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藝長廊>> 談史說藝

延安民眾劇團老藝人陳興民采訪實錄

2017年03月14日 13:01:53來源: 秦劇學社 作者:隴上一癡 瀏覽數:1139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采訪時間:2015年8月12日

采訪地點:陜西省戲曲研究院家屬樓

采訪人員:隴上一癡 

錄音整理:王富軍

文字校對:隴上一癡

采訪攝影:唐青

微信編輯:追風

陳興民生活照

名家簡介:陳興民,1925年12月20日生,長安縣灞橋區興州鎮陳家村人,1938年學戲,受教于師春華、張茂亭、楊安民,先后輾轉于三義學社、競存學社,后入延安民眾劇團,解放后任戲曲劇院二團業務科副科長,1956年調入訓練班訓練學生,1983年退休。

以下為采訪者(簡稱采)與陳興民老師(簡稱陳)對話實錄:

采:您家原來是哪兒的?小時候家里是什么情況?

陳:我是長安縣灞橋區興州鎮陳家村人,1925年冬月初五(這里指農歷,即公歷1925年12月20日)出生的。我爺我奶有三兒三女八口人,我兄弟姊妹五個,一大家十幾口人一起生活。小時候家貧,沒飯吃,十分可憐,家里有二、三畝地,但我爺愛耍錢,這二畝地就沒有了。我六、七歲時,有個親戚叫魏志宏,是陜西省主席底下的人,把我領去侍候人家小老婆。我父親回來,我又要跟回來,我父親就打我,說回來餓死你。很想家,想把胳膊碰壞就能回家了,但是沒有成功。我九歲時,魏志宏出事了,那個小老婆回了漢中,我就回了家。

采:那您是什么情況下選擇學的戲?

陳:回到家以后,還是沒飯吃。后來蒲城北邊上王莊有個大地主,他媽七十歲了,兄弟七人,老大是鎮長,家里有錢有地有生意,為了他媽看戲到處收娃,看我叔父和我也可憐,就把我倆收走了,去就給演戲。后來地主不當鎮長了,他媽也去世了,就給領班的王興普說,這副箱子給你,還有這些娃,你給帶下,能出去混你就混,不能混也與我沒有關系了。剛出來第一天興鎮(出土匪的地方)演戲呢,黃龍山的頭子李志英愛戲,戲演完就把能演戲的好學員都搶走了。他們走了以后,我就走到前臺了。我沒聲,但是扮相好。

采:您這個劇社叫什么?

陳:開始這個社叫三義學社。后來到涇陽演戲,關鍵沒有好角,混不下去。就給傷病醫院演,結果也沒鬧成。又到岳陽鎮,當時有個何競生是國民黨的團長,我們就假著何競生的名在外面演,把社班改為了競存學社,意思是競爭生存。這一陣演戲就紅得厲害了,這些娃都長大了,戲也演得好了,演的劇目基本都是易俗社的戲。

采:您的主要老師都有誰?

陳:剛開始去的時候是師春華,那是個八角子,什么都能演。后來是張茂亭、楊安民。張茂亭是抱本子排戲的,先拿本子講戲,講完了把動作一教就能出臺演了。我是通過他的本子、易俗社的戲演紅了的。楊安民以前是演生角的,我看過他演的《殺四門》。這幾位老師品德都好,在演戲的人里是很難得的,尤其是張茂亭老師。舊社會的老師年底都要換東家的,誰給的錢多就去誰家,他給把人家的事接了,劇團要上延安,都是他排的戲,沒辦法把他的師弟楊安民介紹去了。解放后,張老師到了五一劇團當導演, 91歲高齡去世的。

陳興民青年時留影

采:這一時期你們都在哪里演戲?都見過那些前輩演戲?

