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玩鑒藏>> 文玩鑒藏>> 筆墨紙硯

古代筆筒:文人墨客書房中的一朵奇葩

2015年09月13日 05:42:34來源:網絡轉載 作者:佚名 瀏覽數:1272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朱三松竹雕人物筆筒

清竹雕松蔭高士圖筆筒

明牙雕荷塘鷺鷥圖筆筒

  筆筒是中國古代除筆、墨、紙、硯以外最重要的文房用具,大約出現在明朝中晚期。筆筒因小巧精致、使用方便,很快便風靡一時,至明末清初時盛行,成為文人墨客書房中的一朵奇葩,至今仍長盛不衰。筆筒材質多樣,有瓷、木、竹、漆、銅、水晶、端石、玉、象牙、料器、紫砂、翡翠和鎦金等,以竹木筆筒居多。對其古制,明代文震亨在編撰的藝術鑒賞典籍《長物志》中稱之“古樣,中有孔插筆及墨者”。另載:“筆筒湘竹、棕櫚者佳,毛竹以古銅鑲者為雅,紫檀、烏木、花梨亦間可用。”筆筒傳世很多,其身上精美的繪畫圖案,精湛的雕刻藝術,美不勝收,令人賞心悅目。

  竹筆筒:象征高雅品格和堅貞精神

  竹是中國有著特殊文化意蘊的植物,與“梅、蘭、菊”一起被稱為“四君子”,和“松、梅”一起則被稱為“歲寒三友”,其象征的高雅品格和堅貞精神,歷來為國人所尊崇。竹雕也稱竹刻,是以竹為材質雕刻而成的工藝品,清末古玩收藏家趙汝珍在《古玩指南·竹刻》中寫道:“竹刻者,刻竹也。其作品與書畫同,不過以刀代筆,以竹為紙耳。”明代中葉以后,在竹雕文化極其發達的江南地區,逐漸形成了金陵(今南京市)和嘉定(今屬上海)兩個竹雕藝術中心,清代乾嘉文人金元鈺所著《竹人錄》記載:“雕琢有二派,一始于金陵濮仲謙,一始于嘉定朱松鄰。”中國文人士大夫大多鐘愛竹子,北宋蘇東坡詩云:“無肉讓人瘦,無竹讓人俗,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文房之中,用竹子加工成的臂擱、鎮紙、墨床、水盂、硯屏、筆覘、筆山等比比皆是,文人尤其崇尚使用竹雕筆筒。明代晚期的著名文人屠隆就對竹木筆筒情有獨鐘,在《文房器具箋》之筆筒條中寫道:“湘竹為之,以紫檀、烏木棱口鑲坐為雅,余不入品。”清代揚州竹雕大家潘西鳳也曾在筆筒上以隸書刻款曰:“虛其心,堅其節,供我文房,與共朝夕。”由此可見竹雕筆筒蘊含的深厚的文化內涵和獨特魅力。

  明朱三松竹雕人物筆筒,高17.2厘米,口徑16.1×15厘米。竹質,略呈橢圓形。用一節楠竹作筒身,精雕細刻而成,色似栗皮,色澤光潤。筆筒口和底部用紅木鑲嵌,底邊鼎立三小足,底面刻“其節高其氣融貞堅自矢儔與而同三松制”隸書詞款。款下篆刻一陽文“朱”字小印。朱三松活躍于明末,字稚征,克乘家學,不僅會雕刻立體圓雕,而且更精于浮雕,使嘉定派的竹雕藝術得到長足的發展。此筆筒構思巧妙,運用深浮雕技法,用筆如刀,線條流暢,剔透玲瓏,筒身上刻魏晉“竹林七賢”優游情景:竹林深處有一老翁持書沉思,山石下二翁對弈,一翁持杖站在旁邊觀棋;另一叢林中有一人撫琴,旁坐二人,一人舉杯欲飲,一人靜坐聆聽;另一側,一翁立于山溪橋上,后隨一背著鏟子的小童。下方案側有二童,一持扇烹茶,一欲行。縱觀筆筒,器身人物眾多,神態各異,茂林修竹,小橋流水,景致生動傳神,且刀法簡練而多變,布局巧妙,層次感很強,集鏤雕、浮雕、陽刻于一爐,深得嘉定派竹刻之靈韻,顯示出作者深厚的功力和造詣。

