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藝長廊>> 雜文評論

莫伸:讀長篇小說《母親河》

2017年10月27日 02:34:28來源:淺海文苑 作者:莫伸 瀏覽數:1110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讀何振基的長篇小說《母親河》已經是半年前的事情,當時的感想和感慨很多,這些感想和感慨都是隨著閱讀而自然生發,非常適時,也相當強烈,如果及時捕捉和記錄,理應寫出一篇全面些也翔實些的書評。遺憾在于:當時只顧著為口頭發言做準備,沒有預留更多,等到得知這些即興的口頭發言需要形成文字時,記憶已經遠遠跟不上來了;此后偏偏又事務繁雜,去了俄羅斯整整一月,當域外各種各樣的新鮮信息和見聞都撲面而來時,閱讀《母親河》的感想和感慨就不由得遠了淡了,所以我自己也覺得慚愧,覺得眼下寫就的這篇讀后感,是不能完好地表達出我原本的閱讀感受的。

好在,一部好的作品,總有它不滅的生命力。這強大的生命力或多或少會鐫刻在一個人的印象中。

我談幾點比較深刻的閱讀印象。

第一,《母親河》這部書的創作難度很大。大就大在它是寫現實生活的,通篇翻閱,它寫的都是我們眼皮子底下鮮活而真實的環境、氛圍、事件、人物。過去常常說畫鬼容易畫人難。鬼誰都沒有見過,所以怎么畫怎么是。人天天都見著,稍一走筆,就破綻百出。所以直面現實生活的寫作,吃力而難討好。

何振基偏偏就啃了這樣一塊硬骨頭。

第二,《母親河》這部書的境界很大。境界大的內容是多方面的,我覺得具體可以從四個方面去說。一是這部小說所寫的歷史跨度大。二是它涉及的地域跨度大。三是它反映的問題大。四是作者的氣魄和情懷大。

所謂歷史跨度大,是指作者從半個世紀前的1957年寫起,一直寫到改革開放后的今天。無論是物理意義上的時間概念,還是這些時間段內人物命運的發生發展和變化,都隨著歷史的演進而在變化,能夠將自己筆下的人物、事件和內容非常逼真地囊括進各個不同的歷史階段,很不容易。

(《母親河》作者何振基》)

所謂地域跨度大,是指作者從陜西漢中,一直寫到了青海、東北、北京、臺灣、香港等地。作者寫如此之大的地域,不是為大而大,不是強貼,而是書中人物命運和生活事件順理成章的發展所致。這就成為一種藝術上有機的融合與粘接,相當難得。

所謂小說反映的問題大,是指作者始終不拘泥于個人的命運和事件,始終不是沉湎于某位個人的悲歡離合,而總是站在一個社會進步和發展的大層面、大角度、大視野來描述和思考著這些具體的生活現象和人物命運,也就自然而然地站在了一個很高的基點上來描述、思考并展示著漢江兩岸、甚至是整個中華民族曲折蜿蜒發展的進程。

有了以上三個大,作者的大氣魄和大情懷也就蘊涵其中,不言而喻。

一邊閱讀《母親河》,我能夠相當清晰地感覺到,作者無論寫人寫事,都有信手拈來,駕輕就熟之感。這顯然得益于對生活的熟悉。相比較而言,全書前半部分由于矛盾沖突沒有充分地展開,多少有些磕絆,多少有些像報告文學;但是隨著故事進程的不斷推進,也隨著人物之間的矛盾展開得越來越真實,沖突得越來越激烈;作者筆下所塑造的人物也就越來越鮮活,越來越立體。尤其是后半部寫到官場,寫到賀慶生與柯明之間的糾葛和沖突,極具吸引力。我們常常說藝術。藝術是什么?從本質上來說,小說藝術就是把生活中的人物和事件集中起來,使之形成完整的、能夠牢牢吸引人的文字。如果書中不是有一雙無形的手伸出,牢牢地抓住你吸引你,使你為之喜怒哀樂,而是要你去俯就它,去硬著頭皮閱讀,甚至讀得昏昏欲睡也仍然要硬著頭皮去領會和猜測,藝術事實上就已經不成其為藝術了。

(小說《母親河》在漢中市首發,中為著名作家王蓬)

我注意到,何振基雖然是初寫小說,但他把控長篇小說的結構甚至節奏都很到位。他在注重藝術品質的同時,也明顯地很重視整部小說的思想含量。他具有很活躍的思維,也具有很強的思辨能力,這不僅得益于他長期的生活實踐,而且得益于他生活中所處的角度和位置,還得益于他個人的秉賦,得益于他個人的善學善思。當下社會思潮多元,各種多元的思潮相互融合也相互抵觸;各種復雜的社會現象層出不窮,這其中既有不可小覷的新生事物;也有不該忽略的沉渣泛起。在這樣一種情況下,客觀、理性、正確地認識和對待各種生活現象,確實不那么簡單。或許正因為社會現象的復雜,我發現如今的許多小說作者都越來越離開了真實的現實生活,而鉆進了自我的小圈子里。這使得許多小說越來越呈現出一種無病呻吟式的孤芳自賞。何振基完全不同,他所寫和所思的都是當下國家和政黨所面臨著的一些大問題,也都是有關國家和民族前途和未來的大難題,還是人類需要共同去領悟和步入的大境界,這確實體現出一名作家應有的擔當,也體現出作家對祖國、對人民的拳拳之心和赤子之忱。要祝賀何振基,一部風云盡攬的作品,遠勝十部池畔自憐的呻吟。

《母親河》也有缺點。我覺得最主要的缺點在于不少思辨性的內容不是通過故事和人物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來,而是由作者直抒胸臆地闡述出來的。在很大意義上,這犯了小說創作之大忌。一部真正的好作品,一定要留白,要尊重讀者的理解力和聯想力,恰恰在這一點上,整部小說填充得過滿過實。如果適當地縮減一些人物,壓刪一些內容,使筆力集中,事件緊湊,或許效果會更好些。

這只是我個人的一管之見,未必準確。

 2017年7月19日星期三

(何振基長篇小說《母親河》在漢中市首發)

【作者簡介】莫伸,原名孫樹淦。江蘇無錫人。1980年畢業于中國作協文學講習所。曾任《西安鐵道報》記者,西安鐵路局文聯副主席,西安電影制片廠編劇、文學部主任,陜西省作協副主席。1977年開始發表作品。1979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文學創作一級。著有長篇小說《年華》、《塵緣》、《權力劫》,長篇報告文學《闖蕩東歐》、《中國第一路》等14部,電影劇本《列車從這里經過》、《相逢在雨中》、《家在遠方》等十余部,電視劇劇本《郭秀明》、《一起走過的日子》等四部。作品先后獲全國首屆優秀短篇小說獎、《小說界》優秀中篇小說獎、《啄木鳥》優秀長篇小說獎、建國40周年優秀電影劇本獎、夏衍電影劇本獎、老舍文學獎劇本獎、全國電視劇飛天獎、金鷹獎等。部分作品譯有英、日、西班牙文版本。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