陳:基本在涇、三、高一帶活動,劇社也常請一些江湖上的名角來搭班演戲。有個花臉叫安德功,和田德年是同學,我和他演過《殺船》,他演蕭恩,我演蕭桂英。安德功跟田德年不一樣,那老漢愛說笑話,性格調皮得很,他說你給我錢少了,我給你把臉子打慘。他演戲好得太,念白、唱腔、身段都好,個子比田德年低,但功夫、動作比田德年好。有次在澄縣對臺戲,趙秉蘭、伙計紅也都來了。伙計紅本名叫孫舉賢,唱青衣的,拿手戲是《相面》。他們一來,對臺就贏了,咋個叫贏了?只要對面觀眾的都跑過來就算贏了。

高陵還有個黑牡丹,唱青衣的,真實名字叫什么我不知道,嗓子亮得很。跟我一塊學戲的叫辛化秦,蒲城上王莊人,一來戴的毛手巾,個子高高的、鼻梁高高的、嗓子脆脆的,主要唱旦角。來的時候年齡大了,練功不行了,就是有嗓子,扮相好。結果人家在高陵唱戲,一下子紅了,就給起了個“后門紅”。為啥叫后門紅?因為高陵戲臺有個后門,他是把后門的,所以叫“后門紅”。由于扮相好、嗓子好,都演的《楊貴妃》、《三滴血》的“繡花”這類戲。但是他沒有文化,剛開始戲演的很多,后來不演戲了后啥都干不成,只能管服裝。

陳興民先生接受本社采訪

采:您什么時候去的延安?這中間是什么過程?

陳:我十三歲學戲,十七歲去了延安,進了邊區,就與世隔絕了。我那時年齡小,這期學員都不愿意,我高興的很,感覺解放了。岳陽鎮的副鎮長是地下黨,就通過地下黨把我們送去了邊區。當時有個保當叫王青蘭,給我們幾個唱的好的都說好,到了那邊給你們修個戲院,白天學習晚上演戲,講完話給我們每人10元法幣,到了邊區。去的時候,我們都不知道是地下黨,晚上都有人站崗,怕我們跑了。到了通神溝,有幾個大娃,就說把咱們賣到紅區了,在鐵王鎮一個聯絡站住了一個禮拜,再到了馬鞍,那是陜西邊區省委,在那邊演了一兩個月戲,后來上了延安。

采:這一起去了大概多少人?

陳:總共有五六十人,主要演員有七、八個。除了我,還有幾個演生角的,我叔父陳秦祥,李秦中、呂天才、王峰璋、吳君尚等。我叔父在延安是很紅火的,在條兒溝傷病醫院演戲呢,中午都休息,他去耍水被淹死了。

采:您這個的團的負責人是誰?

陳:原來的社長叫王興普,小名叫王興興,演青衣的。他一直把我們帶到延安,他愛演戲、愛抽大煙,后來從延安回來了。還有個副社長叫外號叫哈哈娃,后來不知去那了。還有王志學,演青衣的,開始上延安的時候跟我們上去的,有文化。他上延安以后感覺不自由,吃不了苦,跑了,我和姚伶去追他,讓民兵給綁回來了。他后來當五一劇團團長,成十三級干部了。

采:在民眾劇團您都演過哪些戲?

陳:那就演的多得很了,所有戲都演。我當時沒有聲音,嗓子不行,我團的協作員汪峰是黨的負責人,后來黨校的校長,帶著我看過嗓子。我演戲扮相好,走得好。有次我在閻良演《殺惜》,演完了卸妝,兩個老婆子跑到后臺來問我:“你咋演得那么好?”。延安京劇院有個肖佳,戲演得好,是演武旦的,我演《姊妹洞房》時她來看了,戲里有個女娃著急時候跑的動作,肖佳以后見了我就叫“著急了,著急了”。

張曉斌祝賀陳興民先生九秩華誕書法作品

采:您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就演戲少了呢?

陳:到后來收了馬藍魚、李應真這一班學生,我就不太演戲了,負責為他們排戲,他們從小都是我給啟的蒙。解放后,我在戲曲劇院二團業務科任副科長,實際工作都是我管。53年以后進了黨校,學習文化課。我的眼睛不太好, 56年就把我調到訓練班教學生。60年代訓練班解散,文化革命我也受了苦頭的,派系斗爭太厲害。文革后,管文化的外行領導當了訓練班副主任,不讓我去。因為我懂的他不懂,他工作不好干,但是黨委書記讓我去,去了以后受排擠,我就早退兩年。我42年參加工作,怎么也要干夠60歲,可是我受不了這氣,我就按照原工資退休了,我83年退的,我是行政16級。今年91歲了,前兩天下公交,還讓摩托車撞了一下,也沒事,身體很好。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上一篇:尚友(集義)社第二期學員朱尚玉采訪實錄 下一篇:著名秦腔花臉程天德采訪實錄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