  清竹雕松蔭高士圖筆筒,高14.5厘米,口徑10厘米。竹質,圓筒形。這件器物借竹筠、竹肌質地色澤的差別,使用留青手法,巧妙構思,因勢刻畫,運刀流暢、細膩。周壁浮雕人物、山石、虬松。人物有9人,5個老翁在松蔭下賞研書畫,2人在山林間信步閑談,另有一老者在童仆伺候下正潑墨揮毫。整個筆筒顏色潔凈典雅,刀法深峻,線條流暢,立意古雅。浮雕講究刀法深淺不一,留青則較為復雜,在雕刻時鏟去圖紋以外的竹青,露出下面的黃竹肌作底子,以青色竹皮作為雕刻紋樣的表層,屬于淺地浮雕。留青的選材要經過煎煮、晾曬、膠合或鑲嵌在竹胎器上,然后磨光,再在上面雕刻紋飾,有古色古香之美。

  象牙筆筒:雍容華貴、玲瓏剔透

  在形形色色的筆筒中,牙雕筆筒雍容華貴,玲瓏剔透,可謂其中高雅、名貴的種類,因而備受藏家珍愛,成為古玩中頗具特色的收藏品之一。象牙是大象身上最堅固的部分,屬于有機質,表面滑潤細膩,具有硬度適中耐用、光澤柔和光滑、牙紋光潔如玉等特點,容易受刀,是制作高檔工藝品的天然材質。牙雕作為一門古老的傳統藝術,在我國歷史悠久,最早可追溯到遠古的新石器時代,遼、金、元、明、清歷代都把象牙作為皇家貢品,明代的果園廠和清代的造辦處都有為皇宮做象牙制品的專門作坊。象牙雕刻經過漫長歲月的演繹,至明清兩代達到鼎盛時期,逐漸出現在裝飾用品上,并成為牙雕工藝的主流。牙雕技法完備,手法多樣,主要有圓雕、淺浮雕、高浮雕、鏤雕、透雕等,分為人物、動物、花卉和風景等四個種類,地域上主要有廣州牙雕、蘇州牙雕、背景牙雕等。

  明牙雕荷塘鷺鷥圖筆筒,高14厘米,口徑8厘米。黃褐色,象牙質,圓筒形。缺底。筒身上小下大,外壁采用鏟地淺浮雕與線刻相結合的技法,雕刻出荷塘鴛鴦圖主題紋飾。口沿雕刻幾組竹葉,葉片向下伸展,與荷塘里田田的荷葉、盛開的荷花、俏立的蘆葦、愜意的鴛鴦相映成趣。整只筆筒構思巧妙,雕工精細,打磨光潔,立體感十足,充分發揮了象牙細膩的質感,使紋飾造形栩栩如生。只見在荷塘之中,數只鴛鴦棲息其間,或翩翩起舞展翅欲飛,或安靜嬉游,或相對交流,或低首沉思,或回頭仰望,動靜有序,惟妙惟肖,不一而足。牙雕花卉一般以花為主,以鳥、蝶、蜻蜓、青蛙等作為陪襯,雕刻具象有牡丹、月季、碧桃以及梅蘭竹菊等,荷花更是其中常見的題材。這件筆筒筒身上的主題紋飾,除了主角鴛鴦與陪襯的荷花、荷葉、竹葉的合理搭配,還有十分厚重的美好寓意,鴛鴦與荷花搭配,在古時寓意著科舉之途登科高中、人生仕途通達順利。作為與文人朝夕相伴的重要文房用具,在筆筒上雕刻這樣寓意鮮明的主題紋飾,更是增添了生動濃郁的文房情趣。

