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驛站>> 武術功夫

中國武林高手趙長軍

2014年03月16日 21:22:27來源:網絡轉摘 作者:admin 瀏覽數:2168 責任編輯:

趙長軍,武術運動員。河南開封人。生于1960年。1967年開始習武。1971年被選入陜西武術隊。擅長棍術、昌全、地趟拳。基本功扎實,動作快速有力。1977年在全國武術比賽中獲自選長拳第四名。1978年獲全國武術比賽全能亞軍,棍術和其他單練拳術冠軍,自選拳、甲組規定長拳亞軍。1979年在第四屆全運會武術比賽中獲自選拳亞軍。1980年獲自選拳、棍術、傳統拳三類和刀術冠軍。1981年獲自選拳、棍術、刀術亞軍和傳統拳三類亞軍。1974年起曾先后出訪日本、英國、莫桑比克、澳大利亞、馬耳他、盧森堡、意大利、比利時、法國、羅馬尼亞等國。

趙長軍從1978年到1987年,憑著過硬的武功和超人的毅力,10次榮獲國際國內武術全能冠軍,奪得金牌54枚,成為中國武壇迄今為止惟一的“十連冠”。甄子丹曾拜師于他。

場上是對手,場下是朋友;李連杰去香港從藝了,而他呢,卻總在做著另一個夢——

在中國武術界,趙長軍是一個響當當的名字。從1978年到1987年,連續十年蟬聯全國武術男子全能冠軍;1994,《中國體育報》、中央電視臺、國家體委宣傳司、中國體育記者協會推選“建國45周年體壇45杰”,趙長“十大武星”。這些驕人成績,在中國當代武林無人可以與之比肩。在淡出江湖之后,已屆不惑之年的趙長軍他了“中國西安趙長軍武術學院”,為弘揚祖國傳統文化、光大中華武術作出貢獻。

打架吃虧以后……

談及趙長軍當年習武的初衷和最初的經歷,說起來真有點單純而細稚,當初就是因為打架吃了虧,一氣之下,下決心習武報仇。父親也支持他,大丈夫報仇十年不晚。于是,他拜民間武師袁潤生為啟蒙老師,從此,踏上了漫長而坎坷的習武之路。因為當時的目的非常明確,所以他習武以防身、自衛和實用為目的,袁老師也以實用武術為目的向他傳授相關的內容。

回想當年父親在自己身上花費的心血,趙長軍真的有點動情,這個在武林摸爬滾打三十多個春秋的漢子,眼睛有些濕潤了:“父親是一個普通的建筑工人,上班非常辛苦,但是為了不耽誤我練功,從1966年到1969年,每天上班前、下班后到啟蒙老師家接送我,陪我一起學習,回家再輔導我,一千多個日子從未間斷過。那時家里經濟困難,為了給我增加營養,父親每天早上送我到老師家路過一家小飯館買兩根油條一碗豆漿,看著我吃下去,自己從來舍不得吃。”

既然父親這么支持,趙長軍也不愿辜負家人的期望,無論冬夏春秋,刮風下雨,到袁老師家去學藝,堅持不懈。第一年冬季的一天,西安天氣奇冷,一夜的積雪深及膝蓋,老師想著他不會來了,家人也勸他歇一天算了,可他堅持頂風冒雪敲開了袁老師家的門,使老師深為所動,老師見執著,倍加熱心,從此無論盛夏和寒冬,每一天伴著朝日出升、夕陽西下,西安新城廣場高大的毛主席塑像前后,留下了他們師徒踢打騰挪的身影,寒來暑往,4年過去了,趙長軍的身本和武藝日俱增。1970年,在暗中觀察他訓練達4年之久的陜西省武術隊教練白文祥老師來到趙長軍家,他對趙長軍的父親說:“這孩子有天賦,將來會有出息的,讓他來練專業吧!”

真正進入專業隊,開始正規訓練,當年習武的初衷發生很大變化,老師教導他要把武術作為一項體育運動、一種工作、一項事業,在10歲的趙長軍民心里也涌動著此前從未有過的想法與追求――不想當冠軍的運動員是沒有出息的,永遠不會成為優秀運動員,“要做就做最好!”從此,他練得更苦了,冬天練擊響,手背皸裂,血直往外冒,奇痛難忍,當時條件很差,腳后跟磨破了,血痂與襪子粘在一起,用熱水浸泡才能脫下來。習武的行當要求剛柔并濟,而趙長軍身體素質并不出眾,他速度快、爆發力好,但柔韌性差。按說10歲還是個不諳世事的小孩子,可是對武林中人來說,這時沒有拉開胯、肩、腰部韌帶,就有點吃力了。起初,他雙叉劈不下去,教練和隊友兩人掰肩讓他背墻而立,向下施壓,一練就是大半天,常常練得麻木失去知覺。休息好長時間腿都收不回來,在這方面他吃的苦得最多。

