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藝長廊>> 文言策劃

陜北地域文化之形成及發展

2016年05月24日 15:28:06來源:信天而游 作者:佚名 瀏覽數:713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陜北這塊地方,歷史上是指耀縣以北的陜西北部地區。這是因為,早在周代,耀縣以北就先后被撿猶、白翟部落占領,撿猶還長時期和周朝統治者作戰。《詩經》里就留下了“不逞啟居,撿猶之故”,“撿猶匪茹,整居焦獲。侵鎬及方,至我徑陽”的詩句。到了后代,陜北成了三秦之一的翟秦,由秦降將董黔立國,時間雖短,卻也在地區劃分上留下了鴻爪。 

現在研究陜北的文化,亦即陜北的民俗文化,筆者以為可名之曰陜北地域文化,并將在以下幾個方面加以闡釋。 

一、民族圣地開發最早孕育了陜北文化

人文初祖軒轅黃帝的陵墓在黃陵縣城北的橋山上。黃陵縣曾被稱作中部縣,應該是位于陜西中部,但歷史的原因使它不折不扣成了陜北的一個縣。這樣,就有理由說,陜北是中華民族的民族圣地。 

民族發祥地理所當然地是開發最早的地區。考古發現早在一萬五千年至三萬年前,現在延安市的黃龍縣就有人類居住,并且被命名為“黃龍人”。這些黃龍人的后裔,很可能就是后來的黃帝部落。軒轅黃帝被公認一為華夏人類的祖先,在他統治的時代,雖無確切的文字記載,但和他差不多同時代的人神農氏嘗百草以發現五谷的傳說,他的妻子螺祖發現蠶并養蠶的傳說,他的大臣蒼領造字的傳說,他的大臣杜康釀酒的傳說,和他相距不遠的有巢氏造屋的傳說,和他作戰的蛋尤氏冶鐵的傳說,以及他那個時代就發明了指南車,發明了陰陽歷算等等,都說明黃帝的子民們為了生存,千方百計加速物質生產的同時,精神文明也得到了大力的發展。這些,都可看作是陜北地域文化形成的基礎。 

陜北民歌現在還保留極其簡易的三種民歌,即《回牛歌》、《踩場歌》和《打夯歌》。《回牛歌》只一句,是犁地犁到地畔時要牛回頭才唱的,歌詞為“噢,回來!”,聲音當然拖的很長;((踩場歌》是吆牛或拉牛踩踏鋪在場上的莊稼時唱的,歌詞為“哞哞來,   好好來,好好來來好,來來好好來,好來來”。好像很繁復,實詞也只兩個字:好來。《打夯歌》歌詞是“咳喲咳喲,咳喲咳喲,調呀么來著。咳!哼!咳!”已經可說是完整的陜北民歌了,但實詞也只有“調來”二字。以上的三首民歌,都是勞動時唱的,而且都是一種原始的勞動。這就說明,開發得最早,使陜北很早就有了自己的文化。 

民歌如此,舞蹈也不例外。天旱祈雨時農民們的如狂如癡瘋魔般起舞的抬龍王爺樓子,幾乎可以不用道具的陜北大秧歌,蹋場子,巫神跳神時搖著三山刀盡力扭動的腰肢,已經很有了名氣的祭祀舞蹈《宜川胸鼓》,也都是為了求神,為求吉祥,或純粹就是為了紅火而創作的。而《打夯歌》在演唱時,領唱者也往往帶有舞蹈動作,打場時并排打槤枷的人們也都帶有舞蹈動作,這當然都可視為直接的勞動舞蹈。勞動是人類區分于動物的決定因素,由勞動而產生民歌,產生舞蹈,這自然就是最古老的民歌,最古老的舞蹈。陜北至今仍保留了這些最古老的民歌, 