  清牙雕西廂故事筆筒,高15.5厘米,口徑11厘米,黃褐色。象牙質,圓筒形,微微束腰。底座有四淺足。筒身外壁主題紋飾取材于元代著名雜劇作家王實甫的《西廂記》。《西廂記》全名《崔鶯鶯侍月西廂記》,描述的是張生與崔鶯鶯相遇普救寺、相互愛慕的愛情故事。這件筆筒上周身遍刻其中《游寺》的一幕場景,只見院中樓閣回廊,樹旁嶙峋的太湖石畔,凳幾上香爐生煙,崔鶯鶯正在專心致志地虔誠焚香,丫鬟紅娘侍立一旁,看著小姐祭拜。院門外,書生張生正側眼隔門偷窺鶯鶯的美麗容貌,神情專注又有幾分急不可耐,仿佛在極力按捺一種突然闖入與小姐相見的沖動。天邊一輪彎月高懸,安詳恬靜,襯托出一幕即將發生在人間的愛情故事。畫面場景以白描手法淺刻而成,無論是人物的身體姿態輪廓,還是根據人物身份雕刻的衣飾特征,以及人物的面部表情勾勒,都栩栩如生十分到位,尤其從鶯鶯身上裙角飄動上,就可捕捉到一股穿過回廊的夜風。加上一勾彎月、曲徑回廊、房檐、山石、樹木、花草,月朗風清,烘托出一種寧靜中蘊含生機的藝術效果,具有濃郁的民俗故事特色。清代是牙雕工藝的鼎盛時期,以“小品雕刻”為主流,由于文人雅士的偏愛,出現了許多清新典雅的作品,一大批文人畫家不僅設計構圖,還直接參與雕刻,筆筒、筆架、硯臺、墨盒、水墨、鎮紙、印盒、畫托等文房用具成為牙雕工藝比較常見的部分,題材散見于人物故事、傳說、花鳥圖案等,散發出濃郁的文人氣息。

  瓷筆筒:為文房增添無限情趣

  這類筆筒大多是由瓷畫藝人用粉彩原料繪制,有青花、青花釉里紅、墨彩、五彩、粉彩、三彩、顏色釉等,或人物,或山水,或花鳥,或書法,或詩文,林林總總,不一而足。然后經過窯火燒制而成,色澤溫潤。瓷筆筒具有胎釉獨特、瓷畫精美等特點,現在見到的明代瓷筆筒多為上下直口和撇口,器壁直筒形或略有束腰,口至底胎體漸厚,器口露胎或施醬釉,題材紋飾以人物故事為主。到了清代,瓷質筆筒盛行,如康熙時期的青花筆筒,雍正時期的墨彩筆筒,乾隆時期的粉彩筆筒,山水、人物、花鳥、松鶴、百壽字等是筆筒上常見的紋樣題材,體現了各個時期瓷筆筒燒制的最高水平。

  清康熙青花山水人物筆筒,高15厘米,口徑18.5厘米。瓷質,圓筒形。清康熙年間青花顏色清麗,瓷筆筒品種多,主要有青花、斗彩、釉里紅、豆青釉、烏金釉、祭藍釉三彩、五彩等,裝飾圖案豐富多彩。據邵蟄民所撰《增補古今瓷器源流考》載:“青花繪山水、人物、花卉及書辭賦之筆筒以康熙一代為最多。”這件青花山水人物筆筒以青花描繪山水人物,采用了“分水皴”的繪畫技法,畫面布局結構合理,暗淡分明,極富立體之美。只見在深秋的山野上,遠處青山如黛樓臺聳立,近處山石嶙峋流水潺緩,幾株柳樹枝葉扶疏,老樹則蒼勁挺拔,大雁排成“人”字高高飛過天際。一條漁船緩緩行進在河流上,船工撐著長篙,神態悠閑。岸邊亭閣邊,幾個行人在岸邊佇立,有的正仰頭眺望天上飛過的雁群,有的正愜意地看著漁翁駕舟,身后山巖之側有樓閣高聳,好一幅和諧寧靜的山野漁村閑時景致盡收眼底。整件器物保存完好,胎質潔白細膩,釉色均勻,濃艷翠藍,顯得端莊大氣,實屬一件難得的康熙御窯佳瓷。有這樣一件瓷筆筒擺放在書案之上,朝夕相伴,著實為文房增添了無限情趣。

  清康熙五彩四妃十六子紋筆筒,高15.3厘米,口徑18厘米,底徑17.6厘米。瓷質,圓筒形。敞口,直壁,大平底。內外施白釉,外壁繪五彩。口沿繪雜寶和錦地花卉相間,腹部主題紋飾繪四妃十六子于庭院中嬉戲玩耍。四妃十六子典故出自宋高承《事物紀原·帝王后妃·四妃》:“三代(夏商周)有夫人而無妃號,漢有貴人,魏始置妃,此夫人號妃之始也。唐初皇后而降,有貴、淑、德、賢,是為四妃也。”十六子為十六相或十六族的引申,指古代傳說中的高陽氏的后代八愷和高辛氏的后代八元。此為舜向堯推薦的十六賢臣,因各有大功,皆賜姓氏,故稱十六族,也稱十六相。康熙瓷人物題材種類繁多,四妃十六子為當時較為常見的高雅圖案。畫面上,四位女子和十六個兒童神態各異,女子豐顏高髻,長裙曳地,眉如彎月,氣質高貴,形態逼真;十六子有的在下棋,有的在玩耍,有的在捉迷藏,有的則在附耳說著悄悄話,顯得活潑可愛生動傳神,童趣橫生。筒體滿身繪畫,襯以樹木、欄桿、花草、幾凳等,胎質細密,釉色漿白,畫面生動有趣,色澤五彩艷麗。這件筆筒上的紋飾有著望子成龍、妻賢子孝的美好寓意。