有道是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工夫不負有心人,1972年,在山東濟南,趙長軍第一次參加全國武術比賽,與當時如日中天的李連杰同場競技,那個時候片面強調“友誼第一,比賽第二”,追求成績和獎勵被當作資產階級的名利觀和錦標主義,不設冠亞軍和名次獎,最后他以出色的表現與李連杰同獲優秀表演獎,開始引起武術專家的關注。1974年趙長軍首次隨中國少年武術代表團訪問日本,整個演出非常成功,他個人的表演更是受到日本各界人士的熱烈歡迎和廣泛好評。在訪問結束即將回國前夕,時任日本參議院議長的河野千山先生邀請武術團的孩子們到家里做客,他對孩子們說:“你們的功夫很好,我非常喜歡你們的表演,我想送你們每人一件禮物,想要什么,就盡管說。”孩子們都不吱聲,趙長軍站起來說:“河野先生,我們不需要什么禮物,我們希望中日友誼長存!”一席話語驚四座,河野先生更是喜出望外,他隨向陪同孩子們一起來的中國駐日本大使、也是陜西人的符浩請求:“這個忘年之友我交定了,我今后到中國、到北京要見他,您能束幫忙?”符大使欣然允諾。

1975年,河野千山議長應邀訪問呂國。在他抵京前,國家體委一紙通知命趙長軍速到北京。河野到北京當天,越長軍乘坐當時國家體委主任莊則棟的紅旗轎車到機場迎接。此前河野的歷次訪華,都是周恩來總理親自接見,由于健康原因,此次周總理委托鄧小平副總理代他會見河野千山議長。在人民大會堂,小平同志看到中方出席人員中有一個毛小孩子,感到蹊蹺,就向陪同接見的莊則棟問個究竟。莊則棟向小平同志匯報了來龍去脈,小平高興地說:“好哇!了不起,你是一個小小外交家嘛!”河野先生此后一周在華的行程,趙長軍都全程陪同。

武術不單單是打架……

七十年代初,趙長軍的家境還相當貧寒,全家人勒緊褲腰帶,過緊日子,也沒有放棄對他學習武術的支持。后來,他進了陜西省武術隊,家人總希望他在這方面能所建權。經歷過艱苦生活洗禮趙長軍,顯得比同齡人更懂事、更成熟。進隊后,他特別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刻苦訓練,不僅保質保量完成教練安排的訓練給自己“開小灶”。在教練的耳提面命和手把手的悉心指導下,他憑著自己良好的悟性和頑強的毅力,在最初的幾年里,就在全國武術界一舉成名。

訓練中的趙長軍一個勤奮好學、吃苦耐勞的好苗子,生活中的趙長軍也是一個尊老愛幼、勤儉樸素的好孩子。進入陜西省武術隊,就算是參加了革命工作,就有了一份今天看來十分菲薄、但在當年卻相當可觀的“薪水”――每月182角的工資。十來歲的趙長軍每次領到工資除過交10元錢的伙食費外,一分錢也舍不得亂花。一直攢了一年快100元錢,年終拿回家交給媽媽,真讓媽媽老淚潸然而下,媽媽既為孩子懂事感到欣慰,又為孩子吃苦感到心疼、難過。

1978年到1987年,趙長軍憑著同時代武術運動員無與倫比的武藝和堅韌不拔的意志品質,10次榮獲國際國內武術比賽“個人全能冠軍”,奪得金牌54枚,成為中國武壇迄今為止唯一的一位“十連冠”,由他演練的“地躺拳”、“追風刀”和“風魔棍”,以其獨有的風格被人們稱譽為“趙氏三絕”。開創了新中國武術史上為人們津津樂道的“趙長軍時代”。在新中國武術界,提起武林高手,七十年代李連杰、八十年代趙長軍、九十年代原文慶有口皆碑。

在征戰賽場的近20個年頭,1987年第六屆全國運動全武術比賽令趙長軍終生難忘。省上領導、三秦父老、輿論界強烈希望他多拿金牌,捍衛陜西競技體育榮譽,自己也清楚地意識到此次比賽可能的告別賽,一定不能失手。其實,他心里再明白不過,陜西有金牌把握的項目不多,代表團早已把自己參加的4個項目的3枚金牌“劃撥進賬。”

這一次,似乎命運注定要和趙長軍“掰腕子”,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心英雄。果然,出師不利,前兩個參賽項目只拿到兩枚銀牌。出道以來從來沒有失過手的長拳未能如愿奪金。然而,趙長軍畢竟是趙長軍,在后項刀術和對練的比賽中,他頂著巨大的壓力,重新抖擻精神,放后一搏,連奪兩金。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刀術比賽中,他充他發揮了水平,贏得滿堂喝彩,裁判也為他出了六運會武術比賽的最高分:9.8,這也許是他20年運動生涯中“斬獲”的分量最重的一枚單項金牌。正是在這屆全運會之后,帶著無上的榮譽和鮮花,帶著一身疲憊的和傷病,趙長軍告別了付出青春和汗水的武術賽場。