最古老的舞蹈,當然也就說明了陜北開發得最早。正是因為開發得最早,才使得陜北先民們創造了燦爛的陜北文化。這是得天獨厚的,地理因素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陜北的民間美術,也不乏最原始的最古樸的作品。陜北民間剪紙中幾乎是隨處可見的《抓髻娃娃》,就是生殖崇拜。在陜北的宜君縣,還殘留有男性**與女性**的原始雕刻。而蟲蟲草草、花花鳥鳥的優美的剪紙,當然就是陜北古代先民們為和他們共生的其它動物們傳神。由于陜北的石頭風化得很厲害,至今還沒發現保留的特別早的巖石畫。可陜北的沙石,有些用尖镢即可挖開,陜北的先民們就在黃土崖壁上,沙石崖壁上,挖出了土窯洞、石窯洞居住,現今仍留下了稱男女婚配為“洞房花燭夜”的佳話,就是在最時髦的豪宅結婚,仍被稱為“人洞房”。可見這窯洞,窯洞大窗戶上的幾何式圖案的窗欞,窯洞里做飯的鍋臺上的用雞蛋殼碎片隨意制作的鑲嵌畫,都是陜北獨特的地域文化的象征。 

 二、胡漢雜處連年戰爭豐富了陜北文化

撿猶、白翟顯然還不能被看作少數民族。因為在那個時候,就連漢族也未成形。從地理方位上看,撿猶,白翟甚至可以說是軒轅黃帝的滴派子孫,亦即現在飯館門口經常可見的:正宗xx。但在漢族已經成了氣候以后,陜北地區還曾長期被少數民族占領,這又是一個誰也否認不了的歷史事實。 

陜北較早的也是最強大的少數民·族該是匈奴族。現在,匈奴族是消亡了。有人說他們被漢族趕出了中原,遠赴西域,并在外邦建了國,就是現在的匈牙利。但更多的更充足的理由卻是,他們是因長期和漢族通婚,被漢化了,成了漢民族的一部分。漢朝是受匈奴困擾最嚴重的時代。武帝時,漢代的將軍士卒們連年和匈奴打仗,成就了許許多多的名將,至今茂陵仍留有馬踏匈奴的石刻。漢朝打匈奴,顯然是勝利了,但當時并沒有把匈奴消滅。“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匈奴族,在漢朝被魏晉推翻后,其主劉淵竟甘愿為漢招魂,甘為劉邦后裔,在西晉末年就建立了一個也叫“漢”的國家,史稱“前漢”。都城雖不在陜北,卻也相距不遠。稍后一些時期,匈奴族的另一個龍子,曾被漢族賜了姓的劉勃勃,更改名赫連勃勃,就在陜北靖邊縣的統萬城(今稱白城子)建立了一個大夏國,直陳自己是黃帝的滴系子孫。大夏國立國雖短,但仍然已經彪炳于史冊。 

數百年后,在陜北的米脂縣,出了個李繼遷,他的后人元昊,也同樣是廢棄了宋王朝所賜的趙姓,在現在的寧夏一代建立了西夏國,確實也風光過好一陣子。 

匈奴、黨項族,既可在陜北立國,當然也就和當地原有的漢人雜處,互相通婚,繁衍生息。當然,戰爭也是絕對少不了的。胡漢雜處的結果使陜北文化有了進一步的發展,內容大為豐富,這又是不容置疑的事實。 

陜北大秧歌中經常有一對滑稽的角色:蠻婆蠻漢。裝扮往往是蠻漢翻穿皮、襖,蠻婆耳戴紅辣角,手持早煙袋。唱詞尤為特殊:“蠻婆家蠻,蠻婆家蠻,蠻婆家生在黑木頭川。赫連勃勃黑木頭川,黑木頭川里有家園。”也許這種直陳是漢族加給匈奴族的,可光是扮相,十分滑稽,盡量出丑的舞姿,誰又能不說她就是匈奴族的遺存文化。 

