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藝長廊>> 雜文評論

馬鮮紅:傲寒綻放,雅靜含香——讀芳菊散文集《寂靜的臘梅花》

2018年01月20日 09:22:19來源:本站來稿 作者:馬鮮紅 瀏覽數:1337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讀了兩遍芳菊的散文集《寂靜的臘梅花》,可是第一次讀與第二次相隔了一年。第一次讀的時候,我還沒真正見過臘梅花,只聽說是在冬天開花。當在現實生活中目睹了臘梅開花的過程,再讀就感觸頗深。

        這本散文集里,有兩條主線:橫向的是情感,縱向的是精神。這個縱橫坐標就構成了她生命的全部。真切的情感,剛強的精神常常讓我感動得流下眼淚。筆名“芳菊”,書名“臘梅”。菊和梅都是傲寒綻放,且都清悠含香,不與百花爭艷,只默默裝點人間。這就是作家芳菊,也是她靈魂的寫照。        

        她出生的時候,因為是第四個女兒,母親就此苦惱:“我的命咋這么苦?又生了個丫頭片子!”母親一狠心就叫接生婆把她扔掉。在那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接生婆隨手就把她扔在了路邊,是匆匆趕回來的父親把她抱回了家。因為生不出兒子,母親在村里抬不起頭。她就被視為隔斷香火的罪魁禍首,成了母親眼里的“賠錢貨”。她的童年就在母親無端的責罵和隨意的棍棒相加中度過,可是倔強的她就算頭皮被打得咚咚響,也絕不向母親求饒。雖然后來母親接連生了三個男孩,讓她的日子得以緩和。但是在成年后,母親一手操辦的包辦婚姻又把她的日子推進了水深火熱之中。她要一邊工作,還要獨自帶三個孩子。后來母親癱瘓了住在她家,她又承擔起了照顧母親的責任。她盡心盡力伺候母親,從未有過一句怨言。母親過世后她因勞累過度,大病了一場,住了幾個月醫院。讀完《母親眼里的賠錢貨》,我的眼里淚光閃爍。        

        無論生活多么艱難,她都絕不屈服,絕不流淚。她的堅強和毅力,我想很多男人都會自嘆不如。她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輸液造成的意外醫療事故,使我的心臟憋悶得像一顆隨時要爆炸的炸彈,呈直線上升的高血壓折磨得我頭暈腦脹,周身乏力,我閉上眼睛默默地承受這一切。”她希望能有個親人守在她的身邊,可是充塞她耳朵的卻是同病房婦人無休止地向她哭訴——哭訴早年喪偶,哭訴一人帶兒子的艱辛,哭訴自己身體的病痛。婦人一連哭訴了三天。她在痛苦和煩躁的雙重壓力下睜開了眼,阻止了婦人的哭訴。她還掙扎著抬起身子,用顫抖的手從枕頭下拿出僅有的三百元錢塞到婦人的手里,并把朋友們送的營養品全部拿出來,送給了婦人。

        一九七六年,她在一家電瓷廠上班,困境中的她突發靈感用工廠蓋泥塊的,被當垃圾扔掉的破塑料布合著大紅紙一起融合、染色,然后用銅線、棉花做出了一盆梅花。這盆梅花就一直伴隨了她幾十年,“在肉體和靈魂的擠壓拷打中,是梅的精神陪伴我堅強而充實地走過了人生的每一天”在《梅伴人生路》這篇散文里,她如是寫道。       

         痛苦是能圣化人的。其實當作家芳菊開始漠 視痛苦,把自己的生命與梅的精神合而為一的時候,她的生命就已經向天地萬物敞開,她開始具有大愛精神,她的靈魂就已經含香,這種“香”就表現為對萬物生靈的“愛”。她自己說:“豐富的內心世界會使人變得強大自信,由此開辟出新的人生道路。盡管磨難還是那些磨難,坎坷還是那些坎坷,痛苦還是那些痛苦,但這些苦難被自身的開闊強大過濾消化了。”這使我想到泰戈爾詩集《渡》里面的一首詩:“堅定你的信念吧,我的心,天會破曉的。/ 希望的種子深藏在泥土里,它會發芽的。睡眠像一個花蕾,會向陽光打開它的心,/而沉默也會找到它的聲音。/白天是近在眼前了,那時你的負擔將變成禮物,/你受的苦將照亮你的路。”          

        “大愛”思想,在這本散文集的很多地方體現了出來。有人在機場抓到小偷,眾人把小偷一頓暴打的時候,她作為機場的工作人員懷著憫人之心出面制止了這種暴行。她為買不到機票的老人疲憊奔走,為每一位有需要的乘客奔走呼號。她關心小動物,家里養了只叫“雪兒”的貓,可是一到冬天就有亂撒尿的毛病。有一次她在一怒之下把雪兒趕出了家門,可是到深夜她還牽掛著雪兒而久久不能入睡,她想:“外面天寒地凍,從沒出過家門的雪兒會不會凍壞?”仿佛雪兒就是她自己的孩子一樣。最后她打開門把雪兒找了回來。她說:“其實,人有時也和動物一樣,在強大的外力之下也無法主宰自身的命運,也有很多的無奈,這便是人性與動物性的統一。”這句話就和莊子的“齊物我,閔主客”很接近了。但真正要達到圣人的境界,還要在莊子的“一生死”上下功夫。她愛花花草草,自家的陽臺一年四季都春意盎然。單位后面有一株四季海棠,她每次走過都會站在那兒久久的凝視。早春三月,海棠花蕾被大雪淹沒,她就開始為花兒的命運擔憂,擔心這嬌嫩的花能否抵擋這狂風大雪,暴風雪整整刮了三天,她的心也揪了三天。她還發動同事去購買殘疾大學生花店里的鮮花,但別有用心的人問她是不是拿回扣;擔心別人的車胎被扎破,在家屬區院子的路上,只要見到玻璃渣、碎啤酒瓶她就會撿拾,天長日久,別人就奇怪地問:“撿玻璃渣賣錢嗎?”這也間接的反映出了社會道德的缺失,人性的物化。         

        苦難確實給芳菊指明了道路,那就是文學之路。中學時他就沉迷于文學,像個書蟲,走路看,回家看,晚上躺在被窩里看,以致年紀輕輕就把眼睛看近視了。上世紀八十年代她調到西安民航做售票員,由于全西安市就一個售票處,每天售票窗口都排著長長的隊伍,她忙得連頭都抬不起來。每天回家累得骨頭像散了架,卻不能休息,還要做家務,給孩子們洗衣做飯,忙完家務還要打發孩子們睡覺。只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才有看書寫作的時間,就這樣她經常熬到半夜兩、三點采寫新聞稿件。她說:“我的人生需要文學相伴,心靈需要文學滋潤,文學于我就像暗夜里的燈燭,照亮我的心靈和前進的路,給我經受坎坷、磨難的勇氣和力量。”退休之后她專心于文學,報了魯迅文學院的函授班,又去北京參加了《魯迅文學院》暑期進修班。她不懈的努力,辛勤的付出,終于開花結果,她的散文集《寂靜的臘梅花》在二零一三年得以出版。         

        再次讀完《寂靜的臘梅花》,我仿佛看到一朵女人花開在紅塵中,人世的風霜雨雪,不但沒能摧殘她,反而讓她更加燦爛奪目。她散發出淡淡的花香,溫暖著每一個觸及到她的生靈。

寫于2017-12-19

【作者簡介】馬鮮紅,網名遠古詩靈,湖南常德人,80后詩人,湖南師大文學學士,出版詩文集《穿越天地的愛戀》。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