰酸、耳鳴,或青少年生長發育遲緩、不良等病癥。又如:腎陽不足,不能溫煦脾陽,或脾陽久虛,損及腎陽,形成脾腎陽虛證,表現為腹部冷痛、下利清谷、腰膝酸冷、五更泄瀉等病癥。又如:脾氣虛弱,不能運化水液,或腎的陽氣虛損,氣化失司,而導致水液的輸布、排泄障礙,表現為面浮、肢腫、腹脹、畏寒肢冷、腰膝酸軟等脾腎陽虛水液停滯的病癥。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