《安塞腰鼓》,是完全可以說享譽全國了。由于多次出國表演,在外國也多少有了點名氣。但最先的安塞腰鼓,恐怕倒不是一種舞蹈,而僅是一種戰鼓。陜北屬丘陵溝壑區。戰爭,也多半就在丘陵上溝壑里發生。為了防止敵人偷襲,需要擊鼓報警。兩軍廝殺,戰爭正激烈進行,需要擊鼓助威。勝利了,全軍歡騰,需要擊鼓慶功。正是因了戰爭在每一塊土地上都可以發生,所以安塞腰鼓在每一塊土地上也都可以隨時擊打,且體小量輕,便于攜帶,成了士卒們可和兵器一起帶的樂器,久而久之,《安塞腰鼓》才形成了她獨特的風格,這不能不說就是戰爭的產物。 

陜北的有些民歌,至今有漢語詞典中根本查不明白的詞可見,可能是某個少數民族的存留語匯。陜北人把“麥飯”叫“庫來”,把“貓耳朵”叫“屹凸”,把蒲公英叫“格奴”,這都很有可能是某些少數民族的存留語言。至于蒙古族在陜北的影響,那更是眾人皆知的。陜北民歌中的《信天游》,句式結構為兩行一節,兩行一韻,且多采用“興、比、賦”的手法,語言和內蒙古的《爬山調》相差無幾,誰能說清楚是《爬山調》演化成了《信天游》,還是《信天游》變成了《爬山調》 

三、地處邊睡交通不便保留了陜北文化

漢塞胡邊,漸漸地使本屬中國內陸的陜北,成了邊睡之地。丘陵密布,溝壑縱橫,又使得陜北的交通十分不暢。這樣,本來開發最早的陜北,本來五谷繁茂,水草豐美的陜北,后來就成了一塊貧窮落后的地方。時至今日,一提起陜北,一些大都市人,甚或關中平原上未到過陜北的農民,都把陜北視為貧窮之鄉,愚昧之地。 

其實,這是種誤解。陜北不是富庶之地,也絕非就十分貧窮;陜北后來的貧窮,就窮在總是兵家必爭之地,連年戰爭上。陜北的落后,就落后在大量地長時間地廣種薄收,水土流失嚴重,生態平衡遭到了毀滅性的破壞。光是1942年以后的陜甘寧邊區大生產運動,就放火燒荒,燒去了無數的陜北稍山(森林)。當然,筆者并不反對大生產運動,那是特殊時期嘛,為了生存,暫時破壞一下生態平衡也是理所當然的。筆者一貫贊頌大生產運動,正是這場運動,才使得貧窮的陜北養活了八路軍健兒,最終奪取了全國的勝利。陜北的黃土地為此大量失血,最終得了貧血癥,那也是很值得的。 

交通不便,外面的先進的文化傳不進來,這是形成愚味的主要原因。但有一失也就有一得,陜北當地的原始文化被完整地保留下來了,有些后來就成了國粹。 

以陜北剪紙為例,粗獷、簡練、明快、活潑,就很有古色古香之味。抓髻娃娃呀,蓮生貴子呀,石榴牡丹呀,猴騎羊呀,甚至和后來出土的漢畫像石上的圖案差不多。兩千多年了,還是那樣一種圖案,你能不說這是因了交通不便,才使得陜北美術完整地被積淀了下來。 

陜北的民歌,陜北的器樂曲,陜北的民間舞蹈,無不烙上了久遠的印記,有些簡直就可視為文物。陜北道情中,至今有《耍孩兒》、《一剪梅》、《叨叨令》等多種曲牌,那只有在“元曲”中才可找到。陜北嗩吶中極其昂揚的曲牌《大擺隊》,又稱《得勝令》,也是元代的一個曲牌。而陜北嗩吶專為白事吹的《雁落平沙》,我們不是也在元雜劇中多次見過嗎?《安塞腰鼓》現在名望很高,其實動作卻很簡單,基本 

動作有時甚至被舞蹈家們風趣地說成是兩個半或三個半。但就是這兩個半或三個半,也都是古已有之的,并非新創。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延安市的幾個農村,相繼挖出了幾塊宋代的畫象磚,有兩塊畫‘象磚上,就畫的是打腰鼓。那古人的打腰鼓的舞姿,就明顯可看出是今天的《安塞腰鼓》的兩個半或三個半的基本動作。過去陜北說書的盲人們懷抱樂器多為曲項琵琶。這曲項琵琶也是古物。在宜君縣的一處石窟寺中,人們就發現了壁畫中繪制有早在南北朝時期的曲項琵琶。 