  民國“永味清香”筆筒,高15.5厘米,口徑11.5厘米。瓷質,圓筒形。正面繪牡丹和菊花等花卉,另有繁茂的枝葉和枯樹,一只美麗的錦雞收斂雙翅,站立在枯樹之上,翹著長長的尾巴,目光下視,嘴巴張開,仿佛正在對著枯樹中部樹洞中探出頭來的一條小蟲叫喚著什么,神情專注,形象生動,憨態可掬。畫面構圖繁而不雜,古拙老辣,鮮艷奪目,動靜有致,活潑風趣。反面草書“永味清香”、“己卯仲冬余翰青寫于珠山”等字,書法老拙有力。筆筒底款“江西瓷業公司”,是清朝覆滅后,在景德鎮御窯廠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官商合辦的瓷業公司,生產的瓷器產品精良,有“當代官窯”美稱,1950年改為“景德鎮市建國瓷業公司”。余翰青(1904—1987)名達,號墨山人,晚年號拙翁,當代著名陶瓷藝術家、國畫家,10多歲就到景德鎮拜陶瓷花鳥名家陳德明學藝,一生從事陶瓷藝術教育、創作,題材廣泛,意境深邃,陶瓷作品融詩、書、畫、印于一體,擅長粉彩花鳥,以工整典雅、精細縝密見稱。“珠山八友”是晚清御窯廠停燒后部分流落到民間的粉彩和瓷版畫高手,余翰青即是后珠山八友第二梯隊代表人物。己卯年為民國28年(1939年),余翰青時年34歲,此筆筒作品當為其壯年時期的佳作。

  料器筆筒:流光溢彩的精美

  料器古稱琉璃,是用低熔點玻璃制作的器皿或工藝品,簡稱“料制工藝”,其質光潔,類似玻璃,有各種色彩。我國的料器生產大約始于元末明初,料器制作工藝盛行于明清時代,雖然與琉璃相通,但其價值用途不一。琉璃制品用于建筑裝飾材料,如宮殿、寺廟、佛塔等,也用于裝飾墻壁,以黃、藍、綠、紫等色為主調。名貴料器晶瑩剔透,流光溢彩極其精美,質感可與美玉相媲美,系案頭清供之上品,亦是文房筆筒的選材之一,洋溢著一縷濃郁的藝術氣息。

  清雍正料器龍紋筆筒,高12厘米,口徑10厘米。琉璃質,圓筒形。直壁,矮圈足,底部有楷書“雍正年制”四字款。這件料器筆筒造型端莊,口沿起圈略外撇,中部上下邊緣各自起脊,中間飾一圈主題夔龍紋,清晰、遒勁,凹凸有致,頗為新巧。夔是古代傳說中的一種奇異動物,漢代許慎《說文解字》記述有“夔如龍一足”,說的是它似龍而僅有一足。夔龍紋又稱“夔紋”,作為一種裝飾紋樣,最早出現在商周時期的青銅器和玉器上,到了明清時期,好仿古青銅紋飾,加上龍亦是皇權的象征,故龍紋開始流行于瓷器上。清代康熙雍正乾隆時期,料器的發展蒸蒸日上,工部在琉璃廠設置御廠,專門生產皇宮專用的料器,這件料器龍紋筆筒就是雍正時期的御廠精品,具有胎體厚重、顏色晶瑩剔透、紋理細致入微、線條活潑流暢等特點,上面的夔龍張口、一足、卷尾,似在緩緩而行,收斂起了龍的威嚴兇猛的一面,舉止神態閑適安逸,別有一番情趣。

  在當前的文博界和收藏界,筆筒雖然被劃入“雜項”之列,但其收藏價值之高,雕刻藝術之精美絕倫,藝術個性和文化品位之高,已引起博物館和藏家的廣泛重視,尤其是精美的老筆筒,早已成為收藏市場上的一道亮麗的風景。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下一篇:紙的藝術:書與畫離不開紙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