愿天下人都有一身好拳腳……

才下賽場,又上“戰場”。顧不上洗掉多年來南征北戰的風塵,顧不得讓疲憊的身體和心靈稍事歇息,趙長軍又在另一條戰線開始了新的征程――他自籌資金百萬元,聘請國內武術界、教育界的專家、教授、學者、精心策劃,于1991年創辦了西北地區第一所集文化教育與專業訓練為一體的新型武術學院――中國西安趙長軍武術學院,趙長軍自任院長。

作為曾經多次在賽場與李連杰一比高低的趙長軍,完全有基礎、有能力、也有機會像李連杰那樣進軍演藝界,拍功夫片,獲得更大的個人發展,成為明星甚至功夫巨星。他告訴記者:“我與李連杰在賽場是對手,場外仍然是很好的朋友,八十年代我們之間交往很多。他通過演藝傳播藝術并取得很大成功,我從內心為他感到高興。但我不愿步別人的后塵,我希望通過辦學能為繼承和發揚祖國優秀武術文化遺產,為武術走向世界,并早日進軍奧運會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趙長軍認為,不論拍戲,還是搞企業,經濟效益都是非常可觀的。他拍一部片子也有過幾十萬元的片酬,也有人希望以他的聲譽為無形投資與他合作搞企業,日本、瑞士、美國等國都曾邀請前去傳授武藝,香港的多家影業公司力邀他簽約加盟拍功夫片,但他都放棄了。1990年,在北京舉行的第十一屆來運會,但他都放棄了,他擔任馬來西亞武術隊教練,取得不俗戰績,馬來西亞武術協會欲高薪續聘他執,待遇相當誘人,他照樣義無反顧地婉言謝絕了。他與“武術”有一份不解之緣,到現在為止,他始終沒有離開武術行當,此生恐怕就“交待”給武術了。

至于加強武術運動的國際合作與交流,這些年來,他做了許多實實在在的工作,學院先后接待外國交流團(隊)近百次,累計達千余人;招收外國留學生數百人,其中最具影響力的留學生代表如當今香港武打巨星甄子丹和馬來西亞國家武術隊世界冠軍蔡賢安以及瑞士中國武術學校校長史達芬先生、日本太極拳拳法聯盟理事長泉清章先生等;在美國、日本等國開設了培訓點,歐洲分院的籌備工作也有了眉目……不僅如此,為了辦好武術院,光大祖國優秀傳統文化,,使中華武術走向世界,趙長軍的家人也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和代價。妻子馬筠辭去國營大廠辦公室安逸而穩定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學院的留學生生管理和國交流工作。近年來,全學院有近百名師生先后10余次組團(隊)赴國外進行長短期的武術交流,表演和講學。目前,應蘭德格拉夫演出公司(歐洲排名第二)邀請,馬筠帶領包括他們年僅8歲的女兒在內的“中國西安趙長軍武術學院演出團”在歐洲進行為期4個月的巡回表演,他們正在德國演作貫穿整個演出始終。就在記者采訪期間,他們正在德國演出。德國《埃森報》19991120以《練中國功夫者喜歡Barbie(芭比娃娃,記者注)》為題報道了在當地的活動,并刊發了大幅演出劇照,“芭比娃娃”就是當地人對趙長軍武術學院孩子們的昵稱。

1974年首次訪問日本起,20多年來趙長軍多次隨中國武術代表團出國訪問、考察、講學,足跡遍及五大洲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贏得了國際友人的一致歡迎,為祖國人民爭了光,為中華武術步入世界體育之林做出了應有的貢獻。1983年,在他運動生涯的鼎盛進期,作為中國武術代表團主力隊員,他奉命到京集訓,不慎肩部骨裂,然而,他硬是堅持完成此后訪歐的40場巡回表演,場場不落。愿以熱心薦“國技”,為圓武術奧運夢!在高鼻子、深眼窩的外國人面前,趙長軍也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一個把命運的韁繩握在自己手中的真心英雄!

關于有沒有充滿英雄感的提問,趙長軍坦然告訴記者:“武術成全了我,我愿把自己的一生交給武術。如果說我有什么處世原則的話,那就是,人的一生,一半為他人,一半為自己,也許算不上高尚,但確是我實實在在的想法和行動。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上一篇:趙長軍:從冠軍到“教頭” 下一篇:武術家馬振邦在西安家中安靜離世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河北时时彩平台