要重點說的還是陜北剪紙,如抓髻娃娃呀,拉手娃娃呀,都是最古老的生殖祟拜。陜北農民一般地講很保守,很正統,在兩**往中,約束較為嚴格。但在《抓髻娃娃》的圖案中,連女性**也可大膽地變形地凸現出來,甚至占了大半個畫面。這不是說陜北人落后,不是說陜北人愚昧,只能說是一代又一代的陜北民間剪紙藝人,尤其是農婦們,從她們的老奶奶,老奶奶的老奶奶,直至十八代祖先手中,就繼承下了這種手藝,就繼承下了這種圖案。連她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剪了些什么見不得人的東西。 

 四、革命圣地名家薈萃張揚了陜北文化

1935年10月,經過二萬五千里長征的紅軍到達了昊起鎮,和陜北紅軍會師,會師后的黨**所在地曾一度設在瓦窯堡、保安鎮。1937年元月黨**的大本營移到了延安市。從此,延安成了中國革命的心臟。成了抗擊日本帝國主義的總指揮部。 

 紅軍來了,**機關的干部們與職員們來了,全國各地的文化藝術界的英才們也都紛紛來到了延安。為了培養抗日將領和今后建國的各方面的人才,延安在很短的時間內建立了幾十所大學及中等教育學校。培養軍隊干部的,有著名的抗日軍政大學,后來簡稱“抗大”,培養藝術人才的,有著名的“魯迅藝術文學院”,后來簡稱“魯藝”。“抗大”不在本文論說的范圍,單說“魯藝”及《民眾劇團》、《戰斗詩社》等等的其它文藝團體,就匯聚了來自全國四面八方的文藝精英,使得延安一時間英才凝集,任何地方都不可與之比擬。 

文藝精英們要創作,要收集素材,要深人生活。在和廣大的勞動人民的接觸中,陜北的地域文化就使他們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甚至畢生都打下了烙印。年輕的詩人李季,在“三邊”工作,收集了大量的陜北信天游,最終,他竟用信天游的形式創作了不朽的革命長詩《王貴與李香香》,堪稱這一時期創作的典型。詩人賀敬之,曾在“魯藝”學**,年輕輕地就創作了膾炙人口的歌劇《白毛女》。全國解放以后的1956年,他仍不忘陜北的民歌,采用信天游形式寫出了著名詩篇《回延安》。外來者如此,本土農民也以本土文化開始創作。李有源根據陜北民歌創作了《東方紅》,孫萬福根據陜北民歌創作了《咱們的領袖毛澤東》,而無名氏們創作的新的革命民歌,更是不勝枚舉。陜北民歌從此出名了,在全國都有了一席之地。 

民歌如此,其它的戲劇及器樂曲也不例外。一曲以陜北道情東路調為依托的《翻身道情》,唱遍了全中國,唱得人回腸蕩氣,至今仍是文藝舞臺上的一個久唱不衰的保留節目,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作曲家馬可、張魯等人,深人了民間,吸收了大量的陜北民間樂曲。馬可等人更是從陜北器樂曲中提煉出了至今中國人逝世后通用的《哀樂》,這更是對陜北文化的更為大力張揚。 

陜北剪紙,陜.北民間美術也被介紹出去了。尤其是借鑒了陜北剪紙風格的一大批以抗戰為主題的木刻作品,恐怕就是到了下一個世紀也屬經典之作。 

當然,最為最為突出的還是陜北了民間舞蹈的被宣傳,被普及,被提高。陜北大秧歌,原先以傘頭領隊,圖案也以辮蒜辮子,踢場子,棗核子亂開花為主。經革命的舞蹈家們加工,領隊者成了手持鐮刀,斧頭的男女,更增加了五大洲,五角形等多種圖案,被命名為《翻身秧歌》,現在已經成了全中國的共同的舞蹈。橫山的腰鼓,尤其得到了革命舞蹈家們的垂愛,也是被命名為《勝利腰鼓》,帶到了全國的四面八方, 《安塞腰鼓》后來便也是沾了這個光而出了名。 

陜北說書,原是盲人的乞討說唱,且夾雜許多算命、扣娃娃、安土、遣送毛鬼神等封建迷信活動。但是經過了文化人的提高,更是經過了黨的教育與改造,后來便出了個盲藝人韓起祥,才使得陜北說書成了全國曲藝種族中不可或缺的一族。 

五、陜北地域文化現狀及前景之瞻望

全國解放以后,曾經匯聚在陜北的文化名人們都走了,分赴華夏大地的四面八方,忙他們該忙的事,陜北成了一塊飽經戰爭創傷的失血的土地,文盲充斥,人民群眾生活相當困難,甚至低于抗日戰爭時期的水平。 

盡管黨中央、毛主席十分重視陜北的經濟建設和文化建設,年年都給予資助,但造血功能未恢復,單靠補血,那是絕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陜北的地域文化又處于枯寂時期。 

經過三十年的努力,新一代陜北人成長起來了。特別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政通人和,百廢俱興,陜北的地域文化又有了一個大的發展。 

延安,榆林兩市文化部門,都把精力集中在對當地文化藝術的搜集、整理、提高方面。延安市先是推出了《安塞腰鼓》,在全國比賽中獲得了大獎,繼而又挖掘出了《洛川整鼓》,使它也成了氣候。《宜川胸鼓》,更從《山西花鼓》懷抱中脫穎而出,成了一枝獨秀的舞蹈。以后,延安市又挖掘創新出了《黃龍獵鼓》,整理提高了《志丹扇鼓》。現在的延安鼓舞,不僅得到了全省人民的贊許,在全國也有相當的影響。陜北民間美術方面,延安市先后推出了《安塞剪紙》、《安塞農民畫》、《洛川毛繡》、《延川布堆畫》、《富縣薰畫》、《黃陵面花》,真是琳瑯滿目,美不勝收。陜北民歌手時有新人嶄露頭角,陜北項吶、陜北說書也時有佳作問世。成立并不長的《榆林民間藝術劇團》,更是一鳴驚人,多次出國,把陜北文化帶向了全世界,陜北文化的現狀是十分鼓舞人心的。 

但是還不夠,還未形成大氣候。要形成大氣候,筆者以為還有許多工作要做。最主要的是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投入大量的人力對陜北文化進一步研究提高。不僅榆林、延安、銅川諸市縣的文化部門應全力以赴,陜西省乃至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也應派專家奔赴陜北,深人陜北廣大農村,再來一次對陜北地域文化的挖掘整理,取其精華,棄其糟粕,使其終歸成為一種獨樹一幟的典型的地域文化。越是具有地方特色就越具有普遍的審美價值。做這件工作雖然會曠日持久,耗力費財,但肯定是值得的,以中國、陜西、陜北現有的人力、財力,也是能夠做到的。 

第二,多增加一些民間藝術團體演出機構,增加一些專門性的研究機構,全方位向開發地域文化傾斜。《延安歌舞團》,不妨也改名為《延安民間歌舞團》,延安、榆林、銅川三市及所屬各縣的群眾藝術館、文化館,名稱不一定改,都可以挖掘,收集、整理、研究、提高當地的尼間文化為主要工作,精力一定要集中,一定要把人才一鞭子都趕到鄉下去,到群眾中去。再不要呆在市里或縣城終日無事可干。 

第三,多辦一些民間美術學校,民間音樂學校,民間舞蹈學校,《二人臺》學校,《陜北道情》劇團,千方百計網羅人才,開發人才,培養后繼人才。外國的、外地的先進文化、現代文化應該吸收,陜北不應該再封閉起來。可培養自己的地域文化的傳人,完整地保留陜北地域文化,發展、提高陜北文化,又成了當務之急。文化主管部門的領導及有識之土們應該抓住機遇,迎接挑戰,相當相當地努力呀!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上一篇:初論陜南文化的地域特色及發展規律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